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看了一个晚上的门,累死了!”网吧门口的小弟打着哈欠,显得十分疲惫。

  “你还好,至少睡了一觉,我可是在门口看了两天的门!真不知道黄哥为什么那么在意这家网吧。”小弟旁边的人也抱怨着,眼睛通红,像得了红眼病一样。

  “还不是怕对面的人砸场子。不过对面的也好不了多少,听我一个朋友说他们已经在门口熬了两三天了,就连他们的老大武石都熬了两天了。”小弟说。

  就在这时,一个头戴棒球帽,手持棒球棒的少年向看场子的两名小弟走了过来。

  两人看到少年的装束不由邹下眉头,毕竟现在才四点半,哪有神经病那么早出来打棒球的,十分有可能是对面叫过来砸场子的人。

  “你拿着棒球棒干什么?打棒球么?这里可是网吧,打棒球去几公里外的空地去!”小弟已经准备将藏在身后的钢管拿出来,他想给眼前的少年一个‘惊喜’。

  少年微微一笑,说:“我怎么可能是过来打棒球的呢?况且你们网吧地方那么小怎么可能打棒球?干脆将网吧砸了吧。”话音一落,少年的棒球棒就砸了下来。小弟万万没想到少年出手居然比他还快一步,还没等他拿出身后的钢管,少年就已经用手上棒球棒将他打昏了。

  旁边的人见同伴被打晕了顿时大吃一惊,但吃惊归吃惊,他连忙起身,准备向网吧里面的人求救。可结果却和小弟一样,事情还没做到一半就昏了过去,意识模糊的时候他隐约的听到一个名字--陈强。

  陈强将两个昏倒的小弟丢到附近的草丛里然后便走进了暮雨网吧。

  砸场子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用武力,另一种则是用谋略。陈强可不会用什么计谋,他连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没研究透,怎么可能会想出什么计谋。如果小莫在的话说不定有什么法子,可此时小莫还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着,怎么会过来给陈强想计谋呢?所以他只好用武力了。

  看门的小弟万万没想到陈强身手居然那么好,陈强也和两人一样,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两人为什么会那么垃圾,连他一棒都撑不下,和星星网吧的网管比起来都弱了好几个档次。

  缓缓走进黄毛罩着的暮雨网吧,一眼扫去,发现暮雨网吧比星星网吧不知道要穷多少,星星网吧每个位置上都有一台电脑和游戏头盔,而电脑又是高级电脑,而暮雨网吧则惨很多,游戏头盔几乎没有,而电脑呢基本都是老型号,网吧里的人也是少的可怜,此时他终于知道黄毛为什么要去武石的网吧捣乱了。

  收银员看见陈强进来,不仅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感到些兴奋。因为他们暮雨网吧本就生意惨淡,一天下来挣到的前还不到三位数,这几天因为黄毛去星星网吧捣乱所以钱挣多了一些,可还是不够他们网吧交本月保护费的钱的,此时有个客人来到他能不兴奋吗?虽然看表面是虽然未成年人,但他才懒得管那么多呢,有钱赚就行.问道:“小兄弟,你是第一次来网吧的吗?一个小时*元钱。放心,你家里人绝对不会发现你的。”

  此时收银员并没有看见陈强手里的棒球棒,如果他看见了他还会把陈强当客人吗?

  听着收银员的话陈强哭笑不得,显然对方是把他当偷跑出来玩电脑的小孩了,陈强摇了摇头,将手上的棒球棒举了起来,此时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他是过来干什么的,收银员咽了一口唾沫,说:“小兄弟…有话好好说嘛,何必要弄到这种地步呢?”他虽然是成年人但他的身手比起看门的小弟都还差不少呢。

  “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什么都不知道,另一条路嘛…哼哼!”陈强抚摸了一下手上的棒球棒。

  没有笨蛋会自讨苦吃,收银员连忙说自己肚子痛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陈强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着,里面的人很少,有人看到了陈强手里的棒球棒,瞬间明白了陈强的来意,连忙大喊:“有人砸场子了!!”听到这话,网吧里的人迅速离开电脑桌,百分之十的人离开了网吧,剩下百分之九十的人几乎都拿出了钢管,只有一个人拿出了砍刀,显然拿砍刀的人是他们的领头人物。

  jE最X新、w章节b上酷匠u网*X

  陈强不由暗骂一声,一脚踹在那人的肚子上,那人身材瘦小,被这脚踢飞了数米,不省人事。

  不作死,就不会死!

  领头人将嘴里叼着的烟吐掉,骂道:“妈的,你总算来了!你知不知道老子为了你在这家破网吧里看了三天?今天不把你打得喊娘老子就将名字倒着写!”领头人话音一落,身后的小弟就想陈强冲了过来。

  陈强双手拿出棒球棒,一脚踹向一个小弟的肚子,然后一棒子向他的后颈砸去,颈是比较脆弱的地方,打中这里,轻者昏睡,重者还会死亡,中了陈强一棒子的小弟昏了过去。

  十来个人虽然倒下一个但还不构成致命伤,他继续和其余人拼杀,发出了乒乒乓乓的武器交碰声。一番拼杀下来,陈强被小弟们的钢管击中了不少次,被击中的部位都青一块紫一块的,但小弟们也不好受,已经有好几个人被陈强手上的棒球棒给打晕了。

  领头人怒骂一声废物,自己手持砍刀就向陈强杀去。陈强将棒球棒横在身前,硬是挡住一刀,但手却已经被震的发麻。

  看来领头的不是省油的灯啊!

  此时陈强从攻转防,他知道领头手上的是开刃了的砍刀,如果被击中了的话那可就是皮开肉绽了。

  “怎么,先前不是挺威风的吗?打倒了我好几个小弟!现在怎么了?成缩头乌龟了!”领头的力道一刀比一刀重,陈强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无奈之下陈强只好只用最卑鄙的招数。

  他后退一步,躲过了领头的一刀,然后一脚踹向领头的那个,领头的两眼发直,手上的刀直接掉在地上,发出‘当啷’的响声,然后便倒在地上,用手捂着,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

  男人最软弱的地方就是这里,就算你再强壮,你的老二可是很弱的。相比后颈,下面才是最致命的地方,轻者倒地不起,重者断子绝孙,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妖,对男人来说,比死还要痛苦。

  “臭小子!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这句话领头几乎是咬着牙讲出来的。显然领头的名字要倒着写了。

  就在这时,一句喊声从陈强后面传来:“谁敢砸我场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