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后,我马不停蹄去了斯冰研家。她爸妈出去了,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家。

  见到斯冰研,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那种害怕失去她的心情另人快要窒息,我好想说,不要离开我,可我开不了口,她就要走了,她真的要走了。

  斯冰研紧紧抱住我的背,将头埋在我的胸前,说,我会想你的。我将她搂得更紧,嗓子里一阵酸涩,眼泪也控制不住地在眼睛里打转。

  斯冰研突然放开我,双手紧紧捧着我的脸,火热的唇有力地帖在了我的唇上,我将她的身子向上一抬,将她搂了起来,所有的疼痛和不舍都化着这唇舌之间的疯狂碰触,我爱你,冰研。

  我也爱你,江城,让我做你真正的女人吧!斯冰研将我按在床上,疯狂地扯掉我的衣服,坐在我身上,冰研……,我搂紧她的腰,仿佛进入了一片透明的世界,江城……,随着一声浅淡的嘤呤和呼唤,两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美丽的脸上滚落下来,滴到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心里深深一痛,坐起身子,抱紧她,亲爱的,你还没走,我就已经开始想你。

  我将她的身子翻过来,压在她身上,看着她,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庞,让我好好看看你,你走后,我恐怕很难再见到你。她也伸手捧着我的脸,用含着泪的双眼细细地打量着我,江城,我为什么会爱上你,我马上就要走了,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要是想你了,我该怎么办。

  我紧紧地搂住她,吻着她眼睛上的眼泪,身体疯狂地碰撞着,研,我会去找你的,等着我,不管多久我都会去找你,我要娶你为妻。

  答应我你要好好的。她翻过身,重新坐在我身上,看着她上下起伏的身子,我感觉自己快要破碎,她的身上,还有明显的鞭痕印子。对不起,都是我没保护好你,对不起!她弯下身,一边吻住我的唇,一边上下起伏,不怪你,是我自己红颜祸水。

  我重新将她翻过身,疯狂地要着,记着,你永远是我江城的女人,我不会再让任何人碰你,谁碰你,我就杀谁。她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背,一边抓一边哭泣,混蛋,你这个混蛋,我讨厌你,我讨厌你,可我为什么这么爱你,为什么,你这个混蛋。

  啊,我像疯了一般地吻着她,要着她,女人,我要让你记住我,我要让你永远属于我,一辈子,你的整个身体只是属于我江城一个人的,我要你,我要你……

  两天之后,斯冰研走了。我的生活再一次陷入了平静,每天都是学习,还是学习,就快要期末考试了,所以学习很紧张。我们没有时间打球,我也没有时间练武。

  红叶菲对我比以前更好了,每天早上买早点,都会多买一份,连我的一起买。就连雷风他们也说红叶菲偏心。为了要跟我坐在一起,红叶菲跟王雷换了坐位,现在她是我的同桌。这可不是好现象。

  这死家伙跟我坐在一起就不老实,上课的时候不看黑板,就盯着我看,一副发春的样子,搞得我心里很不自在。我说,我脸上有什么,她说我发觉你长得挺帅的。我去,我什么时候长得帅了,虽然我也不丑,但也算不上帅。红叶菲说,反正我觉得挺帅的。

  我越来越发现,她对我不只是“兄弟”情义,她对我似乎还有那方面的想法。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喝酒,她喝醉了,然后抱着我不放,还要吻我。我把她推开,说我们是哥们儿,她说,谁说哥们儿就不可以亲亲了。有时候我又觉得很茫然,她到底对我是哥们儿,还是有那方面的想法。总之,她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她喜欢我之类的话。可有时候就是对我表现得很暧昧,容易让人误会。真是搞不懂她。

  斯冰研去北京后,我们随时都通电话,一般都是晚上打电话,一边打着电话说着想念的话,一边控制不住地撸起来。我们之间的想念,大概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解决了。有时候,我们会一起对着电话解决,一边听着电话里彼此兴奋的声音,一边自己解决。她说她每次自己解决都会幻想跟我在一起,我也会幻想着她,只能通过幻想来解决,还真有点苦逼。不过,感觉还是不错的,起码生理上还是能得到满足。

  那段时间,虽然过得平静,可是记在心里那些仇恨,我可是一点也没有忘记。只是我需要时间,也需要人脉来查找关于威哥和豹子的底细。

  后来有一天,我接到一个兄弟的电话,说他看到吴东来在跟威哥在一家台球室里打台球。

  吴东来,果然是那个孙子。

  我就说威哥那些人怎么会盯上我,原来是吴东来这小子在背后搞鬼。上回问他他竟然不承认,肯定是害怕我收拾他,他自己不敢找我们报仇,竟然让威哥来给他报仇。而且还不动声色,隐藏得够深的啊。当然,他若敢明目张胆地叫人来弄我,那也是知道结果的,知道我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只能是悄悄叫人弄我。还以为我不知道。可是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真相早晚会大白于天下。现在,知道是吴东来在背后搞鬼,我一定会让他好看。

  接到电话后,我就立刻打电话给雷风他们,把他们召集起来,准备收拾和吴东来和威哥。所有的兄弟都来了,还准备了武器。我的武器是一根钢管。他们有的带刀,有的带棍子。我的兄弟们全都来了,一共有十九个人。只有红叶菲没来,我是故意没通知她的,因为打架这种事情女生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最新章O节上酷"匠t网#…

  人到齐了以后,我们就直接奔往那个台球室去了,果然看到吴东来跟威哥两个人在那里打台球,旁边还站了三个男人,都是我没有见过的,想必他们是一伙的,可惜豹子和另一个男的没在,不然的话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了。

  我用布条将钢管缓在手腕上,以免打架的时候甩滑。也让他们拿棍子的人用同样的方法绑在手腕上。等做好这一切之后,我们才推门进去。

  吴东来看到我们进来,大惊失色,吓得当时脸就白了。威哥脸色也变了,大概也清楚今天自己会倒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