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晚自习上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头突然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个吃剩下的猪骨头从我头上反弹到了我的桌子上,我知道又是安子在招呼我了,回头一看,安子正用纸巾擦着嘴,擦完后用手指朝我勾了勾,我赶紧站起身,跟着安子走出了教室。

  安子拿出一个手机递给我,说这个给你。我没敢去拿手机,怕又会中了他什么陷阱,而是疑惑的小声说给我干嘛,我不用手机。

  安子用手拍打着我的脸,发出一阵清脆的啪啪声,坏笑着说这TM不是给你用的,这个手机有照相功能,老子要你把陈璇的那里拍给老子看。

  我猛然一惊,陈璇是我同桌,我之前帮安子给过几封情书给陈璇,不过后来陈璇没回,他也就没再给陈璇写情书了,我以为安子不再追求陈璇了呢,暗地里还是有些高兴的,没想到,他居然换了个这么猥琐的方式,让我去干这么猥琐的事情。其实我也对陈璇有些意思,我喜欢陈璇白白的脸蛋,和可爱中带有几分妖艳的笑脸,但是虽然她是我同桌,我和她的话也不多,因为我在班上是公认的软蛋,经常被那些人欺负,尤其是安子,还当着陈璇的面,扇了我好几次,我这样的人和陈璇怎么可能呢,我只能把对陈璇的那种喜欢,深深的埋在心里。

  我拍了拍裤子上被安子踹出来的脚印,苦着脸说安哥,这个,这个我怎么可能拍得到啊。

  安子又踹了一脚过来,说她今天穿的裙子,你又坐在她旁边,你把手机开到照相功能,悄悄伸到她裙子下面去拍一下就是了,小心点,别被她发现了,今天就先拍一张就行了。

  我知道,安子动了这个心思,我别无选择,反正只是拍裙子那,她还穿了NN的,我只好接过手机,把事情答应了下来。

  安子教会了我如何照相后,又让我给他买了一瓶水,喝了,才和我一前一后的回了教室。

  一坐到位置上,我就很紧张,很紧张,一直纠结到快要下课的时候,我回头一看安子,安子对我鼓了鼓眼,然后手握成拳头状,我知道晚上没完成任务的话,等下又得一身脚印了,便鼓起勇气,故意弯腰趴在桌子上,然后很快掏出手机,调成拍摄状态,微微颤抖着伸到了陈璇的裙下,赶紧按下拍摄键。

  手机居然发出了咔的一声照相的声音,刚刚明明是安子帮我调好的拍照是没有声音的,这山寨的到底是山寨的啊,我吓的身子一颤,手一滑,手机掉在了陈璇的凳子下面。

  陈璇听到咔的照相的声音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头一看,看到了掉在他凳子下面的手机。

  陈璇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我,把手机捡了起来。没想到手机的画面还停留在刚刚拍的照片上,没想到这山寨手机的像素还不错,把陈璇的粉色卡通小NN拍得清晰无比。

  陈璇的脸刹那间变得通红,扭过脸,温怒的看着我说好啊吴天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脑袋一片空白,无言以对。

  陈璇把手机上面的照片删除了,把手机往我桌子上一丢,然后趴在桌子上面嘤嘤的抽泣起来,我把心一横,不管那么多了,赶紧凑到陈璇耳朵边用颤抖的声音小声的说陈璇,其实我是被逼的,是,是,是他们让我来拍的。我还是没敢把安子的名字说出来。

  陈璇却抽泣着说不要狡辩了,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猥琐,你伪装的太好了。

  我正还要再解释,安子却走到了我座位旁边,万般风情,充满正义的问陈璇说陈璇,怎么了,是不是这个吴天养欺负你了。

  陈璇抬起头,看了看我,磨了一下嘴唇,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安子一下子从前排挤进我座位旁边,一把按住我的头,在我桌子上面狠狠的磕了一下。

  我又一次眼冒金星了,我也不知道,我已经被安子让我看了多少次星星了。我抬起头,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泪水不流出来。

  安子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另外一只手指着我的鼻子说吴天养,如果你以后再敢欺负陈璇,老子弄残你。

  我狠狠的盯着安子食指第一节那里,安子的一个圆形伤疤,安子说那个伤疤是去年参加十二罗汉和北门帮的约点战的时候战斗之前喝血酒的时候留下的。除此之外,安子的背上还有一道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刀疤。

  我本来想大声说是安子让我去拍的,手机都是他的,但是看到安子的圆形疤心里还是有点怵,我只好再次摇着头说我没有,我没有欺负陈璇。

  L酷$"匠@网正K版^、首发

  安子又给了我一个耳光,说别他妈狡辩,都把陈璇欺负哭了,陈璇这么好的女孩子,你还忍心欺负?

  安子说完又轻轻拍了拍陈璇正在微微抽动的肩膀说陈璇,没事,别哭了,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吧,好了好了,没事了。

  陈璇把安子的手推开,趴到了桌子上。安子只好走了。下课后,我在班里唯一的小伙伴小胖要和我一起会寝室,但是我没有和小胖一起走,我知道,安子还会找我。

  果然,我在回寝室的路上被安子堵住了,我拿出安子的手机,交给安子就要走。安子又习惯性的抬起脚,在我屁股上来了一下,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蠢到家了。

  我赶紧解释说这事情不能怪我,我拍照的时候,你的手机突然发出了声音,陈璇才发现的。

  安子又是一脚,说你不用狡辩了,你他妈是故意不想拍是吧,接着就是各种无影腿,流星拳,我习惯性的躺在了地上,蜷缩起身子,抱住头。

  终于,安子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点了一根烟,在花坛上坐了下来,让我去帮他买包烟。

  我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很快去学校门口小卖店买了烟,把烟给安子的时候,安子接过烟,看了看我的脸,说怎么回事,今天没见血,我又变仁慈了,说完一拳砸中了我的鼻子,我鼻子一酸,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