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地上捡起那把刀子,感觉有千金重,我要用它刺我眼睛,我怎么办得到,我办不到啊!我真的办不到啊!我感觉我手脚都在发软。可是,我也没有退路,难道要让我跪下来救他吗?不,那还不如我挖掉眼睛。罢了,挖就挖吧,不过就是一只眼睛而已,另一只照样能看得见东西。

  我心一横,说:“好,你先把他们几个放了!”

  威哥手一挥,让人放了他们,他们几个泪流满面地看着我。

  我忧伤地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然后心一横,鼓起勇气,抱着必死的心,举起刀,一刀戳向自己的眼睛。

  “当”,一块硬币打在我刀子上,我戳下去的刀子没戳中眼睛,而是从脸旁滑了过去,好险!

  谁这么大的力气,一块硬币竟然震麻了我的手臂?

  我转头一看,二十米开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穿着黑色的风衣,貌似电视里许文强穿的那种,那种风衣九几年的时候特别流行,我舅舅以前就经常穿那种风衣。

  那个男人的长相似曾相识,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的,没错,舅舅,他就是舅舅,这么多年没见了,他的样子变了好多,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他比现在要瘦一些,现在更状实了,更成熟了。

  唰,仿佛一束阳光照射在我心头,刚才我还一遍黑暗,此刻竟然充满阳光。舅舅,我简直就是崇拜死你了!

  “城城!”我舅舅叫了我一声,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舅舅!”我激动地喊着,冲过去一把抱住他,我觉得他好高大,身才好脍,好帅,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威哥看到我舅舅,脸色大惊,轻轻念了一声,“凡剑!”他认识我舅舅?凡剑是我舅舅的名字。

  豹子等人疑惑不解,但很显然也很清楚来者必定不是普通人。

  舅舅此时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威哥身上,表情虽然平静,却无形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威严感,一字一句地念道:“杨-子-威。”

  原来,威哥的名字叫杨子威,他们果然认识,而且,其中的故事看来还不少。

  威哥见到我舅舅,似乎好像挺害怕的样子,他说:“凡……凡剑,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我舅舅冷笑一声,说:“我要是那么容易死,我就不叫凡剑了,怎么着,杨子威,十年不见,你还在混啊?混出个什么名堂来啦?意思,你还在黑天虎的手底下做事?黑天虎可有重用你?”

  听这话的意思,我舅舅竟然也认识振雄帮的老大黑天虎,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威哥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豹子等人似乎并不认识我舅舅,只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威哥,见威哥不敢说什么,他们也不敢说话。

  舅舅说:“回去告诉黑天虎,就说我凡剑回来了,有空一定登门拜访!”

  威哥一句话不说,带着他的兄弟们开车走了。

  我擦,什么情况,我舅舅一来,那些凶神恶杀的人,全都灰溜溜走了,我舅舅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这么牛,我真心被折服了。

  红叶菲和雷风等人更是一脸的不解和惊讶,搞不清楚状况,原来,我果然有靠山啊!没想到这么厉害的人竟然是我舅舅。

  舅舅一脸温和地摸了摸我的头,就像小时候一样,说:“城城,想舅舅没有啊!”

  我搂住舅舅的肩膀,高兴地说:“舅舅,不是说您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来吗,怎么现在就出来了?”

  舅舅说:“舅舅想要出来还不容易吗?刚才我去看你妈了,你妈说你在上学,舅舅就来接你放学来了,走,咱们回家吧!”

  我擦,什么情况,这么牛,想出来就出来。

  我尴尬地笑笑,说我还有几个朋友在这里,我舅舅看了红叶菲他们一眼,说:“这些就是你的小朋友啊?”

  厄……什么小朋友啊,我们都上高中了好不好啊,我傻笑两声,点头说:“嗯。”

  舅舅伸手跟他们握了握手,说:“小朋友们,我是江城的舅舅,我跟我外甥多年不见了,亲人团聚,要早点回家,就不奉陪了,你们也早点回家吧!”

  几个人立刻行礼喊叔叔再见,然后对我使了使眼色,全都走了。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飞奔过来,“噶”一下停在我们面前,从车上下来一个男子,年纪跟舅舅差不多大,男子打开车门,打手势请舅舅上车:“大哥,请上车!”

  我靠,什么情况,我又是一阵惊讶,竟然还有人开车来接他。

  舅舅拉着我手上车,车上还有两个男人,他们叫舅舅都叫大哥。我疑惑不解,我舅舅刚出狱,怎么就会有兄弟,真是想不通。

  车上的这几个人,一个叫周军,还有一个叫胡凯峰,开车的那个叫雷震,他们年纪都跟舅舅相差无几,舅舅让我叫他们都管叫叔。

  他们把我和舅舅送回家后,开车走了。舅舅在家里吃了一顿家常菜,多年没跟我妈见面,姐弟两有说不完的话。当知道我妈跟我爸感情不和时,我舅舅只是叹了两声气,并没有要去收拾我爸的意思。看来,他到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后来,没过多一会儿,又有人来接他,他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干嘛去了,我只是听他说,他有事要办。

  我问我妈,我舅舅在干嘛,我妈说,我哪儿知道,你舅舅除了干那些不正经的事情,还能干什么事情。我说,是不是打架去了,我妈说,谁知道,你少管你舅舅的事情,你把你的书读好就行了。

  我妈一骂,我就不敢再问了。但我知道,我舅舅肯定在外面活动,但具体做些什么,我真的一无所知。

  第二天上学,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比以前更崇拜了,而且很羡慕的样子,觉得我有那么一个牛掰的舅舅,真是了不起。老实说,我舅舅回来了,我也挺得意的,一下子觉得干嘛都有信心了,也不再怕谁了。

  红叶菲说:“真没想到你有这么威风的一个舅舅,这一下咱们就算有靠山了。”

  雷风说:“你舅舅是哪个帮派的,能不能把我们也给收了。”

  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对他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他不告诉我,我也不敢问。”

  东方洪说:“要是咱们能跟着他混就好了,你跟你舅舅说说呗,让他收我们做小弟。”

  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这件事恐怕没戏,我舅舅打心眼里觉得我们是小孩子,那种危险的事情,肯定不会让我们参与的。”

  雷风失落地说:“那怎么办啊?”

  酷}匠\{网永W久免费看小说q

  我说:“放心吧,慢慢来,难说有一天我们还能帮到他,不过目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办!”

  雷风说:“什么事?”

  我说:“报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