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泪流满面“帮会旗下的医院?”陈强疑惑的看着李晓涛,从武石来到这到离开,他都没有告诉自己现在所住的医院是帮会旗下的,为此他还算过医药费大概有多少呢。石哥到底当不当我是兄弟啊!陈强在心理不断的怒吼着。

  看着陈强那疑惑不解的表情,李晓涛便解释道:“你现在住的医院是帮会旗下的医院,名为清新医院,帮主居然取这种名字,一点都不像是混黑道的!”

  “你不是说这里是郊区吗?郊区的空气比市区的好的多,也许帮主是想表达这样的含义吧。”陈强说。

  “或许吧。聊着聊着就扯开话题了,咱继续。这家医院是专门为帮会里受伤的兄弟而建造的,只要是本帮的兄弟,无论地位高于低,在这里无论是大病小病都可以免费治疗,不过这个权限仅限于帮会成员,对于帮会的亲人是没有用的,只不过医药费少百分之三十罢了。”李晓涛说。

  对于这种情况陈强还是比较能理解的,如果帮会每个兄弟的家人都生病了,来这都免费看病,这不是乱套了吗?光买药的本钱都赚不回来,能减免一些医药费已经比市区的医院好很多了,市区的医院就是在吃老百姓的肉,喝老百姓的血。

  “反正不管你的药费是多少,石哥都会帮你付的,除非你的医药费好几千万。不过看你这生龙活虎的样子,绝对只是些皮外伤,最多也就骨折啥的。”

  李晓涛将话说完后,将放在一边的塑料袋打开,发出了令人流口水的香味,过了那么久陈强的肚子早就已经等不及了,把李晓涛手中的盒饭直接抢了过来,狼吞虎咽的吃着。

  看着陈强的吃相,李晓涛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样的吃相和饿死鬼有什么区别?是他饭量太大,还是太疲惫了?可能是砸场子的时候消耗太多的体力了吧。李晓勇在心中想道。

  几分钟后,陈强迅速的把手中的盒饭吃的个精光,露出了幸福的表情,抚摸一下满足的肚子,然后靠在床上,打了个饱嗝。

  居然吃的那么快!李晓涛在心中不由一惊,他看着自己的手表,发现从拿出盒饭到现在才过了大约三分钟,也就是说,陈强用三分钟的时间干掉了‘盒饭怪兽’。

  李晓涛笑了笑,然后从另一个塑料袋里拿出了一听可乐丢给了陈强,“你现在受伤,不能喝酒,就先喝可乐吧!”随后拿出一听啤酒就喝了起来。

  陈强善意一笑,接过李晓涛给的可乐,然后也喝了起来。空调加上饮料和啤酒,实在是太爽了。

  此时武石的车子终于到了小莫的家,两人从车里出来都满头大汗的,两人更是直接将上衣脱了,小莫露出他那瘦小的身板,武石露出结实的肌肉。大热天的,在车里暴晒两个多小时,再待一会非得烤熟了不可。如果不是担心有女人喊流氓,他俩脱的可能只剩条裤衩。

  终于到了……两人突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武石将车子停在附近的停车场,然后和小莫一起走进了房屋。

  到家后,小莫直接打开电风扇的最高档就靠在沙发上吹了起来,而武石则是扫视了一下小莫家的房子,随后也坐了下来。整个客厅散发着两人的汗臭味。

  “我妈可能出去了,家里就你我两人,随便坐。”小莫将冰箱里的一瓶冰可乐给了武石。也许是天气太热,武石迅速的将饮料喝完。

  “石哥,你说陈强现在应该在干什么?”看着武石那浑身是汗的样子,又将一把扇子递给了他。

  武石接过扇子,缓缓的扇着:“病房里有空调,想必在病房里吹着空调,吃着饭,喝着冷饮,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看电视呢……”武石一脸嫉妒的表情,早知道就不让他单人去砸场子了,亏了五十万不说,还让那小子那么悠闲,到暑假看我怎么整整那小子!武石在心中有了一个十分黑暗的想法。

  小莫将复习资料整理出来后,就去洗了个澡,不是说他太娘,而是这浑身的臭汗味实在是让他难受的不得了。

  洗完澡后,小莫便拿着复习资料和武石离开了家。

  正当小莫锁门的时候,武石劈下一记手刀,让小莫再次昏了过去。希望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武石在心中祈祷着。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因为大多数人已经上班,去清新医院的路上没有当时回小莫家时候的拥挤,所以武石的车十分轻松的就到了医院。让武石买的一箱矿泉水白白的浪费了进了地下停车场,武石将小莫摇醒,小莫拎着复习资料,武石扛着他买的那一箱矿泉水,两人就这么一起走进了陈强的病房。

  推开房门,发现陈强正和李晓勇打着扑克牌呢。

  李晓涛听到有开门声回头一看,瞬间丢下手里的扑克牌,站了起来,喊了声石哥。

  武石将一箱矿泉水丢给李晓勇,叫他别浪费了。

  李晓涛说了一声‘哦’,便把武石送他的那一箱矿泉水丢到一遍,准备回去的时候在带走。

  病房里的椅子很多,小莫将复习资料放在一边,然后两人都随便抽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还是吹空调爽啊!家里的风扇真是一点都不给力!”小莫不由感叹道。

  “陈强,待会儿你就将小莫带来的复习资料好好复习一遍,争取考上七中。别说你看不懂,我记得你文科蛮好的,你就复习文科好了,理科我叫小莫教你。而我们……”武石的目光转向床上的扑克牌:“这里不是有扑克牌吗,我们三个就打斗地主好了!”武石露出的邪恶的笑容。

  小莫瞬间明白了武石的意思,感情这是要整陈强嘛!

  李晓勇不由对陈强露出了安慰的眼神。

  自己什么时候文科好了?我到初中哪一科及格过?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是武石的侄子,只能忍下来了。

  s;最、\新章aC节上y+酷√匠。v网*!

  “不过我这里可没有桌子,你们总不可能在我的病床上打扑克吧?”陈强问道。

  陈强话音一落,武石就离开病房,从外面扛了一张三角桌过来三人就这样打着斗地主,而陈强泪流满面的看着复习提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