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斯冰研在大街上接吻,吸引了很多眼球,别人都觉得现在的孩子真是疯了,小小年纪就这么疯狂,不过我才无所谓呢!顶多就被人骂我们90后脑残。

  我送斯冰研到她们家楼下,斯冰研说她爸妈上班去了,这个点儿还没回来,问我要不要上去坐坐。我当然乐意得不行,立刻就跟着她上楼了。

  进屋后,一开始,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聊着聊着,就有点情不自禁了,她坐在我腿上,我抱着她,反应强烈,我就把她抱得越紧,越紧,反应就越强烈。斯冰研也紧紧地抱着我,将凶器帖在我的脸上,我简直就要疯掉了。

  由于太激动,我两只手情不自禁地摸着她的背,摸到了凶衣带子,我刚准备解开的时候,斯冰研说,别动,我爸妈快回来了。我一想,也是,把凶衣脱掉,呆会他爸妈回来,都来不及穿。于是,我隔着凶衣摸着着她刚好发育成型的花蕾,体内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

  随着斯冰研轻微的呻吟声,我再也控制不住地爆发了,我缓缓将她的身子放在沙发上,压了过去,冰研,我好想你,好想你!

  江城~,斯冰研温柔地唤了一声,我身子一麻,更是要命了。

  看*正版w#章$a节y上酷◎#匠bg网

  就在我准备拉她酷子拉链的时候,听见门外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她爸妈回来了。我立刻放开斯冰研,心慌得要命,要是他爸妈发现我欺负他女儿,不知道会怎么对我。斯冰研也一脸慌张地坐起来。

  我们刚一放开对方,门就被打开了,她妈妈进屋,看到有个男生在她家,而且我们俩的神情很怪异,她似乎有点猜到我们俩刚才在干嘛了,脸色立刻一甩,道,研研,你们干嘛呢!妈,我们没,没干嘛!斯冰研心虚地说。

  她妈妈指着我,说,这人是谁?我立刻乖乖地行了一礼,喊了一声阿姨。然后拎起书包逃野似地走掉了。

  回去的一路上心里都觉得很激动,心砰砰砰跳个不停,同时又觉得有点好笑,还好斯冰研的妈妈来得及时,否则的话,我可能不是醋男了。想到跟斯冰研差点干了那种事,我就莫名奇妙的兴奋。

  回到家后,立刻躲进卫生间,撸了一回合。满足后,所有的心跳感觉都消失了,随之而来的便是烦躁和担忧,因为我还没有想好办法如何对付那三个男人。

  晚上,趁我妈睡觉去了,我悄悄溜进厨房,看有什么好带的武器,刚好刀具上插了一把新买的水果刀,我拔出来看了看,觉得挺锋利的,于是打算把它包起来。

  我刚展开布包刀的时候,我妈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把我给吓死了,她说,城城你干嘛呢?我自然反应地将刀往背后藏了藏,我妈就更觉得奇怪了,命令道,藏的什么东西,拿出来我看看。

  我心虚地摇摇头,说没什么,我就是饿了,找点东西吃。我妈显然不相信,语气更重地命令道,背后的东西拿出来。我不敢不听我妈的,所以只好把刀拿了出来。我妈看到是把刀,一脸惊吓,道,你拿刀干嘛?我干笑道,没干嘛,就是觉得这把刀挺好的,想拿它削铅笔。

  我妈道,糊扯,那么大一把刀你拿来削铅笔,老实说,你是不是在学校惹祸了?我立刻摇头道,没有啊,妈,我跟同学都处得挺好的,怎么会惹祸呢。

  我妈从我手里把刀抢过去,说,不许把这种危险的东西到到学校去,也不许打架,听见没有,你别忘了你舅舅是怎么坐牢的了,你可千万别学他,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不许惹事生非,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妈。

  刀没有带成,看来我得想别的办法。不管怎么样,我身上得带一个武器,擀面杖没什么用了,因为那个男人骨头很硬,连砖头都拍不晕更别说擀面杖了,我得找个锋利的东西才行,刀子……我把我钥匙上的那把小刀取下来,观看了一阵,觉得也不是不行,就是小了一点,不过有一个好处就是方便携带,我可以随便装一个兜里。

  算了,先就这样吧!其实我也知道这也不是什么好办法,那个男人打架那么历害,就算我手上拿着刀,我也根本就进不了身。唉!要是我舅舅在家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保护我了。

  第二天,我老早早就起来,然后在斯冰研家小区门口等斯冰研,看到斯冰研背着书包从里面出来,心里不自觉地开心,脸上也不自觉地展开笑容。

  我问斯冰研昨天晚上她妈妈骂她没有,斯冰研说她妈妈教育了她一顿,说女孩子要懂得自重,还说我是个小流氓,带坏她女儿,让她好好读书,不许早恋。我说,我有那么坏么,还说我是小流氓。

  斯冰研咬着嘴唇坏坏地说,你本来就是小流氓。想到昨天在她们家,差点把她给要了,心里不由一乐。我说,我只对你流氓。斯冰研说,哟,是么,你要是敢对别人流氓,看我不收拾你。

  我说,你妈妈不让我们交往,怎么办?斯冰研眼睛一转,说,我当然得听我妈的啊,不早恋,好好读书,所以,咱们分手吧!我说,啊?!斯冰研说逗你的,然后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往前走,我跟着她,看着她那样子,心里温柔地骂道,小坏蛋。

  我跟斯冰研一路走到学校,没出什么事,也没遇见那三个人。我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一到学校,就安全了。

  雷风他们在学校门口等我们,雷风说,城哥,没事吧!我说,嗯没事。他们也松了一口气。我说,武器什么的都带了吗?他们点头说带了。雷风拉开书包拉链,里面用布包裹着一把长刀。这真是打架的好东西,可惜目前也派不上用场,那三个男人神出鬼没,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找上门来。

  接下来的好几天,一直都没事,当然也一直都过得提心吊胆的,就怕那个男人再来纠缠斯冰研。可是那几天竟然一点影子都没有,花也没再送来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放弃了。可是我见他看斯冰研的眼神,似乎是不得到手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感觉。我总觉得,他们还会再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