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周语下车,装着客人的样子,往茶室走去,可是刚走到茶室门口,就被站在茶室门口的两个男人给拦住了,那两男人说:“今天不营业!”语气听起来很强硬。

  周语刚想表明我们的身份,我忙跟周语使了使眼色,说:“不营业算了,换一家吧!”

  然后我和周语回到车里,打算在车里继续观望。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茶室里有响声,好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好像是打架了。我和周语立刻提起十二分精神,盯住茶室。

  紧跟着,就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从茶室里飞了出来,重重地飞在马路上。靠,这是什么情况?我和周语一阵唏嘘。

  接下来,茶室里又没动静了,而那个人,在马路上躺着哼叫了一会儿,爬起来东倒西歪地走了。

  茶室里,依然没有动静。

  后来没过多久,突然有几十辆车子往这条街开过来,一看那形势我就觉得大事不好,我立刻推开车门,往茶室里跑去,我跑进茶室就开喊:“舅舅,有人来了!”

  当时,我舅舅跟他的兄弟们全都在楼上,那茶室很大,是两层楼的那种,楼上还有包箱。而茶室的地上,有一些撒落的碎玻璃,应该就是之前打那个人的时候,弄坏的。

  我刚喊出来,我就被刚才看门的那两个男人给抓住了,舅舅听见我的喊声,从楼上伸头出来看,看到是我,眼神有点责备之意,道:“你怎么来了!”

  抓住我那两人,见舅舅认识我,便把我放开了。

  我又重复了一遍:“有人来了!”

  我刚话说完,便见一伙人拿着刀子冲进屋来,见人就砍,刚才抓住我的那两个男人背上几乎是同时挨了刀子,我被吓坏了,自然反应地顿下身子,却被一脚踢翻到地上了,紧跟着,一把刀向砍了下来,眼看那刀子就吹到我身上了。

  “当”一声,一个硬币打在刀子上,刀子被弹到一边。同时,一个身影从二楼飞身而下,手里抓着一根绳子,借助绳子的拉力,犹如飞岩石走壁一般,踢到那些人身上,“砰砰砰”一圈下来,对方好几个人几乎是同时飞了出两三米。

  哇擦,不会吧!我惊讶之际,只见舅舅站在我面前,把我拉起来,责备地道:“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快上楼去。”

  我听舅舅的话,立刻跑到楼上去了。

  那些人,见到我舅舅,不敢再往前冲,看来我舅舅还挺有威严的。我舅舅的那些兄弟,手里也都拿着武器,与那些人站面对立面,不过,人数没那些人多。

  我一个人站在楼上,紧张地看着下面,看接下来会怎么样。

  紧跟着,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那个男人步伐沉稳,定气神灵,那么淡定,看来,这样的场面,他应该是经常经历。而且,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对方的老大了。

  舅舅见到那个人,脸色似乎有点不愉,而且眼睛里还冒着仇恨的目光,看那形式,他们俩应该早就有恩怨了,而且恩怨还不浅。

  不过,表面上看起来,到并不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很平静。

  男人嘲讽地笑了一声,说:“哟,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死在牢里了,没想到竟然出来了,你可真是福大命大啊!”

  这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有点古代太监的味道,反正就是听起来很不舒服。真是奇了怪了,长得那么男人,没想到这声音,竟然像个娘们儿。真够让人恶心的。

  g2酷匠网永u久$免r!费hA看小Io说7

  舅舅冷笑一声,说:“是啊,托你的洪福,我不但没死,反而还提前出狱了,我没死,想必,你一定很遗憾吧!”

  “哈哈哈哈,”男人一阵阴柔的笑声,道:“老天没让你死,那说明是想给我一次亲手杀你的机会,凡剑,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你!”后面这几个字,音特别重,透着强烈的杀气。看来,他们之间的恩怨果然不小。

  舅舅不屑地一笑,道:“奉陪到底!”

  那个男人一咬牙,向舅舅伸出手来,看起来是要跟舅舅握手。但是,那个架势,似乎不仅仅是握手那么简单。而是想试一下舅舅的功力。

  舅舅面无表面,慢悠悠将手伸了过去,两只有力的手握在一起,顿时感觉关节咔咔着响。两人都在用力。

  那个男人的脸色,微微有所变化,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痛苦之色。

  而我舅舅却依然面无表情。看样子,那个人的身手,应该比不上我舅舅。

  二人握了大概十来妙的样子,那个男人先松开了手,脸上的肌肉因为隐忍的疼痛而轻微抖动了两下。

  然后,暗暗活动了两下手指,用仇恨的目光瞪了舅舅一眼,冷哼一声,道:“我们走!”

  然后带着他那些兄弟走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可同时也觉得还不够刺激,就这样就完事了?我还以为会大干一场呢,没想到,就这样就走了。

  等那些人开车走后,周军气岔岔地对舅舅说:“大哥,我已经忍不住了,咱们就跟他们拼了吧!”

  舅舅说:“别着急,咱们再等一等,就凭现在咱们的实力,和黑天虎硬拼,吃亏的多半是我们,咱们得耐心点,现在的当务之及是,要把我们以前的地盘给收回来,现在,那些底盘都落到了谁的手里?”

  哦……,原来刚才那个男人就是黑天虎,振雄帮的老大,我说怎么一看起来就阴阳怪气的,不是只好鸟。

  周军道:“那三个大帮各站了一部份。”

  那三个大帮应该就是指振雄帮,东北帮,河南帮了。那么说,舅舅在坐牢以前也是有地盘的,现如今,地盘都在别人的手里了。而且还是在大帮的手里。要拿回来,这可是一件难事。

  舅舅想了一阵,说:“原来在他们手里,看来,这件事情还得再缓一缓,但迟早会拿回来的。”然后,又沉默了一阵,道:“城南片区现在是谁在当家?”

  周军说:“城南片区商业不发达,所以都是一些小帮小派在糊搞乱混,吃些漏网之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