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转身进屋,拿出香案,放于中正,脸色一变,厉声问我:“周不同,你可愿意加入我门?”

  v*最{新#章J节$上…酷|匠网

  我愣了一下,师傅这变脸也太快了,不过电视里好像也有这么问的,随即点头:“我愿意。”

  “门规戒律,你可记清!”

  “记清!”

  “报上你的生辰八字!”

  “师傅,什么是生辰八字?”本来挺严肃的一个入门仪式,被我这么一问,师傅显得有些尴尬。

  “算了,只是个走个过场,你的生辰八字我本来就知晓,所谓生辰八字即是出生日期,最多可以精确到分,也就是年月日时分!”

  “哦,知道了!”其实我心里不以为然,问生日就生日嘛,还生辰八字,问我生日难道是要打算以后给我过生日,电视里好像没有师傅给徒弟过生日的,当然这些话我是不敢说出来的。

  师傅好像看出来我心中所想:“不要以为生辰八字就是生日那么简单,人一出生,生辰八字就是固定了的,跟随一生,像刘基改命是几千年来唯一一次,我们不提,就一般人来说,从一个人的八字可以看到这个人一辈子的成就,甚至厉害的人可以看到更细致的地方,这点师傅我做不到,或许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人可以做到了。”

  师傅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生辰八字其实就是生日的八个字,古时候不以数字记年月日,他们称为四柱,即为年柱、月柱、日柱、时柱,每柱由天干地支组成,天干就是甲、乙、丙、丁等,地支就是子、丑、寅、卯这些,你看家里的黄历或者十二生肖上面都会有,六十年一个循环,因为刚好循环回来又是甲子年,所以又称六十年为一甲子,比如说,明年刚好是2000年,是龙年,在十二生肖里是辰,在八字里这个就叫地支,有地自然还要有天,即是天干,然后推算这一年的天干就可以的出这一年的年柱。”

  师傅说完这么多,我反正是一句没懂,但是他却不没有看我,而是开始掰手指,他伸出左手,大拇指在其他四个手指之间不停走动,过了几秒钟,然后师傅说:“根据我刚才推算,2000年的天干为庚,地支为辰,也就是庚辰年,那一年是龙年辰龙,那就说明我推算的结果是正确的,这些都是入门的东西,其实翻翻书也可以查到,但是师傅我还是喜欢记在手上,方便的多。”

  “学习八字,都要熟悉一套把时间换成八字的方式。首先,每一年以立春为新一年的开始,立春至惊蛰为寅月,以‘节’那一刻为月之始,‘气’的最后一刻为月之终;然后依次序推算出月柱、日柱、时柱的天干与地支。”

  师傅说的这些,听的我头大,完全是对我这头牛弹琴了,八字我倒是不在意,我只是觉得师傅掰手指的时候很帅,跟电视里的道士一样,我很想学。

  师傅好像又看穿了我的心思,跟你说这么多,你又没有基础,肯定听不懂,你还是先把我给你的那本书拿回去看个几遍我再教你其他。

  写了这么多,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只过了十分钟左右,这时候师傅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下香案,师傅才想起来,我的入门仪式还没有完成,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师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师傅拿了毛笔和纸写下了什么,写完就烧掉了。说是我已经正式入门,刚才是把我的生辰八字告诉祖师爷了,说是祖师爷会保护我的。

  我问师傅:“陈叔,您是掌门人么?”因为我觉得师傅好像很厉害,我在我的认知里掌门人就是老大,跟皇帝差不多。

  师傅翻了翻眼,好像对我没有叫他师傅,有些不开心:“什么掌门人,每一代就几个人,到我这代,就我跟我师姐,也就是你师叔了,你这代估计也差不多,我就你一个徒弟,不知道你师叔有没有徒弟。”

  我有些失望,我还以为我们是大门大派,像少林武当那样,结果就几个人。

  我又问我师傅:“陈叔,那我这是多少代了?”

  师傅看都没看我,没好气的说:“不知道,谁没事记这些。”

  我感觉师傅好像生气了,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生气。想了想电视里的那些拜师之后,又好像明白了。

  故意奶声奶气的又问了一句:“师傅,那我们门派叫什么名字?”

  师傅本来皱着眉头,听到我叫他“师傅”,显得有些开心,可是接下来听到我问门派名字,马上又翻了下白眼:“没名字,喜欢叫什么自己随便叫。”

  这下场面彻底尴尬了,师傅不高兴了,我也郁闷了为什么电视里的拜师都是入了牛逼哄哄的大门大派,我这里就只能入一个连个名字都没有,人还少,唯一的有点名头的好像就是那个叫鬼谷子的,还是个连师傅自己都不信的门派历史。想到鬼谷子,我又想到刚才师傅说,把我的生辰八字告诉祖师爷了,祖师爷会保护我,他都不信,那这个祖师爷到底是谁?师傅是在忽悠我吧?

  越想越郁闷,我正在走神……

  师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像电视里,古代的盆子,里面装满水,让我洗手,他就又进里屋去了,我不知道是干嘛用的,反正是夏天,本来就热,洗手就洗手呗,然后发现盆里的凉的刺骨,比井水还要凉,而且水每动一下,盆底就会翻出很多气泡,然后就从洗手,变成了玩水。

  大概五分钟,我师傅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块红色的布,里面好像包着什么,他看我还在玩水,就让我赶紧洗好,把水擦干。

  待我把水擦干后,师傅把红布跟里面的东西一起递给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到里屋去打开,然后戴上再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搞的这么神秘,我进里屋,打开红布看到里面包着一块乳白色的石头,表面很光滑,没有明显的瑕疵,材质我不知道,我感觉就是石头,反正形状是椭圆形,比我大拇指大一点点的样子,上面有孔,用红绳系着,红绳看起来很结实,因为绑了很多道,我本以为是挂在脖子里的,结果线圈太小,根本套不进,那就是套手腕了,又太大根本不合适,没辙,我只好套在手上,然后石头捏在手里,出去找师傅。然后师傅告诉我,这是套在脚脖子上的,线圈大小可以调,然后师傅给我戴好,告诉我,不要摘下来,如果线磨损了,让家里人帮我换。

  我虽然很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却又没问出口。

  师傅又跟我讲了一些基础的东西,就让我回去了,重点还是让我多看那本书刚才跟我的书。还不能让别人看到,最后因为是夏天,最后没办法书也没办法藏,发怀里人家也一眼看出来了,师傅拿跟绳子把书绑在我大腿上,才算藏好了。

  我回家的时候,师傅让我一定不能告诉别人,他是我师傅的事,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教我这些,包括我父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秋说:

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干和十二支依次相配,组成六十个基本单位,古人以此作为年、月、日、时的序号,这种“干支纪法”形成的一种历法,叫干支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