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机场的路上,何墨寒的心情其实是很沉重的,他知道章小鱼好和她父亲之间的感情很深,现在章天伟去世了,章小鱼沉痛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头痛啊,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一个可能崩溃了的小鱼。”

  时不宜在一边说道:“寒哥,先是赵家,现在又是章家,我感觉在咱们的背后,总有一只魔掌。”

  何墨寒说道:“其实,我心里有一种直觉的,不管是赵家也好,还是章家也罢,他们的悲剧似乎都是因我而起?如果赵婷和章小鱼她们从一开始就不认识的话,赵家和章家的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时不宜说道:“寒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是无崖山的弟子,我精通奇门遁甲周易八卦,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如果没有你何墨寒的出现,赵家和章家的未来更加惨淡!”

  何墨寒似乎有点不信,问道:“为什么?”

  时不宜叹了一口气,说道:“赵家只有赵婷执掌家族与那么大的摊子,时间一长难免会出乱子的,再说章家,在你没有出现之前,章天伟和吴思娟之间的关系是极差的,而且那个时候叶家叶青树对章小鱼可是虎视眈眈的,而且吴思娟还很有意思让自己的女儿和叶青树来往的,如果章小鱼叶青树在一起了,那会是个什么结果?”

  何墨寒这才说道:“好吧,我相信你不是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的。”

  时不宜举起自己的左手说道:“这个绝对不会,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不是骗你的,我不会拿我师门的手艺开玩笑。”

  见时不宜这样一说,何墨寒心里终于好受多了,他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心里就舒服多了,我真的不希望我的出现给别人带来灾难。”

  时不宜笑着说道:“寒哥,你要知道,你可是紫气东来双重命格,你身边的人只有越来越好的份,绝对没灾难的命。”

  正在开车的凌天这个时候也说道:“就是啊寒哥,你看看兄弟们就知道了,就拿我来说,我以前过的什么日子?跟着寒哥你以后才有了用武之地啊,还有上官,还有老虎,他们都是啊。”

  金玄武更加说道:“寒哥,你不要想太多了!兄弟们都是很感激你的,没有你寒哥就没有我们兄弟们幸福的现在啊!兄弟们以前过的什么日子?很多人很贫困,很多人见不得光,很多人做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只有跟了你何墨寒之后,兄弟们才一飞冲天都成了正大光明能够为国家办事的人!”

  何墨寒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好了好了,这个话题不再说了,你们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在从澳大利亚墨尔本飞往华夏庆安的MU738次国际航班上,章小鱼一直在压抑着自己悲痛的情绪,她在接到消息的那一刻已经几近崩溃,在嚎啕大哭之后她的嗓子都快哑了,她虽然很悲痛,但是她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是万万不能倒下的,自己一定要赶回国内见老爸最后一面的。

  凌晨三点钟,章小鱼终于快步走出了机场的出口,在见到何墨寒的那一刻,章小鱼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奔涌而出。

  “墨寒!我没有爸爸了。。。”

  心情的悲痛和旅途的劳顿,还有在见到何墨寒那一刻突然觉得有了依靠,章小鱼终于撑不住了,她软绵绵的倒在了何墨寒的怀中。

  “走吧,回家。”

  为了调查章天伟的真正死因,凌天派出了鹰眼之中最为精锐的一个小队,金玄武也派出了寒冰之中最为精锐队员予以配合,因为这一次去世的人不一般啊,那可是何墨寒的准岳父。

  酷匠`网O正版H+首|C发\0m%

  何墨寒将章小鱼带回家还没有几分钟章小鱼就醒了,醒来的章小鱼坚决不肯休息,她情绪有些激动的对何墨寒说道:“我不要回家,我要去医院,我要见我老爸最后一面。”

  这也是人之常情了,何墨寒没有办法拒绝,何墨寒对吴思娟说道:“阿姨,你放心吧,小鱼交给我。”

  无奈之下,何墨寒又带着章小鱼赶往庆安市第一人民医院。

  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在看见章天伟的遗体之后,章小鱼先是痴痴呆呆的半天没有说一句话出来,可是在十几分钟之后,在这独立的太平间里,终于响起了章小鱼撕心裂肺的嚎叫。

  在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以后,章小鱼再一次晕倒了。

  何墨寒再次将章小鱼送回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七点钟了,何墨寒衣不解带的照顾着章小鱼,看见何墨寒这样尽心尽力又对章小鱼这么好你,吴思娟心中十分的欣慰,正如何墨寒所说的,有他何墨寒在,张家就不会倒,对此,吴思娟深信不疑。

  章天伟去世了,他原来华夏科技大学校长的位置由一个叫做白俊田的国家教育部高官担任,至于为什么不从科技大学原有的副校长之中选择校长的人选,这也让人很费解。

  但是,新校长白俊田上任之后没几天就给何墨寒下了一个很大的绊子!因为何墨寒这三年中基本是没有怎么学习的,以前有章天伟罩着何墨寒,这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但是现在章天伟不在了,白俊田有什么理由继续罩着何墨寒?所以,他以学校的名义给何墨寒下了最后的通牒,要求何墨寒要么回校学习,要么就要开除他了。

  果然是人走茶凉,章天伟刚刚去世,这新任的校长就在开始清算了,何墨寒作为章天伟最为爱护和特权照顾的弟子,被白俊田首当其冲拿来杀鸡儆猴了。

  白俊田其实也算是一个比较严谨的学者了,但是他直到五十多岁才到现在这个位置,混的十分不易,所以到了他这个年纪难免有些患得患失了,所以,当他得到来自某些方面的压力时,他只是稍稍一抵抗就从了。

  虽然白俊田也知道何墨寒这个学生对科技大学的贡献是十分巨大的,为学校挣得了不少的荣誉,他这样做难免有点人走茶凉过河抽桥的意味,但是,白俊田也实属无奈,他身后的人实力太过强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