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怔怔地看着王小坏,老天爷,这两人竟然打野战,我靠,这么开放,荒郊野外的就被人给吃了。可一看王小坏那哭相吧,觉得这小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一时好奇,就追着问:“然后呢?”

  王小坏说,然后,我们就坐在树下聊天,她问我喜欢她什么,我说我什么都喜欢,她说,最喜欢哪里?然后我就自反应地盯着她的前面看,我这一看吧,我……我就,我就控制不住地想摸,可是我不敢,我怕她会生气。

  她见我看着她的前面,然后就指了指她的前面,问我是不是最喜欢她那里,我紧张死了,我本来想摇头的,可是一紧张竟然点头了,然后她沉默了两秒,说,可以给我摸一下,算是报答我对她的喜欢,她说她不会爱上我,但也不想我爱上她,她说她不想欠我什么,给我摸一下,就算扯平了,让我以后不要再喜欢她了。

  我心里觉得疑惑不已,但很快又想明白了,觉得能够理解严芊芊的做法。

  严芊芊为了不欠王小坏对她的情义,竟然愿意给他摸一下,因为她不能用同样的情感回报给王小坏,所以让他摸一下算是扯平。

  不知道怎么着,突然之间,我心里有点酸酸的,我觉得严芊芊应该不像传说中的那么贱,虽然她的做法,一般人理解不了,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并不是一个贱人,突然之间,我不想再嘲笑严芊芊。我觉得,她只是不想欠任何人。因为她无法喜欢上王小坏,所以用这样的方式还给王小坏。

  我说,那你摸了吗?

  王小坏一脸哭相地说,我没有,她误会我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拍了拍王小坏的肩膀,说:“嗯,你做得对。”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对严芊芊有了一点兴趣,我所说的兴趣并不是对她有那方面的想法,而是觉得她有点与众不同,或者说,我对她有点同情。反正,我不想再听有人在背地里说她是坏女人,当然也不想一些思想不单纯的男生占她便宜。

  i看I正3版章F节上:酷匠(_网

  有一天放学后,出学校门,我看到好几个男生围着严芊芊,乱七八糟地说话,而且还时不时地卡一下油,我还亲眼看到一个男生摸了一把严芊芊的胸,严芊芊要追着打那个男生,却被另外几个男生拦住,嘻嘻哈哈地调戏,可这个傻瓜竟然不懂得拒绝,还把别人对她的调戏当成是喜爱。我说呢,难怪大家都说她是骚货。其实她不是,她只是太傻了。

  我看不过去,所以走了过去,我说:“你们干什么!”

  那几个男生见是我,自然不敢吭声,灰溜溜地走了。

  严芊芊见我把那些男生都吼走了,看我很凶的样子,然后便道:“你干嘛这样啊,其实他们不坏。”

  我有点生气地看着严芊芊,说:“你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别人在占你便宜耶!你是傻的吗?你不知道拒绝吗?”

  严芊芊被我那么一骂,立刻低下头去,沉默了一阵,然后再抬起头来,已是满脸泪水。

  我皱眉头,说:“你哭什么啊,我又没把你怎么样,要是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严芊芊哭着说:“我没有斯冰研的命好,有你保护她,也不像红叶菲那么威风,可以自己保护自己,我不过就是一个自甘堕落的女生,那些男生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我根本就不在乎。”

  看着眼前这个堕落的女生,我心里觉得有点难过,没有人天生就是一个堕落的贱人,她为何如此绝望,是什么东西使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她,心里有点酸,也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我本来不想管,因为这根本就不关我的事,可是我总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拯救的女生。当然,我也没有那么伟大,我又不是救世主,可是,这会另我心里不舒服,也许是对这个世界要求太完美,我不喜欢看到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就不由自主地管起闲事来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这是在放弃你自己,你懂吗?”

  严芊芊捂住嘴,蹲在地上哭泣,她哭得很伤心。我想,她心里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然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会堕落到如此地步。我想要跟她谈一谈。

  我说:“你有空吗?我请你喝欣料。”

  严芊芊停止哭声,满脸泪水地抬起头看着我,有点意外,也有点惊讶,当然也有点喜悦。

  我带着严芊芊去附近的一家冷饮店喝冷饮。然后,慢慢地打开她的心扉,听她讲故事。

  原来,严芊芊在十五岁的时候被人欺负过,她说有一次她跟两个女生去酒吧玩,被几个男人灌醉了,拉到酒店去,然后就给……,那时候她还是个处女。自从被人玷污之后,她就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干净的人了,连自己都睢不起自己的时候,人怎么能不堕落,所以她才会这个样子。知道她过去曾这么不幸,我心里很痛苦,也很愤怒,觉得一个好好的姑娘就这样被人给毁了。

  我说,那报警了吗?她说她不敢报警,那个男人威胁她,如果她敢报警的话,就杀了她全家。意思就是那个欺负她的人,现在还逍遥法外。

  听到这个我很愤怒,双手控制不住地捏得紧紧的,牙齿也咬得咔咔着响,我想,这个世界需要正义的力量,我最看不习惯的就是这种不公平的事情。从这时候开始,我心里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为严芊芊讨回一个公道。

  我说,是哪一家酒吧你还记得吗?欺负你的人是谁你还记得吗?

  严芊芊说,化成灰我也认识。

  还有,跟她一起去酒吧的那两个女生也被玷污了,是被他们一伙的另外两个男人欺负的,其中一个女生被欺负之后,没多久怀孕了,由于不敢告诉家里人,又承受不了心里压力,然后自杀了。另外一个听说去外地打工了。

  知道这个事情,我很愤怒,愤怒得头顶冒烟,我觉得如果不替她们讨回公道,我就不是个男人。

  我说走,你带我去那家酒吧认一认。

  严芊芊说,不必了,你是弄不过他们的,他们势力很大,是道上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