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混蛋!我双手紧紧地捏住拳头,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着响,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情绪激动地挣着绳子,那棵树杆因为我的挣扎而摇晃,叶子抖得唰刷着响。

  变态男似乎闲我打扰了他的情趣,便对那俩人道,真扫兴,让他给我安静点。

  其中一个男人走过来,一耳光打在我脸上,道,叫你安静点,听见没有。

  我怒气冲天地瞪着他,满眼仇恨,你们都给我记住,我不会绕了你们的。但我也明白,我再怎么激动都余事无补,所以不再挣扎,心中只有强烈的恨。

  变态男接着又开玩了起来,又是一皮带打在斯冰研身上,啊!斯冰研又是一声惨叫,身子痛得扭来扭去,额头上冒起一颗颗晶莹的汗珠。呀呀呀!我紧紧地握住拳头,胳膊上冒起青胫,气得七窍生烟。

  几皮带下来,变态男越来越兴奋起来,脸上的表情,好像很享受的样子,但,单是这样抽皮带似乎已经无法满足他心里的欲望了。他开始脱斯冰研的衣服。

  斯冰研穿的是校服,扣扭扣那种,他一颗一颗将斯冰研的扭扣解开,外套解开后,又解里面的衬衫,都解开后,衣服向两边一开,斯冰研的整个上身就露在了外面,雪白的肌肤上,只套了一个粉色的凶衣,凶衣包裹着诱人的花蕾,外加几条紫红色的皮带印子。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的脑子再一次陷入了空白,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斯冰研的身体,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除了有想杀人的心以外,只有满眼的绝望。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斯冰研惊恐地叫喊着,挣扎个不停,两只手脚因为过度挣扎而被勒出了一圈血痕。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变态男一副饥渴的样子,伸手在斯冰研雪白的肌肤上爱不释手地摸了一阵,然后突然面目狰狞挥手一皮带打在斯冰研的身上,啊!又是一声惨叫!斯冰研的肚子和腰的部份,一条长长的血痕印子。

  变态男很享受地跟着呻吟了一声,情不自禁地念道,啊,好爽!然后又是一鞭子。

  接下来,变态男一边兴奋地一鞭一鞭地抽打着斯冰研,同时用另一只手脱自己的裤子

  斯冰研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着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到来。而我两眼已经呆滞,头脑一片空白,我觉得这就像一场恶梦,我肯定是在做恶梦。

  我以为,变态男会把斯冰研给那个了,没想到还挺出呼我的意料的,他并没有亲自弄斯冰研的意思,而是自己站在斯冰研腿之间,自个人撸了起来。变态人的思想,当真另人匪夷所思。

  那男人一边撸着,一边挥皮带打斯冰研。随着斯冰研一声一声的惨叫声,那男人越发地兴奋起来,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同时,嘴里还发也欢快的低吼,一阵抽打声过后,那个男人也达到了巅峰。而斯冰研已经晕了过去。

  男人满足之后,拉上裤子,疲惫地对旁边那两个男人说,现在该你们了。那两个男人顿时心花怒放,似乎早已经等得迫不及待了。还因为谁先来争吵了起来。

  变态男见这二位因为先后的问题吵起来,于是,不耐烦地道,吵什么吵,人人都有份,豹子先来。

  听见豹子两个字的时候,我死死地盯着那他们,我要记住谁是豹子。于是,那个皮肤黝黑的那个男人走上前去,他就是豹子,我记住了,死也记住了,圆形脸,黑皮肤,小眼睛,高鼻梁,厚嘴唇,眉毛浓密。你就算化成灰我也会认识你。

  那个男人一边解皮带一边往斯冰研那里走去,看那样子,他跟那变态男不一样,他应该会提枪上马玩儿真枪实弹。这一下糟了,斯冰研还是处女。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想着斯冰研的身子即将要被这畜牲玷污,我已经崩溃到生不如死。我绝望地闭上眼睛,我不忍看到这一切,我情愿我自己的眼睛瞎,耳朵聋,也不要亲眼看到我心爱的女人被人强占的那一刻。

  当那个男人正准备脱斯冰研的裤子的时候,树林外警车响起。那三个男人听见警报声,哪还顾得了其他,仓皇逃走了。

  很快,一伙警察举着枪追了过来,红叶菲和雷风他们也来了,而我已在那一刻也已经精疲力竭,我始用最后的一点力气,说了“救冰研”三个字,紧跟着,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只仿佛隐隐约约听见红叶菲喊我的声音。

  原来,红叶菲见我买姨妈纸半天没回来,就想着我是不是出事了,好端端的人怎么去了就没回来。由于最近正是敏感时期,大家的警惕性都很高。所以我和斯冰研半天不回来,红叶菲就想着我可能出事了,于是立刻去球场找雷风他们,大家觉得事情不妙,立刻报了警。警察通过我的手机号码才追踪到了我们在树林子里。

  我是在救护车上醒过来的,而斯冰研还在昏迷。到达医院之后没多久,斯冰研的爸妈来了,还有斯冰研的伯伯和伯母。斯冰研的爸爸见到我二话不说,上来就甩我一耳光,然后又是一脚把我踹撞墙上,斯冰研的妈妈更是又哭又闹,抓住我的衣服又撕又扯。校长也用责备的眼神瞪了我好几眼。

  我低着头,站在医院的过道上,一声不吭。我知道是我的错,还好斯冰研没有特别大的事,就是身上被鞭子了,要是她出大事的话,我想我真的活不下去,就这样,我都感觉我快要死掉了。

  我说,叔叔,阿姨,对不起,是我连累了研冰。

  斯冰研爸爸一脚把我踹地上,指着我道,要是我的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浑身虚脱地坐在地上,眼泪噼啪噼啪滚了出来。我们校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件事,他会给我什么样的处分。不过,无所谓了,都不重要,只要冰研能好起来就行。

  斯冰研爸爸见我也知道错了,然后叫我滚,说以后不许再跟斯冰研来往。我崩溃地坐在医院的楼梯间,默默哭泣,想着斯冰研挨的那些鞭子,我心里疼痛难当。

  雷风和红叶菲他们陪我坐在那里,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愤恨。从这时候开始,我的心里又被仇恨布满。峰子,黄毛,威哥,豹子,还有那些同伙。你们这些人,给我等着!我早晚会双陪的讨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