我没有擦血水,低着头走回了宿舍,路上,我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我的牙齿咬得咯咯响,我的鼻血不停的往下流,流到我的嘴唇上面,又从我的下巴滴到我的衣服上,我知道,此刻,我的样子肯定很狰狞,肯定很凶狠,我的眼睛肯定充满了愤怒,不过,安子看不到。

  回到寝室,同学们已经开始了他们每晚必修的牌技,我冲进厕所,一边洗身上的血迹,一边无声的流泪。

  在厕所里面呆了几分钟,厕所门就被粗暴的踢响了,蜡狗在疯狂的叫嚣着说你妈的,快给老子出来,老子快憋不住了。

  蜡狗是安子的走狗,真名叫李蜡狗,有着一个贱贱的名字,也有着一副贱贱的外表,嘴巴很大,嘴唇很厚,但是仍然盖不住他的一口黄牙,狗仗人势,他也经常仗着他是安子的走狗欺负我,甚至带动寝室的同学一起欺负我。

  他们似乎很痛恨我上厕所,厕所没人的时候就没人,一旦我去了厕所,经常都是很快就有人要来上厕所了,恶语相向,甚至拳脚相加把我赶出厕所,以此显示出他们的强悍凶狠。所以平时我都宁愿去上公共厕所也不愿意上寝室的厕所。

  我赶紧关了水龙头,走出厕所,蜡狗夸张的看着我还在流血的鼻子说诶,吴天养,你又来大姨妈了啊,这个月已经来了两次了啊。

  众人发出一阵哄笑声,我低着头默默的走回自己的下铺,坐了下来。睡在我上铺的小胖端了个杯子走到我面前,把杯子递给我说喝了吧,喝了就不流鼻血了。

  我心里一暖,接过杯子,一口喝了,不知道水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很咸。小胖子又问我说天养,还有其他地方有事么,我这有正红花油,需要你就说。

  我又是一阵感动,我们班上,我就和小胖的关系还可以,说是还可以,其实也不怎么样,就是偶尔会聊几句,小胖不会欺负我,对我比较友善,甚至有时候,还会帮着我说几句话,不过我总是觉得小胖可能是因为同情我吧,所以也没有勇气和小胖走得更近。

  我摇了摇头,轻描淡写的说没事小胖,谢谢。小胖拍了拍我肩膀去看他们打牌去了,我去洗了个澡,就去学校小卖部买了包烟,在学校湖边的小树林里面使劲抽着,我不知道我从何时开始,变得这么软弱,变得总被欺负的,也许,是从和陈璇一起坐之后,班里的男同学都比较嫉妒我,所以我渐渐变成了公敌,渐渐的变成了被欺负的对象,也许,是第一次被安子扇了耳光,然后又被逼着用衣服擦干净了他的皮鞋之后,也许,是在同学们都知道我只有一个后妈,爸爸在坐牢之后吧。

  我以为陈璇和我的关系会因为这个偷拍事件恶化的,没想到第二天我一去教室,刚坐下没多久,陈璇就转过头,看了看我,疑惑的说吴天养,你的脸怎么了,又和人打架了?我没想到陈璇居然还会和我说话,心里一喜,微微一笑说没事,摔了一跤。

  陈璇又仔细看了看我的脸,说明明是打的,还说摔的,哎,你就这么怕他们。你越是怕他们,他们越是欺负你的。陈璇的话,让我羞愧无比,我都能感觉到我脸上的燥热了,我把头低了下来,陈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说话了。

  那天我和陈璇都没有再说话了,直到晚自习的时候,陈璇才用手肘拱了拱我,递给我三块钱,说天养,我渴死了,去帮我买瓶可乐行不?

  陈璇又和我说话了,我当然很乐意了,点点头,就接过钱走出座位。刚刚走出教室门,走到楼梯口,安子就追了过来,问我去干嘛,我说去帮陈璇买瓶可乐,安子箍着我肩膀,说天养你不错啊,昨天被陈璇抓住了偷拍,她还和你说话。我说今天一天都没说话,就刚刚才让我去帮她买可乐的。

  安子用膝盖顶了我一下,说你妈的,你是不是和陈璇说了是我让你偷拍的。我说没有,真的没有,我怎么敢说那个事情。

  安子笑了笑,说量你也不敢,你吴天养敢说出来,就不叫吴天养了,叫蒋天养了,哈哈。

  我附和的笑笑说我肯定不会出卖安哥的,你放心好了。安子突然掏出两块钱塞到我手里,说去,顺便帮我买包味精,我疑惑的说不是吧,安哥你要味精干嘛?

  安子坏坏的笑了起来,说这你就不懂了,可乐混味精可是好东西,女孩子喝了会受不了的,哈哈。

  我心里一震,我之前也听说过这种说法,安子可真龌龊,昨天没有拍到陈璇照片,他今天居然这么胆大了。我嗫嚅着说安哥,这,这个不好吧,要是出,出事了,可是要坐牢的。

  安子用力卡了我的脖子一下,说让你去你就去,坐牢也不是你坐,你只要买好味精,把味精倒在可乐里面,再把可乐给她就行了。

  4F更新@6最快P~上酷7…匠)k网+!

  我说可乐拧开了,不是没开口的,她会发现的,安子拍了我脑袋一下,说拧紧点,她发现不了的,可乐都没喝,她不会怀疑的,快去。

  我知道安子如果起了这个心,我说什么都没用的,只有等下买好味精,只放几滴进去,放几滴应该没事的,我便点了点头,往小卖店走去。走了几步,安子追了上来,要和我一起去。

  小卖店里没有味精,安子又逼着我翻墙出去买了一包味精,我故意买的最小袋的一块钱一袋的那种。把味精交给安子,安子打开可乐,一口气倒了半包味精下去,倒完后把盖子拧紧,又在外面等了一会,等味精完全融化了,才让我先进教室把可乐给陈璇喝。

  我回到座位,其实我很想和陈璇说让她不要喝这可乐的,正犹豫间,陈璇自己从我手上拿过可乐,拧开瓶盖,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一半左右。

  我眼睁睁的看着陈璇大口的喝着可乐,陈璇喝完后呼了一大口气,然后看着我说天养,这可乐味道怎么不对啊,是不是过期了啊?说完去看可乐上面的生产日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