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老家那个市里,我们先找了一家酒店住下,洗了个澡,休息了一下,看时间差不多了,然后出发。我是算好了刘会下班时间去的,那小三叫刘会。原先,我本来想趁她上班的时候,去她们单位大闹一场,但想着这样会影响整体,到时候他们单位肯定出来阻拦,甚至有可能还会报警。所以我就等她下班后再收拾她。

  刘会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她们公司在市中心,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下班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我和红叶菲他们几个守在刘会他们公司楼的对面,等刘会一从电梯里出来,我就指给红叶菲他们看,我说,看到没有,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下身是红短裙那个。红叶菲她们认好人之后,就说行动,然后就朝那边过去了。

  我隐藏在对面的一个拐角处,死死地盯住那个场面。

  过去后,红叶菲拦住刘会,二话不说,挥手就给刘会一个耳光,刘会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又被红叶菲一把抓住头发往下扯。过路的人见有人打架了,纷纷过来围观。

  红叶菲的姐妹们立刻将事先准备好的横幅展开,高高举起,横幅上写了一行大字:“痛打小三,捍卫家庭。”

  酷l匠$网永久8免;{费vc看,小e_说_4

  这个主意是红叶菲想出来的,她说要让人知道刘会就是个小三,这样别人就不会同情刘会了。只要舆论站在我们这一边,自然也就没有人会上前来多管闲事,这样正好也可以损外刘会的名誉,让别人都知道她是小三,看她丢脸不丢脸。

  红叶菲的姐妹两个举横幅,其余的两个帮助红叶菲一起厮打刘会,抓住刘会的头发左拉右扯,拳打脚踢,刘会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正在这个时候,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那男人正是我爸,看来是来接刘会下班来了,他对我妈可从来没那么好过呢!我爸看到刘会被人打,立刻过去吼住红叶菲她们,那个女人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猫一样哭着躲在了我爸身后。我爸心疼地护着那个女人,然后愤怒地质问红叶菲,你们是哪里来的,简直是无法无天。看那样子,不想弄出个所以然,还不想放她们走。看来,得我出面了。尽管我知道,当我爸知道是我干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状态,那样的状态另我心里恐惧,但我不得不出去。

  我鼓了鼓勇气,往那边走去,当我爸看到我的时候,眼光惊讶无比,转而似乎一切明了,目光显得忧伤而失望,当然更多的是愤怒。

  爸……,我刚喊了一声,我爸的耳光便落在了我的脸上,啪一声脆响,紧跟着,他就像一头发怒的公牛一样,一脚将我踹翻在地,随手抽出皮带,疯狂往我身上抽。从小长到大,我被他打过无数次,可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么下狠手,他是我爸,我没办法还手,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我只是悲哀,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父亲。

  红叶菲过来拉我父亲,结果被我爸一把推在地上,那个时候,我心里的愤恨,另我不顾最后的一点血缘之情,我抬着一双眼,瞪着他,你有本事把我给打死,反正你把我生下来,我的命就是你的。

  我爸迎着我的目光,微微一颤,终于停止了抽打,手上的皮带无力地滑落到了地上。他心软了,他害怕了,他不忍心了。呵呵,你还是没有本事把我打死,好,你下不了手,我来替你打,我猛然从地上抓起掉在地上那根皮带,用力地抽在我自己身上。我是你儿子,我打死你儿子,我不要当你的儿子。我像一个疯子一样抽打着我自己,心里的疼痛,比皮肉的煎熬更另我悲伤。啊!眼泪冲破眼睛,内心的痛苦,也随着一声吼叫而爆发出来。

  “你疯了!”我爸怒吼一声,伸手抓住我的鞭子,然后一把抢了过去,呵,怎么着,心疼了?你还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儿子?我含着眼泪,裂开嘴,对他展现出嘲讽的笑容。我爸又是一颤,身为父亲征服的欲望另他再一次发怒,他又是一脚将我踹翻在地,发疯一样地吼叫:“劳资还管不起你了,我打死你个小畜牲!”紧跟着,鞭子再一次落到了我的身上。

  一鞭,两鞭……,鞭子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朵里,我咬着牙,吭都不吭一声,我恨,我恨,我恨,我恨……

  红叶菲她们哭着叫着,拉着我爸,叔叔,住手吧!你快把他打死啦!这是我的家事,用不着你们管,给我闪到一边去。红叶菲跪在地上护着我,哭骂道,您有什么资格打他,你根本就不配当他父亲,你要是再打我就报警了。

  我爸眼睛一瞪,看着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教训起我来了,滚一边去,否则我连一块儿打。

  我咬着牙齿,眼睛瞪得血红,一横心,对红叶菲道,你到一边去,他有本事就打死我。我爸听我这么说,更加愤怒,要不驯服我,他就找不回做父亲的威严,于是,举起皮带又要往我身上抽。

  红叶菲立刻拉住我爸的裤腿,哭叫道,叔叔,您当真要把他打死吗,你不为别的想,请你为阿姨想一想,您对得起阿姨吗?

  提到我妈,那老东西终于愣了,看来,他对我妈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或许,他心里只是内疚,自己干了对不起我妈的事,良心上过不去了,所以,不敢把我真的打死,不过,我是不会感激你的。从此以后,我没有你这个爹,你也没有我这个儿子。

  他忧伤地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走吧!

  红叶菲他们将我从地上抚起来,然后步履维艰地走了。

  这件事,成了我心里的一道伤痕,我想,这道伤痕,将很难跨越。如今,在我心里,我只当只有我妈一个亲人,当然,还有那个在牢里的舅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