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言明不理抬头望天的武石,从后面的面包车上拿出一个大包,拉开拉链丢在地上,发出了'砰'的响声。陈强和李晓涛下意识认为是枪械,好奇的走了过去。可事实却让他们大失所望。

  因为里面不是枪,也不是刀,而是一堆黑乎乎的废铁,从表面上看,还挺重的。张言明说:"刚才只不过是热身而已,现在才是真正的训练!而我现在准备训练你们的是--逃跑!"

  逃跑?!

  两人十分奇怪的看着张言明,他们不知道逃跑到底有什么训练法,而且一个大男人应该冲在前面战斗,和敌人厮杀。如果在厮杀的时候逃跑的话,那就会被刻上一个'逃兵'的标签,以后别人也会拿这个笑话你。当然,这些感受他们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谁也不想被暴揍一顿。

  张言明说:"你们现在一定是很疑惑。肯定在心里想,为什么要训练逃跑,逃跑不是懦弱的行为吗?"

  两人不由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居然猜出了他们的心思。同时他们也想知道为什么张言明首先要训练的是逃跑,而不是什么战斗技巧,或者强化身体的方法。

  "为什么要训练逃跑,这个是我的训练方式,你不愿意可以离开,我绝不会拦着你!"张言明说:"其实逃跑并不是懦弱的行为,反而是一种十分聪明的做法,否则三十六计中的最后一计也不会是走为上了。如果在和敌方厮杀的时候,我方被对面打的屁滚尿流,你还和对方死拼,那简直就是蠢到爆了!"

  张言明继续说道:"你们觉得你们的老大会因为你流一滴眼泪吗?!不会!如果真流泪顶多是为了核心干部而流泪,他们好歹是认识很久的兄弟,流泪很正常。但你们呢?死了之后也就给你父母一笔抚恤金而已,以后没人会记起你,而你们的父母也有可能会被亲戚朋友们嘲笑!所以加入黑社会既不是可以拿来炫耀的事情也不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说到这张言明突然停顿了一下,眼圈微红,仿佛是回忆起十分难过的事,一旁的武石也叹了口气,因为他也是从小弟到核心这样过来的,他还记得年少时加入帮会时的兴奋,整天炫耀,就连学校外面的混子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可是到了后来,他才知道当初加入帮会是件多么愚蠢的行为!

  听了张言明的话,陈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思考着加入帮会到底对不对?毕竟他现在年纪小,不能发挥什么用处。而且他现在还是预备成员,就算突然退出也没什么,要知道他可是不明不白的就加入了帮会啊!

  张言明停顿很久后,喝了一口水,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在训练开始之前,我先警告你们,一旦进了帮会,就不能退出了…今后的道路不是死,就是到高层,最后金盆洗手,过上幸福的生活。但金盆洗手的人我混了那么多年所知道的人也仅仅只有个位数……"

  "废话说的太多了!逃跑主要考验的是腿力和耐力!你们首先这些铁护腕、护腿、以及背心穿上!然后绕着树林跑三圈!限时还是十分钟!如果不能达标的话那么下午的训练加倍!"话一说完,张言明就坐在石头上,看着手表。

  陈强和李晓涛迅速的将背包里的'铁疙瘩'穿上,他实在是很难相信背包里的这堆破铜烂铁居然是护腕,护腿以及背心。

  陈强穿上之后,顿时感觉寸步难行,而一旁的李晓涛的脸色也不好看,显然也是被这堆铁的重量吓到了。

  要穿这些破铜烂铁跑三千米?还限时十分钟?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陈强在心中感叹着,但还是跑了起来,李晓涛见陈强动了,他也动了起来,毕竟他之前可没跑过这里。

  跑了将近四百米后,陈强那身训练服已经浸满了汗水,不断的喘着气。要知道他之前已经跑过三千米了!从那时到现在他一口水都没喝过,休息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十来分钟,压根恢复不了多少体力。戴着那么重的铁还能跑四百多米已经很不错了!

  同样的,李晓涛体力消耗虽没有陈强那么严重,但也已经满头大汗,他突然有一种冲动,将身上的那些破铜烂铁全部丢到水里面。但这种想法还是被他压制住了。

  如果连这种程度的训练都撑不住,那干脆会学校读书得了!想到这,李晓涛咬咬牙,又坚持了下来。

  跑了大概一千米后,陈强的脚步已经减缓了不少,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现在有的想法只是--跑!跑不停的跑!只要跑完就可以休息了!

  "我说小张啊!你训练量是不是太重了?之前训练的那些人到负重跑这个阶段可是三天左右啊!可陈强他们两个到现在连一个小时都不到,他们是不是不小心惹到你了?"毕竟张言明的另一个身份是星星网吧的网管,那时候陈强连张言明的真名都不知道,所以无意之间冒犯了一下,也是有可能的。

  张言明喝了一口水:"你带的那群人都是垃圾!原本我只想训练一下你那个叫李晓涛的小弟的。至于陈强,我只想赶走他。你也不是不知道陈大哥已经金盆洗手十多年了,显然是想过平静的生活。帮会现在十分混乱,我们叫他加入帮会说不定是害了他们家庭!"

  武石顿时露出为难之色:"可虎哥的话我不能不听啊!你以为我想用那么无赖的方法让他加入帮会吗?"

  "虎哥其实就是想找个接班人,因为他的儿子去混游戏界了,所以没人接他的班,就盯上了陈大哥的儿子,说好听点是被逼无奈,说坏的就是卑鄙无耻!"

  武石突然笑了出来,"哈哈哈!敢这么说虎哥的恐怕全帮会除了元老和帮主,就你会这么骂他了!你不知道,帮里的那些年轻人对虎哥可是崇拜的很呢!"

  张言明不理会武石,继续说道:"一开始我想赶他回去,毕竟他自愿回去虎哥也奈何不了我们,而现在…我想好好训练他!要怪就怪他挺过了那三千米吧……"

  就在张言明和武石在聊天的时候,另一边的陈强已经累的快晕倒了,而李晓涛则扶着他,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陈强的重量加上他自己的身上的铁的重量,让李晓涛已经满头大汗。如果拧一拧他身上的衣服和裤子绝对可以拧出一堆水来。

  f{更~新最快)上酷:a匠\(网A|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