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风冲着他们的背影道:“我呸,就这鸟样还是局长!真特么的丢人现眼。”

  陈局长刚一下楼,就在楼下向方姐投诉,说65号对他如何如何不尊重,花了钱来这里享受,结果还要被人打,还扬言要把这门足浴店给封了。

  方姐立刻对陈局长说了一通好话,暂时把陈局长给哄走。

  陈局长走一会儿,方姐就上楼来了,对我说:“城哥,这位陈局长恐怕不好惹啊,他是城南区税务局的局长,咱们这间店一直都没有上税,他要是借这个借口查封我们的店,可怎么办才好。”

  我想了一下,说:“这个你放心吧,一切事情由我来顶着。”

  方姐说:“有城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我以为陈局长只是随便威胁一下方姐,不会查封她的店。没想到没过几天,就有几个税务局的人来说要查税,说这家店没交税,要罚款。还开了几万钱的罚款单给方姐,限方姐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把罚款交了,还要把税给补上。

  方姐拿着那张罚款单,一脸哭丧地看着我,说:“城哥,您得想想办法啊,这么干下去,我这店开不成啊?”

  我说:“你放心吧,方姐,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你就偏不去交罚款,看那姓陈的能把你怎么样?我就不信一个星期之后,他们敢来封你的店。”

  方姐说:“那好吧,不过到时候要是出什么问题,城哥你得帮忙啊,我这足浴店要是封了,你让这些姐妹们靠什么生活呢!”

  我说:“你放心吧,我量那姓陈的不敢查封你的店。”

  方姐见我说得底气十足,便心安了,道:“那好吧,我相信你!”

  我想了一下,说:“方姐,你人脉那么广,麻烦你帮我打听一下陈局长家都有些什么人。”

  方姐说:“这个不用打听了,我知道他有一个儿子,特别喜欢赌钱,时常在各大赌场出入。”

  我说:“他儿子叫什么名字?”

  方姐说:“陈显著。”

  我对雷风说:“雷风,带几个兄弟到各个赌场去找一找,若是见到陈显著,就把他请到这里来,就说我江城请她泡脚。”

  雷风按我的吩咐去找陈显著。没花两天的功夫,果然查出了陈显著的下落了,我想,这一次我看那陈局长还有什么理由查封这家足浴店。

  一个星期刚刚过,陈局长果然就带人来了,一进门就趾高气扬的说要查封店。

  我说:“陈局长,先别急嘛,不如先到楼上泡泡脚再说。”

  陈局长脸一拉,道:“不必了,我只问你们一句话,这店是要开还是不开,如果要开,那就税补齐,把罚款交了,如果不开,那我们就只好把这店给封了。”

  我说:“陈局长,大家何必把事情闹大呢?说到底,不就是因为上一次姑娘没有把你侍候舒服嘛,如果陈局长乐意,不如我请局长大人到旁边的夜总会去耍乐,那里的姑娘肯定能将陈局长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陈局长见我当着他下属的面说这样的话,脸上下不来台,气得要死,指着我道:“你……你满口糊言乱语,竟敢侮辱本局长,本局长岂是你说的那种不堪之人。”

  呵,还真是个伪君子,自己明明就是那种人,还不承认,看来,在下属面前,自己也还是要脸面的。

  我冷笑道:“是么,局长大人?您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你心里最清楚了吧!”

  陈局长吼道:“你休要多言,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交罚款不交?”

  我不屑地冷哼一声,道:“不交你又能如何?”

  陈局长立刻命令下属道:“封门!”

  我也吼道:“你敢!”然后又喊道:“兄弟们,请局长大人上楼去泡泡脚。”

  两个兄弟得令立刻架着陈局长就往楼上而去。

  陈局长的秘书着急地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我让兄弟看着这几个人,然后也跟着上楼去了。

  我命人把陈局长架到一个包箱,陈局长来到包箱门口,两只眼睛就愣住了,因为他的宝贝儿子陈显著正在欢天喜地地泡脚,一边逗着妹子,一边泡着脚,还一边吃着小吃品,一看那样子,就是很逍遥很快活。

  陈局长一看到自己的儿子,便知道中了我的招,便立刻将气发到儿子的身上,道:“你这个畜牲!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还不快给我滚!”

  我说:“慢,陈局长,令郎在这里玩得那么开心,你一来就要让他走,岂不是很扫令郎的兴?”

  陈著显道:“就是啊,爹,城哥他们对我很好啊,我在这里玩得很开心啊。”

  G*更…新W最%快3上酷匠?网=N

  陈局长更是恨铁不成钢,指着他儿子道:“你……你……哼!实在是气死我了!”然后,又对我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说:“我没有别的意思,陈局长,只是觉得跟令郎特别投缘,所以请他过来泡泡脚,大家也好交个朋友,属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也请局长大人看在我是令郎朋友的份上,对这家足浴店高抬贵手。”

  陈局长现在是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因为他的儿子在我这里,用他儿子作为威胁,他就算想弄我也不能弄我,所以,只得吃了一个哑巴亏,愤怒地哼了一声,然后带着他的下属们走了。

  他那宝贝儿子见他爹生气走了,也立刻穿上鞋子跟着追去了。

  我在后面喊道:“陈大哥,有空再来泡脚啊!”

  陈显著一边往前跑,一边回道:“好好好!”

  我看着那二货,真里真心觉得鄙视。

  方姐说:“陈局长那么精明,没想到竟然生出那么个蠢儿子。”

  我说:“人都会有弱点,只要抓住别人的弱点,我就不信没有治不了的人。”

  方姐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道:“城哥,我觉得你根本就不像一个学生,我觉得你比一般的学生可怕多了。”

  我嘴角微微上扬,道:“方姐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

  方姐说:“我这不过就是实话实说罢了,我觉得你是一个能够干大事的人,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到觉得蛮有安全感的。”

  我说:“恐怕,这不是方姐的真心话吧!”

  方姐轻轻一笑,心照不宣。我在心里不由感叹,这个女人,也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