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又是一紧,这死丫头要干嘛,就算杀人也轮不到她来啊!

  可是没想到这死丫头并没有要杀峰子的意思,而是让兄弟们把峰子拉起来,然后又将峰子的的左手放在桌子上。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她要干嘛了!这死丫头心也够狠的。

  峰子瞳孔睁得老大,惊恐地看着红叶菲手里的钢管,扬起,再重重地落到他放在桌子上的那只手臂上。

  “咔嚓”骨头碎裂的感觉,峰子的左手都市瘫在桌上,峰子惨叫着,额头上的青筋被震得冒了起来。

  “不许动!”门口数个声音同时传来。

  门外数十个警察举着枪,对着我们,红叶菲手里的钢管被吓得掉在地上。而峰子却滚在地上惨叫。

  我心想,糟糕,警察来了,这一下麻烦了。特么的,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

  随后,救护车也来了,雷风和峰子都被送去医院,而我们全都进了警察局。

  警察把我们挨个的审问了一通,然后说我们不但故意伤人,还损坏财物。我说全都是我干的,跟他们无关。

  警察说,哟,你小子还有点江湖义气嘛,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真不知道你爹妈是怎么教养你的,你们这些人一个也跑不了,人人都有份,先关起来再说,至于关多久,要看受害者伤情而定。

  就这样,我们全被弄到黑屋子里去了。

  我心情很糟糕,到不是因为被抓了,而是担心雷风的伤势,峰子那一钢管打在头上,我真害怕会出人命,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爸妈交待。

  周语说:“城哥,现在该怎么办?”

  我摇摇头,没有心思想其他,一心只想着雷风的伤势,都怪我大意,竟然让峰子砖了空子,否则他也不会挨那一棍。

  王小坏说:“城哥,我们不会被判刑吧?”

  我说:“你们放心吧,这件事情是我带头干的,就算要判刑,也会判我的刑,你们只是砸坏了机器,应该问题不大,顶多说你们损坏财物。”

  周语说:“城哥,有事大家一起扛,如果要坐牢,我们跟你一起坐。”

  王小坏说:“对,要坐牢大家一起坐,进了监狱,兄弟们照样能在一块儿。”

  我说:“算啦,现在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如果要判刑,你们就尽量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兄弟一个人蹲牢房,比大伙儿蹲牢房要强。”

  东方洪说:“对了,菲菲呢?”

  ?)酷|N匠@D网+t唯一I正Q#版G,其他5都‘x是)盗{版u,

  这时,才想起红叶菲被关在了另外一间,因为只有她是一个女的,唉!真是难为她了,她一个女孩子跟我们一块儿蹲黑屋子,真是,唉!都怪我,干嘛要让她一起参加这件事呢!

  周语说:“放心吧,菲不会有事的,她跟一般的女孩不一样,相信她挺得住。”

  我们在黑屋子里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警察把我们校长给喊来了,而且还把家长也请来了。

  周语家比较有钱,关系也比较好,所以第二天早上就把周语放出来了。

  别的兄弟,没怎么参加这件事的,也都一个一个的放出去了,最后还有东方洪和王小坏我们几个。

  后来,我舅舅跟我妈也来了。

  派出所所长跟我舅舅关系貌似还不错,知道我是我舅舅的外甥,对我还挺客气的,亲自把我带到所长办公室。

  我妈跟我舅舅坐在所长办公室等我,我妈一见到我,冲过来就揍我,要不是我舅舅拉着她,她狠不得把我给打死。

  舅舅发了一根烟给所长,说:“这次又给陈所长添麻烦了。”

  所长拉过烟,笑道:“小孩子不懂事,像他们这个年纪正是冲动的年纪,难免会犯点错误,不过,这个小同学到还挺有你当年的风范,真是有其舅,必有其外甥啊。”

  舅舅呵呵笑道:“老哥说笑了,兄弟这个外甥啊,平常都挺乖的,成绩也好,只是最近粘上了些小混混,竟然学着打架斗殴了,你说这……唉呀,现在的孩子真是难管啊。”

  陈所长说:“可不是么,我家那孩子还不是一样,年纪跟这孩子差不多,也是整天让人不省心,我们做父母的啊,可真是操碎了心喽!”

  我卡,没想到这二人竟然聊起了家长,真让人受不了。

  聊了好一会儿,我舅舅才说:“哥哥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了,正好兄弟也有事还要去办,就先走一步了,兄弟有空再请老哥喝茶。”

  陈所长连连说好,然后跟我舅舅握了握手,就把我给带走了。

  不是吧,就这么简单?我觉得我舅真是太牛逼了,这种事情也三言两语就摆平了,什么情况啊!我对我舅可真是越来越搞不清楚状况了。

  从所长办公室出来,我就悄悄对我舅舅说:“舅舅,能不能把我几个朋友也弄出来,我还有几个朋友也被抓进来了。”

  我舅舅拍了一个我的头,说:“小东西,舅舅刚从牢里出来,你就给舅舅添乱,你是不是还想你舅舅再蹲一回监狱啊!”

  我可怜巴巴地道:“求你了舅舅!”

  舅舅无奈地看了看我,说:“那好吧,看来你舅舅我又得多破坏点钱财了,记住喽,下不为例。”

  我立刻说:“好好好,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我妈见我跟我舅舅说悄悄话,眼睛一瞪,道:“跟你舅舅说什么呢?”

  我干笑道:“没说什么。”

  我妈又是一瞪,指了指我,又指了指舅舅,道:“你们两个啊,真是没一个另人省心的。”

  舅舅开玩笑说:“人家陈所长都说了,这叫有其舅,必有其外甥!”

  我妈无奈,只得做罢。不过,我舅舅这个人,我真的搞不懂了,他到底有什么关系网,一个刚刚从牢里出来的人,竟然能够那么牛逼,我服了!

  我对我舅舅越发地好奇了,我说:“舅舅,你最近在干嘛?”

  舅舅说:“关你什么事,回去好好上学,别再给你舅舅我舔乱,舅舅现在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办,你就给我省心点,别再惹麻烦,听见没有?”

  看来,他还真是什么都不告诉我啊,哼!你不告诉我,我不会自己查啊!我嘟了嘟嘴,道:“知道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