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现在的问题是,我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我除了知道一个叫威哥和另一个豹子以外,其他的我一无所知,就算要去找他们算账我都无从找起。我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想了一遍,还是觉得此事蹊跷。

  我与这三人无怨无仇,他们为什么要弄我?他们跟我们学校的某人到底有什么关联。不是我们学校的,谁还知道我的底细,所以请他们来弄我的人,肯定是我们学校的。

  而我们学校最有可能会想要弄我的,除了吴东来,就是李同。可是这两个人都说与他们无关,那么弄我的人到底是谁?这件事情我始终没有搞明白,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请他们弄我的人到底是谁。不过那是后来的事。

  这个时候,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红叶菲请她的老同学们一起帮忙打听威哥和豹子这两人的底细,可是大家都是学生,查的范围不广,认识的社会上的人也不多,何况这天大地大的,要到哪里去找那几个人呢,所以最后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找着。

  这件事情,比峰子他们的还难办,峰子他们好歹我还知道他们平常在哪一代活动,还知道那家电子游戏厅。可这些人来无影去无踪,我简直无从找起。不过我并没有放弃,因为我在等待。我说过我一定会让那些人负出双陪的代价。

  斯冰研在医院的那几天,我很忧伤,觉得自己很有挫败感,因为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连仇都不能为她报,还不能去医院看她,因为他爸妈现在都恨死我了。

  雷风和王小坏他们陪着我一起忧伤,大家坐在学校的楼道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刚好遇见校长从那里经过。大家将烟立刻藏在身后,嘴里的烟雾包着不敢吐出来。

  校长严肃地看了我们几眼,然后说了一句“不许在学校抽烟”便走掉了。我还以为他会给我们处分的,但是却没有,而且连斯冰研被绑这件事,他也没有追究我。只是把我叫进办公室进行了一次问话,问我是不是跟斯冰研在恋爱,又问我为什么会惹上那些人,我把事情给他说了,他也没说什么,大概在我这个年纪的孩子,心里想什么他全都清楚吧!

  而我在学校也算不得是一匹害群之马,起码我不会欺负同学,也不爱违反校规,成绩也好,我只是因为斯冰研的关系跟吴东来干过好几回,还因此得了一个大过。相比起吴东来,校长应该是比较不那么反感我的。他也知道斯冰研这次被绑架,也不全是我的错。

  听说他还和派出所交涉过,希望能把威哥他们绳之以法,但派出所办事似乎并不给力,尤其是还没有闹出人命的情况下,他们似乎并不怎么重视这个事情,所以威哥他们一点屁事也没有。

  斯冰研住院的那几天,她的电话也打不通,后来我才知道是她妈妈把她的电话给没收了,目的就是不许她跟我联系。

  后来,我买着东西去看她,她爸爸很严肃地问我来干什么,我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把东西放在过道的椅子上便走了。我知道他们是不允许我见到她的。我知道他们在怪我,觉得是我带坏了斯冰研,教着她女儿早恋,还让她受到那么大的伤害。

  想起斯冰研被绑着的那一刻,也的确让人后怕,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她就清白不保,如果警察来得晚一步就什么都完了。还有她身上的那些皮带伤痕,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想想这些,我就觉得她爸妈那么痛恨我也是人之常情了。谁也忍受不了自己的女儿被人这样弄。

  尽管我心里很喜欢斯冰研,但我觉得我的确没有资格跟她在一起,我连我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我觉得我真的很怂。或许我离开她才是最好的选择,这样至少可以避免她少受伤害。突然之间,我想要退学。

  当我跟雷风他们说我有退学的想法的时候,他们都劝我,他们说我这样走掉斯冰研会难过的,何况兄弟们也舍不得我。其实,我也不想退学,我还想好好地念完高中三年,而且我也舍不得他们。可是我怕我留下会给斯冰研带来更大的伤害。

  雷风说,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要离开她,而是要想办法保护她不要再受到伤害,斯冰研长得那么漂亮,对她有想法的男人很多,就算没有你她照样不安全,要是有你至少她在学校里没有谁敢打她主意,你这个想法很蠢啊,你知不知。

  我觉得雷风说得挺有道理,我应该留下来,让自己变得强大,才有能力保护她。

  我对红叶菲说,我想学武,你可以教我吗?红叶菲学过两年的跆拳道,有点武术基础,我想跟她学,想让自己变得强大。红叶菲当然很乐意教我。

  于是,每天放学后,我把打球的时间改成了练武,雷风他们在球场打球,我就在球场外面跟红叶菲练跆拳道。

  为了快点提高我的打架能力,我练得很勤奋,每天晚上都要练到很晚才睡觉。有天晚上,我妈妈起来上厕所,听见我在房间里弄出响声,然后敲门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没干什么,我在锻炼身体。我妈说,大晚上的锻炼什么身体,还不赶快睡觉。于是我这才乖乖躺下睡觉。

  斯冰研在医院里住了大概一个星期,后来出院了,但她一直没来学校。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是她打来的,她说她是悄悄用家里的坐机打的,她的手机被她妈暂时没收,她说她要走了。

  @#更,D新:最《3快上|+酷je匠网le

  她的声音听起来不怎么开心,我问她去哪里,她说北京,她爸妈给她联系了一家音乐学院,她要去念钢琴。我知道,她爸妈之所以这么按排的目的,就是要让她远离这所学校,远离我。我心里很难过,也很舍不得她。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改变她父母的决定,何况这也没什么不好,她去学钢琴,将来会有更好的前途。可是我心里还是很难过。

  斯冰研说,在走之前,我想见你一面,你可不可以来我家。我说好,你等着我,我立刻就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