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那年我十二岁,正值酷暑,大概是下午三点左右,我跟我的小伙伴们依然聚在一起,一路打闹着去到了村尾一家土屋门口,看到陈叔正坐在门槛上抽着烟,似在等我们,我们见到陈叔,也是开心的叫着:陈叔,我们来了~陈叔没说话,只是起身,让我们进屋,待我们都进屋,坐好之后,陈叔的烟也抽完了,他扔掉烟头,自己也拿了个小凳子,坐了下来,开始像往常一样给我们讲起以前的事情。“听我师父说:蒋公当年…”每次陈叔讲以前的事情给我们听,他总是这样开头,他说,他也每经历过,都是他师傅告诉他的。

  那年陈叔四十六岁,陈叔不是本地人,不知道是从哪里搬过来的,至少当时,我是不知道的。他老婆身体不好,最多算生活勉强自理,家里一切,都靠着陈叔一个人,他们家也不种地,在当时的我看来,不种地,就不可能生活,不过后来我知道了,陈叔会算命,偶尔会有人找他算命,而且大多都是开着车的人来找他,然后他就会赚到钱,当时,我很羡慕,因为在我看来,他只要随便说几句话,就可以赚到很多钱,至少可以够我交两年学费,因为我到过,有一次,一个男人走的时候,给了陈叔两张还是三张没看清,反正是蓝色的纸币,上面有4个男人的头像,在我的印象里,那是最大的钱了。听陈叔说他还有个女儿,不过我们都没见过,听村里人说,好像是小时候就走丢了。

  大概到下午四点多,陈叔说:今天就讲这么多,你们回去吧,我要做饭了。陈叔说完就进屋拿了些糖分给了我们几个,然后我们意犹未尽的起身,准备去抓知了。这个时候,陈叔又开口说:“不同,你等下,其他的孩子先走吧”,其他人都吃着糖,开心的打闹着走了,只留下了我。

  陈叔看了我半天才说:“不同,你回去让你爸带你去打个耳洞吧。”“打那个干嘛,女孩子才打耳洞”,我疑惑的问陈叔。

  陈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告诉我,回去跟我爸说,是他说的就行。

  回去之后,我爸上班,还没回家。那个年代,在我们农村,上班是很少见的,一般都是务农。我父亲无疑在村里人眼里都是高人一等的,他在当时镇上的派出所上班,是个联防队员,在我们那,联防队员就相当于以前古代的衙役,在地方上,也是一霸。不过我父亲脾气很好,性格温和,整个乡里的人都认识我父亲,知道我父亲好说话,没脾气,找人办事的时候,都找我父亲,我父亲都会应承下来,认真办好。也不要回报,所以口碑很好。当然,为这事,我母亲没有少跟我父亲吵架。骂我父亲多管闲事,什么事情都要往身上揽。不过这些跟我没关系,我只要知道,我父亲很腻害就行了,小时候,我走到哪,都会有人认出来,这是XXX家的儿子,然后别人就会对我态度很好,我觉得特别牛X,感觉倍有面子,小伙伴们也是一脸羡慕。

  直到晚上六七点钟,我父亲才回来,回来之后我就跟父亲讲了陈叔说的话,我父亲只是嗯了一声,没说再多,然后吃完晚饭我父亲就出去了,好像是去陈叔家了,第二天,我父亲就带我去打了耳洞,因为父亲是上班,带我打完耳洞,我就在他们派出所里玩,在哪里,我接触到了一个至今,让我迷恋的东西——电脑。派出所里有微机室,里面有几台电脑,我父亲看我无聊,就带我过去了,他的同事就教我玩一个叫抢滩登陆的游戏,玩了几个小时,一关也没能打过,成为了他们单位的一个笑料,我就觉得那个鼠标怎么就转呀转呀转,根本停不下来。然后,我就在那看了一天的电视,那个年代,电视机虽然不在少数,但是,在我们农村,彩色电视机,还是凤毛麟角的。晚上回家之前,我父亲带我去他们单位隔壁,订了个不算大蛋糕,告诉我,说第二天是我的十二岁生日,一家人给我过个生日。过生日无疑是所有小孩都最喜欢的,甚至超过春节。我自然也是开心的不行。

  当晚,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其他,一晚上被惊醒很多次,直到天快亮,我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生日…

  当天早上七点多,就被母亲拉起来,一切想要睡懒觉的借口,都被母亲的一句:“今天你生日”给打了回来。起来后,就到我外婆家里看电视,外婆家是有电视的,虽然是黑白的,不过也是当时村里仅有的一台电视机,听说是我阿姨出嫁的时候,姨夫办置的,看到中午吃饭,才带着外公外婆回我家,吃饭自然不提,饭后,他们每个人给了我10块钱,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家跟爷爷奶奶还没有分家,我爷爷以前是军人,后来瘫痪了,当时还没有国家补贴,爷爷奶奶也都是靠我父母养着,所以,他们也没有给我钱,最后我拿到了40块钱,瞬间觉得自己很富有,当天,我父母也没有逼着我睡午觉,我把自己生日得到的40块钱藏好,就出去找我的小伙伴玩了。

  因为小伙伴都被家里父母逼着睡午觉,所以,我就只好一个人去村尾陈叔家里,让陈叔给我讲以前的事情,以前也经常这样,陈叔好像很喜欢我,我觉得陈叔对我,比对其他小孩更好一点,或许是因为我父亲人缘好吧,或者是我长得帅?虽然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好看,至少比其他小孩要好看不少。

  到陈叔家门口,没有看到陈叔,门敞着,我试探着叫了一声:陈叔?~每人应,我又叫了几声,还是没人应,然后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看看的时候,就看到陈叔从外面回来了,没有看到我的那种笑,我只觉得陈叔显得有些悲伤,陈叔走近我,跟我说:“你婶走了”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接了一句:“去哪了?”

  “死了”

  我愣了,不知道该怎么接,然后陈叔没管我,自己进屋了,陈叔的老婆才四十岁左右,怎么就死了?我当时很奇怪,我只以为人只有在七八十岁,老了才会死,为什么四十多岁也会死?但是我没问陈叔,我在门口站了一会,打算进屋看看,然后到门口,陈叔就出来了,对我说:“你回去吧,过几天再来。”我“哦”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这时陈叔又叫住我,然后走进我双手搭在我肩膀上,弄的我很疼,他似乎在犹豫,很久,他才说话:“不同,你愿意做我徒弟吗?”

  我说:“好”

  最N&新章节上o)酷c*匠Pe网

  陈叔对我们所有小孩都很好,我们也很喜欢听他讲以前的事情,而这次,他不再是陈叔,而是我师傅。

  跟随师傅的那些年序幕拉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秋 说:

这一章基本上是用来交代背景,后面的事情,我会慢慢写,各位看官慢慢看,更新不会很快,书里的内容,大多都是真实的,信则有不信则无,没必要较真。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