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风他们见我这么残忍,都被我吓到了,觉得我真能狠下手。

  但我觉得,在这个社会上混,狠心是必须的,不对他人狠,那他人就会对你狠。要是他们亲眼看到这个畜牲用皮带抽打斯冰研的时候,想必他们就能理解我了。

  我又一脚踩在他断掉的那只腿上,慢慢加力往上辗,威哥的表情越来越痛苦,惨叫声也越来越强烈,一边叫唤,一边喊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我更加用力地踩在他腿上,看着他更加惨烈地叫唤,“你要杀了我是吧,我特么的先杀了你,”我重新抬起脚用力一脚踩上去。威哥再一次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表情因痛苦而变得扭曲,额头上冒起一颗颗汗珠。

  雷风怕弄出人命来,忙劝我,城哥,差不多了。

  我这才把脚从他腿上拿下来,然后,吩咐他打电话给豹子和那天跟他一起绑架我们的那个人。

  威哥痛恨地瞪着我,骂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敢这样对我。”

  咦?还敢威胁我,我特么管你是谁,就算你是李刚他爸我也照样收拾你,我又一脚踢到他身上,吼道,快点打电话。

  威哥面目狰狞地指着我,依然威胁道:“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是振雄帮的,黑天虎是我大哥,你去打听打听……”

  #酷{Y匠网‘唯@一`a正版5,hR其他都!¤是盗.y版{

  听说是振雄帮三个字,东方洪脸色一下就变了,立刻把我拉到一边去,小声对我说,振雄帮的人不能惹。

  其实,我也隐隐约约听人说起过振雄帮,听说是一个很大的帮派,九几年的时候就创立了。那个时候新起打工热朝,很多年轻人都跑到城里来闯荡,振雄是我们省的一个贫困县,俗话说,穷山饿水出刁民,振雄人天生好打架斗狠。

  九几年的时候,有很多振雄人到城里闯荡,专们干些违法的事情,偷盗,抢劫,贩毒无恶不做,后来就直接创立起了振雄帮,帮会里的人几乎都是振雄人。

  很多人对振雄人的印象都不好,甚至有些规矩的振雄人出去找工作都很困难,因为老板一听说是振雄的就拒绝录用。

  这个市里的黑色势力除了振雄帮外,还有一个东北帮和一个河南帮,这三个派帮的名气都是响当当的,专吃大鱼大肉。其余的都是一些小帮小派,只能是混点虾米吃。

  威哥说他是振雄帮的人,我觉得他的确有点带振雄人的口音,老实说,我心里也被吓了一跳,不过现在已经结仇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所以我表现得很淡定。

  我又抬起一脚踢在威哥身上,我管你马的振雄帮还是黑天虎,我特么的还是东北帮的呢,这电话你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威哥见我连振雄帮的人都不放在眼里,又听我提到东北帮,脸色一惊,叫道:“什么?你是东北帮的?”

  一看威哥的脸色,我就知道他对东北帮也忌惮三分,于是,就打算借用东北帮的名头吓唬吓唬他,说,对,东北帮的人你也敢惹,你是欺负我们东北帮没人还是怎么着?我本不想跟你结仇,可是,你既然先欺负到我头上来了,那我也不能太软弱,今天我弄你,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威哥突然脸色软化下来,比之前显得要客气许多,说,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那就请兄弟别再为难我了,当初我若知道兄弟也是道上的人,我也就不会答应那小子帮他打你了,都怪那姓吴的小子。

  威哥说着,愤怒地瞪了吴东来一眼,然后又咬了咬牙,道,不过,兄弟今天下手可是太狠了,恐怕我这条腿是废了,兄弟也不能就这么打了人就算了吧?

  我说,唉哟,听你的意思,你还想找我算账是吧?你把我女人打成那个样子,而且还差点玷污了她,我特么的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我说着又往他身上踹了一脚。

  东方洪不断地向我使眼色,意思是不要再弄了,就这样都已经有麻烦了,还要再弄下来,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我的想法却不同,我就要让威哥感觉我不把他放在眼里,我越是嚣张,他就越相信我是东北帮的,这样他就越是顾忌我。

  我又对威哥吼道,快点打电话,那两个小子我还没收拾呢!

  威哥见我那么嚣张,似乎真的来头不小,于是决定忍一时之气,软化道:“好,既然是我错在先,我这条脚废了就废了,咱们俩的恩怨就算扯平了,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东方洪又立刻站我点头示意,我想了一下,觉得也是,既然他先示弱了,那就算了,要是真的把他逼急了,到时候把镇雄帮的人喊过来,我还真是只有死路一条,毕竟我又不是真的东北帮的人。

  我犹豫了一下,说,那好吧!咱们之间就算两清了,将来若是见面,希望还能以兄弟相称,有空跟虎哥(黑天虎)一块儿过来喝茶,我们大哥可是很想念他呢!

  威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道,有空一定登门拜访。然后跟威哥一起的那三个男人,立刻过来抚起威哥,然后四人步履维艰地搀扶着走了。

  我知道威哥一定会把所有的仇恨都记在心里,还会仇恨东北帮,只是,也是因为顾忌东北帮这个名号,所以,我量他也不敢轻易对我下手,但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就这么善于罢干休,他的那条腿被我打断了,他不可能那么大度的跟我两清。我知道他早晚会找上门来的,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说实在,我心里也真的提心吊胆。此刻在我的心里,非常期盼我舅舅快点出狱,因为只要有他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威哥他们走后,地上还躺着吴东来,这个狗贼还在哼叫,他的脸已经被我用刀子划了一条,算是毁容了。这是我给他的教训,我会让他永远记住,要想绊倒我江城他想都不用想。我要让他打心里打消掉复仇的念头,从此见到我江城,就如老鼠见到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