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客人,你给的钱好像有些多了吧?”见眼前的人给他那么多钱,想必是想让他干一些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小弟对包子的表情很是满意,毕竟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见到那么多钱不惊讶才怪呢。小弟叼了一个牙签,说:“今天晚上我们要在这里开个聚会。”

  “就算是包场你们给的钱好像也多了点吧?况且聚会什么的在饭店举行不是更有些面子吗?还是说你们的老大想让我干一些特别的事情?”此时包子看小弟的眼神已经变得奇怪起来,因为这区区一万块钱叫他做一些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

  小弟嘴角微弯,然后将口中的牙签吐掉,说:“和聪明人交谈果然轻松,不愧是包老板啊!”

  包子哈哈一笑,人都是喜欢奉承话的,包子也不例外,他现在有点想知道眼前这人的老大想对付的人是谁了。“比起其他摊子的老板我算是愚笨的了,所以我只比他们多了一个不会被城管赶走的优势,光凭这个优势我也赚了不少钱。”

  小弟不由一愣,他听懂了包子的暗示,不会被城管赶走,除了交多一些的保护费外就是说他有比较可靠的后台。

  交保护费是一种不会被赶的方法,很多人为了保全生意只能乖乖的交保护费,但保护费交一次两次也就罢了,但交多次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最后甚至连买材料的钱都没有。

  因此也出现了一些恶劣商贩,这些商贩所占据的摊位也许是人流量比较多的地方,谁都不想离开后被别人占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和老婆离婚后被别人上了的感觉。

  于是为了交保护费,就将昨天没买完的烤串继续卖,或者用廉价的腐败食材,减少成本。而包子怎么看都不会这样做,如果他这样做说不定早就被人用砖头给砸死了,毕竟他只不过是一个连高中都还没上的小屁孩而已。

  小弟双手交叉,十分认真的看着包子,“那么我就和包老板开门见山的说了。”小弟说:“我们老大想在聚会的时候,在烤串和啤酒里放一些令人浑身无力的药,拉肚子的药更好,毕竟很多人吃了不卫生的食物后都会拉肚子。”

  包子微怒道:“那我岂不是自砸招牌?叫我做替死鬼你们门都没有!”包子在心中握紧拳头,他可不是吃素的,在这种人流量比较多的摊位里,和别人抢位置是在所难免的,在这里他和其他的摊主可打了不少架,从每次都落下风到现在的地位,连成年人都不怕的他,难道会在乎眼前的这个身材瘦小的人?

  小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喊道:“如果这点钱不入包哥你的法眼的话我可以叫老大加些!”小弟喊包子的称呼突然从包老板变成了包哥。

  “加多少啊?”口上这么说但心中已经否决了,几万块钱顶多是他一个月的零花钱,为了一个月的零花钱而干自损招牌的事情,那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小弟将一根烟递给包子,并给他点上。小弟的地位从谈判者飞快的变成了小弟。如果他是老大就罢了,就算放弃了到也无所谓,但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弟而已。

  “我打电话问一下。”小弟连忙拿出手机按下了肥仔的手机号码。

  “小明啊!事情处理的怎么样?”“老大,包老板说他要加钱!我们是加还是换一个地方?”“加钱?”肥仔沉默了一下,难道一万块钱还不够?肥仔问道:“问他要加多少?”

  小弟回头看着包子,问:“我们老大问你加钱要加多少?”包子接过小弟的手机说:“你就是他们的老大吧?我外号叫包子,你叫我包老板就好。”电话另一头发出了肥仔的声音:“包老板,我叫肥仔,久仰大名,幸会幸会。”“我们好像还没有见面吧?”包子冷冰冰回了一句,肥仔苦笑道:“不过和包老板这样的人通电话也是很荣幸的事情呢!”

  包子听着肥仔的奉承话没有一丝开心,只想呕吐:“一万五。”肥仔愣了一下:“好像有点多了些……我们只是学生,哪来那么多钱啊?”“一万七!”包子将价格提了两千,示意肥仔如果再说废话他会继续加价。

  十六岁当老板了不起啊!有个牛掰的老爸了不起啊!官二代了不起啊!肥仔在心中将包子骂了一百遍,等我以后牛掰起来看我不把你给整的服服帖帖的!“行…一万七我们凑凑还凑的出来。”

  “你可别以为是在一万的基础上加七千,而是再加一万七。”包子冷冰冰的说道。

  听到包子又要一万七肥仔气的险些将手里的手机捏碎,“可以是可以,只不过是等事情办成之后。”如果他事情没办拿着两万七直接跑了,那他早谁哭去。

  “行,那就这定了。祝我们合作愉快。”“合作愉快……”肥仔颤抖的将电话挂掉,然后扭头看着身后的小弟,吼道:“你们能给我凑出多少钱就给我凑出多少钱!只要少于两百就按规矩处置!”看来只能找黄哥借钱了。陈强…今天不将你打爽我下辈子就是猪!

  包子将手机还给小弟,并告诉他,他可以回他老大那去了,小弟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包子的摊子,直觉告诉他,这里十分不安全。

  U。酷匠6%网x永+久‘X免Gt费看小_说◎/

  包子抬头看着日落的太阳,喃喃道:“今晚看来会有一场大战啊……”

  “阿嚏!”陈强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是感冒了吗?

  李晓涛看着陈强,问道:“你没事吧?”

  陈强摇摇头,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场聚会十分的危险。怎么会呢?去吃个烧烤怎么还会有生命危险…一定是我多虑了,陈强在心里安慰道。

  “这里就是小包路摊啊!”李晓涛找个位置便坐了下来。陈强坐到李晓涛的对面,问道:“难道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李晓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我都是叫别人打包过来给我吃的,本人倒是没来过这里。”

  陈强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然后叫了一份烤串。包子缓缓的走了过来,说:“两位客人,不好意思,这个场子已经被包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