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李晓涛扶着陈强的肩膀,缓缓的向附近的医院走去。而此时的陈强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体全压在李晓涛的身上,整个行走的过程,李晓涛几乎都是拖着他走的。现在陈强的样子,很难想像这个人刚才以一敌二十过来。

  我靠!看他这瘦弱的样子,没想到身体还挺重的!李晓涛在心中暗自感叹。他时不时的看向后面,一但发现肥仔和肥仔的小弟追上来,他就会直接背着陈强跑。但以陈强的身体重量,想必他跑了不到半分钟就精疲力尽了。

  因为来的时候李晓涛的手机正巧没电了,所以放在星星网吧里充电,而陈强的手机又在刚才的激战中变得破破烂烂的,完全无法使用。因此他根本叫不了救护车,否则他怎么会有救护车不坐,走路呢?李晓涛现在十分希望一辆出租车从此处经过,然后将他们两个送到附近的医院去,因为他的手臂实在的没有力气了。

  李晓涛比较吃惊的是,从离开到现在,肥仔的人一次都没有追上来。虽然肥仔的手臂被他用木棍戳穿,但他还可以叫小弟过来将他们痛扁一顿或者绑起来,等肥仔治好手臂后再想法子折磨他们,而他现在带着一个‘重伤’的陈强,压根都跑不掉。

  李晓涛不知道的是,小弟们都已经被包子给吓回家了,而肥仔也写下欠条后赶去医院治疗了。

  看着自己肩膀上昏迷不醒的陈强,李晓涛不由叹了一口气。他在想,如果陈强不贪嘴,没有来到小包路摊吃烧烤,情况会是怎么样?想必他们现在正在星星网吧吹着空调,喝着冰饮吧!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化着艳妆的女性站在一个理发店门口,环绕着四周像是等什么人似的。

  看来只能向那位小姐接电话叫救护车了。李晓涛在心中暗想,然后扶着陈强向那位女性走了过去。

  见一个少年扶着另一位少年向她这里走来,眼中闪过露出奇怪的眼神,然后扭扭捏捏的说:“两位是来理发的吗?”

  李晓涛愣了一下,一般人见到一个人扶着一个人向他走来,第一个问题却是‘问要不要理发’这让人感到十分奇怪,虽然这位女性身后就是理发店……

  他摇了摇头,回答道:“不,不是!我这位朋友被人抢走了钱,还被那个人给打昏了,我真巧路过发现他。所以我想把他送到医院。”李晓涛指着自己肩上的陈强。

  她继续问道:“那你到我这干嘛呢?”听到眼前的少年不是来‘理发’的,她在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李晓涛不好意思的说:“我这位朋友的手机被抢了,而我的手机在家充电…所以……”

  她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李晓涛。

  李晓涛向她到了声谢,将陈强放下后,便按下了120。问地址的时候,他抬了一下头,将理发店的名字说了出来,接着便将手机还给旁边的女性。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小姐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会报答你的!”李晓涛问道。

  她将手机放回包里,笑道:“我叫温语蓝,别看我这样,其实才15岁哦!”

  李晓涛十分吃惊的看着温语蓝,十五岁穿成这样,化着那么浓的妆,穿那么暴露的衣服……

  温语蓝见李晓涛十分猥琐的扫视着她的身体,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身体,“怎么…不给吗?放假就是用来放松的嘛……”

  李晓涛十分慌乱的摇着头和手,表示自己没有非分之想。

  就在这时,一个十分肥胖的女人从理发店里走了出来,对着温语蓝怒吼道:“你居然站在这里偷懒!你又站在门口等那个小白脸啊!?那人骗你那么多钱,你还死心塌地的喜欢他,我真替你妈感到不值哦!还站在这里干嘛?快到里面接客!那个客人可是出两百块钱一次呢!”

  肥胖女人扭头用十分鄙视的眼光看着搞不清楚状况的李晓涛:“小鬼头?你站在这里干什么?现在都那么晚了,还不赶紧回家看喜羊羊去!?”

  s更H新最w快Y:上酷匠网

  李晓涛无视了肥胖女人的骂人的话,直接问道:“接客…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理发那么贵,要两百多块钱?”

  肥胖女人用十分不耐烦的语气说:“真不知道你是真纯洁还是假纯洁,这个叫温语蓝的丫头是我们这的‘鸡’,你就别烦她了,她还要接客呢!”

  李晓涛当然听得懂鸡的意思,便问道:“大事小事多少钱?”小事指的是打飞机,而大事指的是做爱,跟武石混了那么久,这些语言他还是多多少少懂一些的。

  肥胖女人继续用那种不耐烦的语气说:“小事五十,大事一百,没钱就回家去看喜羊羊去!”看着李晓涛朴素的衣服,肥胖女人一眼便知道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如果是个成年人她态度说不定会好一些,但小孩子能有多少钱啊?

  说着李晓涛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五张一百元的人名币,放在肥胖女人手里,说:“我花五百块钱和温小姐聊聊天,你换个人伺候那个客人。”

  肥胖女人直接拿走李晓涛手里的钱。不,应该说是抢!拿了钱后肥胖女人的态度也稍微好了一点,并警告他千万不要喜欢上这个婊子(温语蓝),然后便走进理发店。也不知道是关心还是另有所图。

  “谢谢你!”“没事!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还清你这个人情了!”“也许是天命吧!”温语蓝笑道。

  陈强的眼睛缓缓睁开,他想活动一下身子但却感到一阵刺痛。他看着四周,发现既不是小包路摊也不是医院,便虚弱的问道:“这里…是哪里?”

  李晓涛见陈强醒了,顿时惊喜万分,回答道:“这里是理发店门口,我在这借了温小姐的手机打了120了。”

  “温小姐?”陈强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李晓涛,说:“行啊你!在我昏迷的时候居然泡了一个妹子!”

  李晓涛无视了陈强的话,用手指着陈强,说:“这就是我的好兄弟——陈强!”他看了看两人,发现两个人都在吃惊的看着对方……

  包子抽了一张唯一完好的塑料凳给周宝,并示意让他坐下,然后对着他身后的弟兄十分尴尬的说:“因为刚才这里有人打了群架,所以很多东西都被打烂了……”

  周宝的兄弟都纷纷表示不在意,都表示自己站着就好,这才让包子消除了尴尬之色。

  周宝拿出一根烟,递给包子,并帮他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周宝吐出一口烟,说:“包老板先说说事情的经过吧!敢在我周宝的地盘闹事,胆子挺肥的啊!如果被我抓到,看我不废了他两条手臂!”

  包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来的是一群学生……”于是包子便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周宝。包子看向自己的小包路摊,再次叹了一口气:“那个肥仔也真是的,搞得我的小包路摊起码要整顿三四天才能再次开业!”这都是钱啊!包子在心中早已泪流满面。

  周宝仰头大笑:“没想到包老板和街边的小贩打了要死要活,最后却头疼在一群战斗力只有五的学生手上!哈哈哈!”在周宝的嘲笑下包子不由低下了头。“我不也是学生嘛……”这句话包子始终没有说出口,否则周宝的嘲笑十分有可能会翻几倍。

  周宝笑完后拍拍包子的肩膀,说:“不过包老板你报复的也够狠的,叫肥仔的小弟全部跪下磕头才放人,而那个肥仔你又讹了他四万多块钱!高!实在是高!”被周宝说的,包子都有些脸红了。

  “不过我唯一一点搞不懂的就是为什么你不直接拿砍刀出去厮杀,那样损失不就能少一点吗?”包子刚想回答,却被周宝拦住了:“你放心吧!警察那边我已经处理好了!不过不知道那个叫李晓涛送他的同伴去了哪家医院,否则我一定要会会他!”周宝将烟熄掉,然后便站了起来,和小弟们离开了小包路摊。

  包子也站了起来,伸伸懒腰,然后看着那乱七八糟的桌椅板凳,包子顿时泪流满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