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不怪我,她说:“江城,你不要自责,是我自己愿意的。”

  我的眼泪更加汹涌澎湃,内心更加疼痛,你为什么不怪我,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为什么不怪我,我拉住红叶菲的手,打我自己的耳光,你打我吧,你打我吧,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

  红叶菲把我抱得更紧了,哭着道:“江城,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你这么痛苦会让我心碎的。”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为什么不怪我,你为什么这么傻?菲菲,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弥补你,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面对你,菲菲,对不起,对不起!我紧紧地抱着她,心里的内疚,让我想要杀掉我自己。

  红叶菲捧着我的脸,擦着我脸上的眼泪,道:“你不要这样,就当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好吗?江城,我爱你,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你不要心里觉得对不起我,我爱你,我不要看到你痛苦,就当我们什么都没有过,我们依然是好哥们儿,好兄弟,好不好?”

  她这么说,我心里更加难受得捞心抓肺,我狠狠地抓住自己的胸前,真想杀了我自己,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们已经这样了,怎么能回到从前的关系,哪有哥们之间还能上床的,啊,我就是个混蛋,我就是个畜牲,我就是个伪君子,菲菲,菲菲……

  红叶菲紧紧抱住我,哭喊道:“江城,江城……”

  啊哈……

  那天晚上,是我一辈子哭得最历害的一次,因为对菲菲的内疚,加上我们破坏掉的“兄弟”情义,再加上,我自己无法对她进行弥补。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可是却被我破坏了,这种关系的破裂另我痛苦,我觉得很可惜,最重要的是,我也无法把她当成我的女人看待。

  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无论我把她当成我的“兄弟,”还是把她当成我的女人,我都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我只有愧对她,这份愧疚会让我一辈子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

  那天晚上,我从红叶菲家出来了,自己一个人走在街上,已经是后半夜了,街上人很少,空气也很冷,我身上就穿着一件衬衫,我冷得发抖,这样的寒冷能令自己清醒。想着我对红叶菲做的事,我明白了什么叫做一时足成千古恨。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我在街上一直走,走了一个通夜,最后,终于下了决心,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这点担当都没有,我就不是一个男人.于是,我又返回去。

  我站在红叶菲家楼底下等她,红叶菲推开窗户,看到我站在楼底下,然后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她不想用这样的方式逼我就范,她要的不是这样的爱情。

  我在楼下站了很久都没等到红叶菲,直到上课的时间已经到了,红叶菲才从楼上下来,她用一双忧伤的眼睛看着我,说:“快去上学吧,顺便帮我请个假。”

  我猛然膝盖一弯,跪在她面前,道:“我要对你负责,做我老婆吧!”

  红叶菲愣了一下,咬了咬嘴唇,道:“那斯冰研呢?”

  我愣了,就是啊,斯冰研呢,难道我要把她给甩了吗?我是个畜牲,我真的是个畜牲,我同时伤害了两个女人,都是我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两个女人,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了。

  红叶菲盯着我看了一阵,脸上突然轻松一笑,把我拉起来,说:“好啦!你还学人家搞浪漫啊,我才不跟你好呢,我根本就看不上你,昨晚的事情我全都忘记了,走吧,我们上学去。”

  看着红叶菲一副轻松的样子,我反而弄不清楚状况了,难道她在跟我玩过家家吗?可是,哪有这么玩的啊,昨天晚上我已经把她的第一次给要了,她难道一点都不在呼吗?我心里一片疑惑。

  红叶菲却轻松地挽着我的手走了,仿佛她依然是我的好哥们儿好兄弟。

  我和红叶菲还没走到学校,就听到学校的喇叭在放歌,通常情况下,只要喇叭在放那种歌就表示有活动,学校不上课。此时才突然想起,今天是校庆,竟然都给忘记掉了。

  雷风他们一伙人站在学校门口,看样子是在等我们。一看到我跟红叶菲一块儿来,个个的眼神都怪怪的。

  ¤酷@_匠网W永s久(m免。a费m看E》小说。

  雷风开玩笑说:“我擦,昨天晚上你们两个不会是睡一起的吧!连来都一块儿来。”

  我眼神有点心虚,也有点尴尬。雷风这小子向来说话不动脑子,张口就来。

  红叶菲还是像平常一样的口气,说:“关你鸟事,你们怎么站在这里,里面不是在搞活动吗,干嘛不参加啊?”

  雷风说:“靠,这鸟活动有什么好参加的,无非就是听领导们讲一些鸟语,趁现在活动还没开始,我们闪吧,租自行车去郊区玩去。”

  红叶菲立刻道:“好啊,好主意。”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不妥,不管怎么样,今天是校庆,要是我们一下子消失了那么多人,老师肯定会找我们算账的,不管怎么样,校长是斯冰研的伯伯,我应该尊重他,何况那老头子并不怎么讨厌,我不想过份的违反校规,让他难堪。

  我说:“还是算了吧,反正今天是校庆,肯定有节目看的,不如就等着看节目好了。”

  周语本来就想看节目,因为他女朋友兰利要出演,所以一听我那么说,立刻咐合道:“对啊对啊,还是留下来看节目吧!”

  王小坏也说:“对啊,这正好是一个瞧美女的好机会,听说严芊芊也有节目,我正想看看她那小蛮腰。”

  一听说严芊芊三个字,我们所有人都怔了,定定地看着王小坏,然后一起“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没想到王小坏竟然对严芊芊感兴趣,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雷风说:“小坏,你了解严芊芊吗?”

  王小坏傻傻地摇了摇头,看来他当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到过严芊芊这个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