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平了陈局长的事情,我们回到包箱泡脚。很自然的,给我泡脚的人依然是65号。给雷风泡脚的人也依然是8号。只有周语和景旭,换了很多个号了,他们说,这样换着比较有新鲜感。

  65号一进门,这几个小子就跟65号开玩笑,叫65号嫂子。

  65号性格本来就内向,被他们那么一叫,整个人就脸红了,想发火但又不愿意发火的样子。搞得我也挺尴尬的。

  我跟65号本来就没什么,也没往那方面去想,只因为我每次都叫65号泡脚,所以人人都认定我对65号有意思。其实,没有的事,我就是想照顾她生意而已。

  哪像雷风跟8号,那是名副其实。人家已经带出去开过房了。

  这不,这8号一进门,就被雷风一把拉进怀里,坐在沙发上,怀里搂着8号,大有一副腐败份子的味道。而8号也很会取悦这位雷大爷,主动搂着雷风的脖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用无比温柔甜腻的声音撒娇道:“风哥,你这两天都没有来看我了,我可想死你了。”

  雷风淫荡地笑着说:“哪里想?”

  8号矫情地说:“唉哟,讨厌啦,你认为是哪里想啊?当然是心里想了。”

  雷风笑道:“是么?来,让我摸摸。”雷风这坏小子说着,伸手往8号的胸部摸去。

  我和周语干咳了两声,大家都把脸转到一边,脸上都露不怀好意的微笑。心想,雷风这小子也太坏了,不过,8号这女人也真够贱的。坏男人遇见贱女人,那自然就会发生让人看不下去的事情。

  这两人在那里腻腻歪歪,还真是让人看不下去。

  景旭说:“雷风,你们俩能不能重新去开一个包箱去,免得在这里戳我们大家的眼睛。”

  雷风眼一瞪,嘴一歪,哼了一声,道:“去就去。”然后拉着8号就去旁边那间包箱去了。

  他们一出去,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了,安静中夹杂着骚动,每个人都在遐想,雷风和8号去旁边的包箱会干嘛,干柴烈火呆在一块儿,在泡脚的包箱里,到底能干嘛呢?真要让人充满想象。

  沉默了一了阵,周语对65号说:“65号,不如你也跟城哥重新去开一间包箱吧!”周语这小子,显然就是不怀好意。

  65号脸就更红了,低着头,不答话,只是拼命地给我按脚,而且看她情形,似乎很紧张。

  我瞪了一眼周语,说:“别拿着人家乱开玩笑,这个妹子胆子小,小心吓着她。”

  周语故意感叹道:“唉呀,还是我们城哥懂得怜香惜玉,小妹妹,你可得好好把握机会哦。”

  65号羞涩地白了一眼周语,显得更加紧张了。

  我说:“娜娜,你别听他们糊说,这些小子向来就是口无遮拦的,坏得很,你别理他们。”

  周语立刻道:“唉呀唉呀,你看吧,这就护起来了,娜娜你可真是好福气啊!”

  (:酷匠h网h永久Q)免V费¤…看9小e"说

  娜娜咬着唇,一脸羞涩,还有点美滋滋地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就像是一个信号,还真让人有点把持不住。

  我他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妞,觉得越看越美,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脸红的原因还是怎么着,心里隐隐地有些心动。

  娜娜见我盯着她看,就显得更加不自在了,手一紧张,修脚刀一下子划伤了我的脚指头,我感觉隐隐一痛,血从指头上冒了出来。

  娜娜发现把我弄伤了,慌了神,立刻抬起头紧张地道歉:“城哥,对不起,对不起。”

  看她那胆小怕事的样子,越发让人怜爱了。我摇摇头说:“没事。”

  周语说:“还不赶快给城哥包扎。”

  娜娜立刻从身上摸出一个创可帖,极其小心翼翼地包在我的脚指头上,她那极其小心的样子,另人有些心疼,我觉得,这是一个打心底里自卑的女孩,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有一种想要去心疼的冲动。

  我说:“休息一下吧,娜娜。”

  娜娜立刻紧张地问道:“为什么?城哥生气了吗?不想让我给你按脚了吗?刚才我不是故意的,请城哥不要生气,以后我会小心的。”

  我温和地对她笑笑,说:“不是的,这点小伤我根本不放在心上,我是看你太辛苦了,想让你休息,你可以下钟了。”

  娜娜说:“可是,时间还没有到,不如我给你按按腿吧!”

  我犹豫了一下,发觉腿还真有点酸,便同意了。

  娜娜坐到我则面来,双手拾在我的大腿上揉捏起来。她碰到我大腿时,我身子不由一麻,就像一股电流传遍全身,我立刻就那什么了。

  她越是按着,我就越是那什么。最后,我终于有点控制不住。我向周语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让他们出去另外开一间包箱,这间包箱就留给我和娜娜了。

  周语立刻明白我的意思,找了一个借口说还有点事情要办,先走了,然后拉着景旭就走了。那两个洗脚妹见他们走了,也就下钟了。

  现在,包箱里就只有我和娜娜两个人。娜娜还在跟我按腿,我的欲望不停地膨胀。虽然我知道我有这样的欲望是不对的,可是跟一个我挺有好感的姑娘在一起时,尤其是离得那么近时,生为男人的我,的确有些情难自尽。但我并没有对娜娜做出什么无礼之事。

  我只是问她,说:“娜娜,你有男朋友吗?”

  娜娜羞涩地摇了摇头,说:“没有。”

  我又问:“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娜娜犹豫了一下,说:“没有。”

  我心里微微有点失落,我还以为她心里对我有点意思,否则她看我的眼神,怎么总是闪亮闪亮的,难道她是害羞不好意思说吗?

  我说:“如果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吗?”

  娜娜怔住了,低着头,长发挡住了她的脸,我看不清楚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沉默了一阵,娜娜说:“城哥是在拿我开玩笑吗?我知道我是什么身份,配不上城哥,所以没想过。”

  我说:“为什么说你的身份配不上我呢?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娜娜说:“我不过就是一个洗脚妹,在这种场所上班的人,都只是被别人当成玩物,没有哪个男人会对我们这样的人认真的,城哥也跟他们一样吧,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玩物?!”

  我突然有一种嗓子被鱼刺卡着的感觉,让我说不出话来。我说不出来,我是否喜欢这个姑娘,或者只是一时的冲动和同情。如果是因为这样,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她也就相当于把她当成了玩物,可是在心里我不承认我把她当成玩物,这句话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而且让我觉得自己很混蛋。

  我淡淡笑了笑,说:“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要误会。”

  娜娜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