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想了一阵,说:“那咱们就从城南开始吧,就把城南变成我们的根据地。”

  胡凯峰忙说:“大哥,城南片区那么穷,拿来干嘛!”

  周军立刻拍了一下胡凯峰的头,道:“你这个猪脑袋,城南片区虽然穷,但好歹蚂蚱也是肉,大哥的意思是咱们先把城南拿下,壮大势力,再吃大鱼。”

  胡凯峰嘿嘿傻笑几声,道:“是是是,大哥说得对,先抓小虾,再吃大鱼,嘿嘿。”

  周军瞪了他一眼,骂道看你那傻样儿,然后又对舅舅说:“大哥,该怎么办,你说吧!”

  舅舅想了一下,说:“你打电话到来福堡订一桌菜,明天我要请客。”

  周军领会地道:“是!”然后便将兄弟们都给遣散了。

  大概的意思我听出来了,他们要攻打南城,然后把城南变成根据地,哇擦,没想到舅舅的野心还挺大的。不过,明天要在莱福堡请客,这是什么用意啊?请谁呢?

  茶室一下子又变得安静起来,气氛也轻松了,舅舅从楼下上来,然后把我叫进包厢,包厢里摆得有沙发,和一个茶机,茶机上摆了一套茶具,看样子,这个包厢不是给客人用的,而是舅舅专用的场地,他平常应该就是呆在这里了。

  舅舅一边泡茶,一边说:“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大晚上的,你就不怕你妈担心么?”语气中有点责怪的意思。

  我干笑了两声,道:“其实我是跟踪你来的。”

  我舅舅愣了一下,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你说,你跟着我干嘛?”

  我忙道:“舅舅,不如我跟着你混吧?”

  我舅舅又怔了一下,笑了一声,说:“你这个小兔仔子,不好好读书,还想跟着你舅混社会,真是应该好好管教管教了。”

  我失落地叫道:“舅舅,我有在好好读书啊,我成绩一直都挺好的,可是,我也有我的梦想,我想跟您一样,有天能够呼风唤雨。”

  我舅舅又怔了一下,然后笑起来,好像觉得我很无知一样,道:“你这小兔仔子,舅舅何时能够呼风唤雨了?一山还比一山高,知不知啊,舅舅就算再有本事,还不是吃了那么多年的牢饭,现在年到中年,还一无所有,说到底,你舅舅无非也就是个失败者,你可千万别学舅舅,要好好读书,将来有个好前程。”

  我反对地叫道:“谁说好好读书就能有好前程啦,再说了,我也没觉得你失败,反而,我觉得您特别英雄,反正,我就想成为你这样的人。”

  舅舅沉默着,没说话,只是倒了杯茶喝着。

  我看他不理,便又道:“舅舅,好不好嘛,让我跟着你,哪怕当个跑脚的也行。”

  舅舅突然严厉地看着我,道:“废话少说,滚回去好好读书,天都那么晚了,你妈会担心你的,快回去吧!”

  一看舅舅发伙了,我就不敢再跟他提这件事,只好郁闷地走了。

  下楼,看到周语在店门口一伸一缩的,想进来,又不敢进来的样子。刚才我只顾自己看精彩,都把他给忘记了。

  周语见我出来了,立刻拉着我问:“怎么样?刚才这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我郁闷地说:“没什么。”心里还在因为舅舅不肯让我跟他的事情而失落。

  周语很好奇地说:“说说嘛!刚才我看到那么多人进去,把我吓死了,里面有没有打起来啊?”

  周语一句话,顿时让我想起刚才舅舅踢人的样子,太帅了,从二楼拉着绳子就飞下来了,擦,这种场景只在电视里见过嘛,没想到他身手那么牛。真是太了不起了!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我更加想要应该跟着他了。

  我笑了一下,说:“明天有没有兴趣去来福堡?”

  周语疑惑地道:“去来福堡干嘛?吃饭啊?”

  我说:“不是我们吃饭,而是看别人吃饭。”

  周语还是一脸疑惑,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舅舅明天要在莱福堡请客,我想,请的必定是“江湖中人”,这种好事情,我可不想错过。

  刚好,第二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课,我决定去来福堡见见世面。

  第二天,我和周语早早就守在我舅舅的茶室门外,等他们出门,好尾随他们去来福堡。结果,等了大半天,人都不见一个。

  一直到快要到下午快要吃晚饭的时间,才看到舅舅和周军他们出来。

  周语拍拍我的肩膀说:“出来了出来了。”

  酷r匠‘N网%唯一正版,其{e他7B都q》是s5盗(版pP

  我一看,果然是他们。他们上车后,开着车往前走,我们也立刻开着车跟了过去。

  我们从城西,一直尾到城南的来福堡饭店。

  到饭店门口,舅舅的车停了下来。我们也停了下来。

  随后,看到又有几张车来到饭店门口,每张车上都下来好几个人,而且一看,都是混的。

  他们跟我舅舅寒暄了一阵,然后就进去了。看他们进去了,我们也尾着进去。

  我和周语躲在包箱门外,偷听他们说话。

  舅舅说:“今天宴请诸位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大家聊聊现如今这局势,如今这昭州市东北西三个片区,均被山东,河南,振雄帮给霸占着,而这城南片区则归于诸位所有,想想我凡剑,十年前也是一条汉子,地盘也不少,然而却遭小人所害,身陷牢狱之灾,还好兄弟我大难不死,今天才能跟各位在这里喝酒吃饭,可是,兄弟的地盘却早已归于别人之手,所以,兄弟想要拿回来,这件事情,还需要仰仗诸位才行啦!”

  那几位,面面相觑。不明白舅舅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其中一个男子,客气地站起来,说:“凡大哥的威名,兄弟早就听说过,咱们这些人,不过就是小打小混,混口饭吃,凡大哥要是有用得到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能为你效力的,我们义不荣辞,至于办不到的嘛,兄弟们也就只好无能为力了。”

  这话说得漂亮,既没推辞,也没答应。其他三位也跟着点头。

  舅舅怔了怔,觉得这小子还跟自己打太极,于是直言不讳地道“好,既然如此,那兄弟我也就直说了,我想跟诸位借点地盘来用用。”

  借地盘?这地盘能随便借的吗?借给他,我们吃什么啊?再说了,借了会还吗?所以,舅舅这话一出口,那几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