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豹子的其他人也纷纷叫嚷道:“对,把那小贱人交出来,把她@@踢烂。”

  我压制住心里的怒火,道:“是那位客人错在先,我们这是足浴店,而那位大哥却把我们这里当成了鸡店,对姑娘动手动脚,如此不尊重别人,难道不该教训吗?”

  豹子道:“就你们这个店跟鸡店有什么区别,别以为我没有泡过脚,有的姑娘就是那么下贱,随便给点钱,就可以叫出来开房,何况还是摸两下,怎么着?难道是我这位兄弟没有给够钱吗?把那位姑娘叫出来,她想要多少钱尽管说,这位兄弟照摸不误。”

  豹子这混蛋竟然如此侮辱人,真是可恶。

  我冷笑一声说:“别人店里的姑娘是个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店里的姑娘个个都是正经的,你们的人先无礼在先,我们就有权将他轰出去。”

  豹子愤怒道:“姓江的,你别以为你现在有了几个兄弟我就怕你了,告诉你,比你牛逼的人我见得多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也怒道:“没错,我不算不得什么,但总比你这种无耻之徒高雅,你还记得几年前你对一个姑娘做了些什么吗?”

  想起当初他对严芊芊做的事情,我心里的恨早已深埋许久。我答应过严芊芊,要给她报仇的。以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今天,冤家路窄,是老天爷要逼我报仇。我看我不得不出手了。

  我接着说:“实话告诉你,我早就想找你算账了,不过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既然是你自己找上门来,那就可怪我不客气了!”

  豹子不屑地说:“哟,怎么着?还想打架不成?有本事尽管放马过来。”说着,从身上摸出一把刀,指着我。

  别的人也纷纷摸出刀指着我们。我们的人也立刻摸出身上的刀指着他们。在人数上,我们这边占了上风。但是,我还是不想打起来,因为一旦打起来,刀剑无眼,伤亡难免,我还不想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我想,我跟豹子的事情,还是单独解决的好……

  我说:“豹子,我两个的恩怨不如就单独解决吧,与其他人无关。”

  豹子爽快地说:“好,解决就解决,你说吧,怎么个解决法?”

  我说:“当然是单挑了。”

  豹子不屑地看着我,脸上露出嘲讽的笑,看他那意思,单挑我是一定挑不过他的。

  雷风小声对我说:“城哥,这恐怕不妥吧!”

  我挥手打断雷风的话,对豹子说:“怎么样?用刀子单挑。”

  豹子听我说用刀子单挑,脸色微微有些变,显然有点担忧。

  我说:“怎么着,害怕了吗?”

  经过我一激,豹子就算心里有点担忧也要做出不害怕的样子,道:“谁说我害怕了?单挑就单挑,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我说:“如果我输了,我认你处置,如果你输了,你就得认我处置。”

  豹子冷哼一声,道:“好!来吧!”

  人群散开,我走出店门,雷风递给我一把刀子,我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光着膀子,手中拿着刀子,指着豹子。

  豹子也拿着刀子指着我。就这么相互对持了一阵,我突然指着豹子的身后,喊了一声“黑天虎”。

  豹子还真以为是他的大哥黑天虎来了,于是,转过头去看。

  而我正好趁豹子转头的时候,冲过去,一刀子砍在豹子的手上,豹子手臂吃疼,手中的刀子一下子掉在地上,我顺势将刀子架在豹子的脖子上,豹子一动也不敢动,只是痛恨地看着我。

  他大概死也没想到,我就这么轻易地就赢了他,所以,心里自然不服气,咬牙,忍着手臂上的疼痛,道:“江城,你竟然玩阴的。”

  我嘴角微微上扬,冲他一个胜利的微笑,道:“可没有规定说我不许玩阴的,只怪你自己太蠢,告诉你吧,混江湖不但需要勇猛,更需要脑子,就你这样的人也就只配给黑天虎当个小弟,难怪你跟他混了那么多年,依然只是一个跑脚的。”

  豹子气得咬牙切齿,道:“姓江的,你别得意得太早,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的话,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断。”

  Z最|n新章_G节G上?◎酷匠'W网

  我说:“对,说得没错,为了防止你将来报复我,我还必须得把你给杀了,谢谢你提醒了我。”

  豹子见我似乎真要杀他,一时之间反而后悔自己刚才逞强,转而,以振雄帮来威胁我,道:“你敢!姓江的,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大哥黑天虎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们振雄帮的人你也敢杀,你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一口一个你大哥,一口一个振雄帮,我听了心里怒火更旺盛,我眉头一皱,心一横,道:“来人啦,把这小子押进包箱。”

  两个兄弟过来押豹子,那伙人立刻拿着刀子要阻拦。

  雷风立刻怒吼道:“我看你们谁特么的敢动!谁要是敢动一下,谁就给豹子陪葬。”

  那伙人虽然举起刀子,但是却不敢冲上来,不管怎么样,他们人数就没我多,再加上豹子还在我手上,他们冲上来,也只是死路一条。只好眼睁睁看着我的人把豹子押上楼去了。

  雷风大吼一声:“你们还不快滚,难道还想找死吗?”

  那伙人面面相觑之后,纷纷走掉了。

  把豹子押到包箱,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点然一支烟,一边慢条斯理地抽着,一边看着豹子。

  雷风呵道:“跪下!”

  豹子不服气,不跪。

  雷风抬起一脚跪到豹子的后脚弯处,豹子吃力,一下子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冲着豹子脸上吐了一口圈雾,道:“豹子,当初你绑架我和我女朋友的账,我一直都没给你算,你说,我要拿你怎么办呢?”

  豹子说:“要杀要刮随便你。”

  哟,听那口气,还挺有气节的。

  我说:“好,爽快,来人啦,把他脸上的皮给剥下来。”

  雷风立刻拿着刀子伸到豹子脸上,豹子顿时吓得身子一抖,哭叫道:“不要啊!”

  我忍不住觉得好笑,刚才还觉得他有气节,没想到当刀子真正伸到脖子前,却又变成了缩头乌龟,看来,这世界上还没有不怕死的人,平常所有的牛逼哄哄,都无非就是装模作样罢了,当真可笑得很。

  我嘲讽地对豹子笑道:“怎么着?你也会害怕?呵,好!真好,不知道黑天虎看到你这个样子,脸上会是个什么表情。”

  然后,又吩咐人把豹子的样子和说的话,全部给录下来,我准备给黑天虎送份大礼。

  雷风把摄影机架好后,说:“城哥,好了。”

  我便吩咐道:“来啊!把这小子的衣服给拔光。”

  两个兄弟上前去,把豹子的衣服和裤子拔个精光,让他赤裸裸地站在摄影机面前,然后,给他一张纸,纸上写道:“黑天虎,孙子,我草你老母,我听人说你是一个太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豹子兄弟请求脱裤验证。”

  雷风让豹子照着纸条上念。

  豹子看了纸条上的那段话,顿时吓得脸色大变,额头上都冒出汗来了,说什么也不肯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