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在西郊的一条破街上找到她。当时,她淋得浑身湿透,浑身是泥水,脚上的凉鞋还破了,那样子就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女,狼狈不堪。

  这死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真是想不通,那会儿我心里本来就很怒火,找了她几个小时,急死人了,没想到她竟然跑到这种鬼地方来,电话也不开,搞什么鬼啊。

  所以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怒气冲天地咆哮道:“严芊芊,你干什么,为什么电话也不开,跑到这种鬼地方来,你神经病啊!”

  严芊芊见我那么愤怒,吓得都呆了,怔怔地看了我几眼,低下头去。看着她委屈的样子,我突然又心软了。觉得我对她真的太凶了,她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了,我还忍心骂她,是有点过分了。

  于是,我走到她身边,放低声音说:“你怎么不开电话呢,我们在到处找你,都急坏了,生怕你出个什么事情。”

  严芊芊这才道:“我……我一开始就是心里有点闷,想出来走走,可是,谁知道越走越远,最后就迷路了,所以……”

  我又忍不住吼起来说:“你迷路了,你不知道打车啊?你是傻的啊?”

  严芊芊被吓得说话都断断续续,道:“我……我身上一分钱都没装。”

  我气愤地道:“你身上没钱你不会打车来找我们啊,到了再给他钱不是一样么?你怎么这么笨呢!”

  见我那么凶,严芊芊屈委得哭了起来,一句话也没说。

  看她一哭,我心里更鬼火,你还委屈了,我们那么多人找你,找几个小时,到处都找遍了,你到好,跑到这个鬼地方来,还委屈了,于是,我又吼道:“哭什么哭,你就是笨,你还屈委了。”

  严芊芊被我吼得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边哭边回吼道:“是呀,我是笨呀,我就是不想来找你们,我情愿自己走回去,我也不要来找你们,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关你们的事。”

  此时我才明白严芊芊的心里,她情愿迷路,也不愿意打车回来找我们,让我们替她付钱,这丫头是太缺乏自信了,自尊心太强了。我仿佛明白了她心里的委屈。我拒绝她已经让她够难受了,没想到还迷路了,迷路了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已经够可怜了,还要被我骂。她怎么会不委屈呢。

  我心里一酸,伸手将她搂在怀里,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摸着她头说:“对不起!”

  严芊芊像个孩子一样,哇一声哭了出来,然后紧紧地抱着我,在我怀里哭得很伤心,她的身子湿嗒嗒地帖在我怀里,我的脸帖在她潮湿的头发上,听着她的哭声,自己也控制不住想要落泪。

  我将严芊芊哄好后,给她买了一身衣服换上,她身上的那身衣服实在是不成样子了,又给她买了一双鞋子,又带她去理发店洗了一个头,然后才打车回了学校。

  王小坏他们全都在学校门口等着,看到严芊芊回来了,都放了一口气。

  王小坏立刻跑过来拉住严芊芊的手,问道:“你没事吧,芊芊,没事吧?”

  严芊芊表情难为情,斜着眼睛偷偷看了我一眼,说:“我没事。”

  红叶菲这敏感的心思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复杂地看了看严芊芊,又看了看我,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不过到也没说什么。

  随后我们就去教室了,那会儿已经是上下午的课了。早上为了找严芊芊,大家都没上成课。下午,刚好是林艳的课。

  我跟红叶菲显然是已经迟到了。

  我说:“报告!”

  林艳不理,装着没听见一样,接着讲课。

  我又提高声音说:“报告!”

  林艳还是装着没听见,噼里啪啦地讲课。看来,这娘们是摆明了不想让我们进去。

  我正准备喊第三声报告的时候,红叶菲直接就走进教室了,样子特别拽。我也跟着她进了教室。走到坐位上坐下。

  林艳这时才停止讲课,故意刁难道:“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啊?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红叶菲双手抱在胸前,翘着二郎腿,鸟都不鸟她。我也懒得理。

  林艳愈发地怒了,直接指着门,吼起来:“给我滚出去!”

  哇擦!我看这娘们儿是吃屎吃多了吧!一天耀武扬威的。

  红叶菲一拍桌子刚想要发威,不过我抢先了,因为我怕红叶菲那脾气跟林艳干起来,到时候再闹到学校那里去,对红叶菲影响很不好,于是,我先开了口,道:“林老师,您能不能别这样,我们不过就是迟到了几分钟而已,你至于大呼小叫的吗?”

  林艳本来就恨我,所以一看到我,那脸色就特别难看,她说:“迟到就是迟到,跟时间长短无关,迟到了就得受罚,给我滚出去!”

  我觉得真好笑,这女人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硬要骑到我头上来才行么,我冷笑一声,说:“你让我滚出去,我就滚出去啊?我有那么听话吗?”

  林艳见请不动我,便将手里的书本一砸,道:“好,你不滚我滚!”说着,气冲冲的就出教室了。

  哇靠,有没有搞错啊,就这样就丢下课本走啦?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没人给我们上课,不爱学习的人是高兴了,可是爱学习的人可就怪我了,说都是因为我林老师课都不讲了,到时候学习跟不上怎么办,都怪我,虽然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埋怨我,不过,从他们对我投来厌恶的目光我就知道了,自己在这个班上还真特么不受欢迎。

  这班上的人可都是好学生,只有我跟红叶菲是小流氓,是害群之马。唉!我去。

  大家就这么坐了一会儿,班长终于忍不住了,说:“江城,你能不能跟林老师道个歉,把她给请回来。”

  什么?让我去请她?我擦!有没有搞错啊!我不爽地道:“你说什么?你怕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哦~”

  被我那么一喷,班长立刻乖乖地坐回去了,道:“当我没说。”然后悄悄地跟她同学骂我“林老师说得没错,他就是个流氓。”

  Xy更JY新}最快$"上}酷匠网w1

  班长的坐位在第一排,我的在第二排,刚好就在她后面,所以虽然她的话说得很小声,可是还是被我听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