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陈强、李晓涛还有包子三人来到了蝶山区的一家咖啡厅内。三人穿得整整齐齐的,其中包子更是穿上了西装,甚至还戴了副墨镜。包子穿上西装之后,一股浓浓的老板味散发出来。可陈强和李晓涛就不那么认为了。陈强和包子碰头的时候,看见包子的服装后,笑了足足三分钟。李晓涛比陈强更严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笑到医院去。这让包子感到十分郁闷。

  至于其他人,包子直接喊他们去抛尸去了。毕竟小包饭馆又不是停尸房。

  比起包子的西装,陈强还有李晓涛就显得比较随意了,也就穿了件干净些的衣裤出来。而且他们家里面也没有西装,就是想穿也穿不了。

  酷,匠}E网`O正¤?版◎首Zg发gy

  包子的手上还拿着个不太显眼的手提箱,但只有陈强还有李晓涛知道,这个不显眼的箱子里一共装八十万!

  为了能多要些人手,包子可谓是下了血本,将自个账户里的钱一个劲的全部取了出来,再加上肥猫还有刘华两大“富豪”贡献出的二十五万,剩下几个人又东拼西凑了五万块,八十万就这样凑了出来。

  三人按照廖鑫所说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点了些甜品和饮料吃了起来。陈强等人从山峰区来到蝶山区可谓是花了不少时间。山峰区和蝶山区两区相隔甚远,就算打个出租车也得一个半小时,再加上路上堵车,前前后后花了足足三个小时!要说口不渴、肚子不饿那就是骗人的。

  看着头顶上的大太阳,三人不由发出感叹:还好约定的时间是早上,否则他们不变成人干才怪呢。

  “不知道小刘介绍的人可不可靠。”包子说。他可不希望自己那五十万白白花了出去。自从经营小包路摊之后,包子几乎就和家里断了联系,衣食住行全部都是在外面过的,最多也就只有丰年过节他才回去过。这五十万可以说是包子的血汗钱!

  “放心,他绝对不敢拿自己的生命来赌的。”陈强说:“小刘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他绝对没胆子在这种时候随便找个人。想必这个廖鑫应该有两把刷子。”仅仅一个晚上李晓涛就已经看清楚刘华的性格,深知这种人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暗想日后怎么除掉刘华这个祸害。

  李晓涛一脸怒容的说:“如果这个廖鑫是骗子,我管刘华他爹是谁,我直接一刀捅死!”“到时我帮你抛尸。”陈强一脸笑意。“既然如此,那我帮你找地方抛尸。”包子也是一脸笑意。

  三人仰头大笑。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人朝陈强他们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那人的样貌十分平庸,但穿着却十分引人。那人身穿西装,右手金表,脖子上还戴着金项链。一看就是有钱人。身后还有四名黑衣人,显然是他的保镖。

  那人向陈强等人伸出了手,自我介绍道:“我叫廖鑫,比你们大个二十多岁,你们叫我廖叔或者老廖都行。”

  陈强等人也和廖鑫握了握手,也介绍了一下自己。陈强等人怎么也想不到,来的人竟然是一个中年人。

  陈强也不客套,直接进入主题,毕竟他们千辛万苦来到蝶山区可不是为了吃甜点喝咖啡那么简单的,“廖叔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了吧?”“嗯,刘家那臭小子已经告诉我了。说吧,需要多少人?”廖鑫点了一杯咖啡,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

  陈强伸出两根手指。

  “只需要两人?”廖鑫问。

  陈强摇摇头。

  “二十人?”廖鑫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

  陈强又一次摇摇头。

  “那是多少人?”廖鑫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两百人。”

  “喷!”廖鑫将口中的咖啡全部喷了出来,用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陈强,“两百人!?你当我的人是大街上的白菜吗!?”“哦?难道不是学生或者打手之类的?”陈强问。“当然不是,我的手下,都是杀手!”廖鑫暗骂一声,他认为肯定是刘华没有说清楚,才造成这种尴尬局面。

  “杀手组织!?”三人都刻意压低了声音,深怕被旁人听到。三人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长得十分平庸的中年人,竟然是一个杀手组织的幕后老大。验证了中国的一句古话:人不可貌相。

  廖鑫点点头,“没错,我就是本市其中一个杀手组织的头目,江湖人称廖三金。”廖鑫继续说道:“两百个杀手我也不是没有,但价钱方面……一个最普通的杀手最起码十五万,两百个杀手也就是……”

  “一共是三千万。”身为老板的包子一下子就算出来了,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算出这个数字时包子已经泪流满面了。如果有三千万那他还怕个屁啊!如果将三千万全部换成硬币,砸都砸死王狼去!

  廖鑫看着三人尴尬的表情,不由笑了出来,“看!这就是情报不足的下场了,还好你们遇到的是我,如果是其他几位头目,恐怕会气得当场离开。如果你们现在正在和王狼拼,那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三人面红耳赤,他们完全没有反驳的能力,只能乖乖的听着廖鑫的话。

  廖鑫继续说道:“你们的计划刘家那混小子或多或少的也告诉我了,你们现在除了缺人手,就是情报不足。老虎和老豺的样貌你们知道吗?他们住哪你们知道吗?老虎和王狼的身手如何你们知道吗?你们的计划是如果想成功的话,不止需要人手,还得需要情报啊!”廖鑫简单的几句话就说出了整个计划的缺陷,陈强的脸红得更关公似的。没错,他们需要的除了人手就剩情报了。可没办法,阿豹已经死了,而老狗和赌博兄弟这种地位的人,更不可能知道关于野兽帮其余三人的情报了。

  唉!他们还是太年轻,经验太少了!廖鑫在心中感叹一句。廖鑫之所以亲自跟陈强等人会面的原因有以下两种,一、想知道这帮小鬼比不比十几年前的少年优秀。十几年前对于黑道来说就是个,“英雄出少年”的时代。在那个时代的混子或学校老大,凡是活下来的,现在都成为了某黑社会老大的手下大将,更有甚者成为了当地一霸。二、想看看陈强等人的性子适不适合混黑道。性格将会决定一个人的一生。廖鑫想知道陈强等人有没有资格混黑社会,日后能不能成为他的朋友和合作对象。

  廖鑫从手下那要来一个文件夹,丢在桌子上,用手指了指,说:“这文件夹里有王狼、老虎、老豺等野兽帮精英的资料。一共是五万块,要不要随你们。”三人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感情人家早就准备好了!

  五万块钱换到那么重要的情报,对方明摆着是要送嘛!包子觉得自个边赚大发了。随即他将文件夹收了起来,然后从手提箱里拿出一沓钱放在桌子上。廖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消失了,身后的一个手下将钱收了起来。

  “不知道廖叔你能不能再便宜一些?我们可没那么多钱。”

  廖鑫笑了笑,“便宜?最近我们那新‘毕业’了一批杀手,至于有多优秀我并不知道,每人五万。还是那句话,要不要随你们。”“五万块?就不能再便宜点?”“不能。”“真的不能?”“真的不能!”“他们刚毕业什么都不懂,说不定连洗衣服做菜做饭都不会!”“他们是杀手又不是保姆!会这些干什么!”“没有些自理能力还配称为杀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陈强费劲口舌,试图拉低价格。而廖鑫死要着价格不放,打死都不愿意降价,搞得跟个卖菜似的。

  见廖鑫死都不肯松口,陈强叹了一口气,仿佛是在为自个砍价失败而感到伤心。随即便从手提箱取出五沓钱,放在桌面上,伸出了五根手指,一副下定决心的表情,“我们要五个杀手!”

  廖鑫点点头,将桌上的钱交给手下后,便打个电话给训练杀手的教练,叫他送五个杀手来蝶山区的咖啡厅。教练知道是老大发出的命令后,便到食堂随便抽五个人,人家还没弄明白是什么事情就直接推进了出租车里。

  陈强还不知道,自个花了二十五万买来的五个“便宜货”,日后竟成为了他的最强战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无情无义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