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搞定吴东来,还真多亏了红叶菲那帮老同学。要是没有他们,我也不会那么快当上六中的老大,甚至连仇都可能报不了。更别提一下子增添那么多兄弟了。在心里我由衷地感激红叶菲。当然,在我心里也泛起了一团忧虑,我觉得红叶菲好像有点喜欢我。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她对我或许只是哥们之间的感情也说不定呢!但愿是我多想了。

  、=更新o最快M+上酷匠网i#

  搞定吴东来的那天晚上,我又回了医院,因为我的手还需要休养,再加上收拾吴东来的时候,被吴东来和东方洪都碰到过,我怕骨头出问题,所以又让医生给我检查了一遍,还好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吩咐我以后不要碰到它,否则对复原很不利。所以我又在医院多呆了几天。他们几个照常每天一放学就跑到医院来看我。

  后来,我妈打电话来骂我,责备我那么多天不回家,是不是真要死在外面,还命令我当天晚上就回家,否则就永远别回去了。最后我没办法,只得回家。

  一回到家,我妈看我吊着一只手,先是着急,后来见我骨头已经接好了没有多大事了,就把我臭骂一顿。她问我怎么搞的,我说是摔的。这一次我妈可没那么容易骗了,上一次脸上的伤,我就跟她说摔的,这一次还是摔的。论谁估计也不会相信了。她说我连谎都不会撒。

  再她的再三逼问之下,我只好老老实实说是跟人打架了。我妈这一下更不得了,吵着闹着说要报警,别人把她儿子的手都打断了这还得了。我只好安慰她说打我的人已经被抓了,对方家人还陪了医药费。最后我妈才没吭声了。不过,对我的教导却没有停止,她说,你不好好上学,跟个小流氓一样还学人打架,有一天像你舅舅一样去顿牢房你就舒服了。

  我说,像舅舅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威风过。我妈拿起一根扫帚就像我打了过来,骂道,你个小兔崽子,好的不学,你还想学你舅,你真是皮子痒了你,你不给老娘好好上学,老娘扒了你的皮。

  看到我妈那么愤怒,我理解一个母亲望子成龙的心情。但是,我没觉得我舅舅有什么不好,他除了去坐牢这件事不太好以外,别的都是好的,起码在我的印象里是这样。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我舅舅,因为他总能给我讲一些很精彩的故事,是关于他的故事。后来,在我七岁的那年,我舅舅被抓了,听说是因为他割掉了一个男人的命根子,因为那个男人侮辱了他的女朋友。而那个男人,至今还逍遥法外。

  九几年的时候,时代还没现在这么开放,女人对自己的名节看得挺重,被人强暴这种事害怕被传扬出去,所以没报警,为了惩罚那个男人,我舅舅没办法,只得自己出马阉了那男人,人家报了警。

  警察问舅舅为什么要伤害人家,舅舅守住秘密,死也不说是自己女朋友被侮辱的事情,因为害怕女友名节不保,最后判了他故意伤人罪,还是一级重伤,所以被判了十三年,最后通过减刑,听说十年就能出来了。

  我舅舅这一去,就是十年。如今我已经十六岁了,再过一年,舅舅就能从牢里出来。在心里,我很渴望能够早点见到他。他带给我的映像,依就是过去的样子。舅舅刚坐牢那几年,我和母亲去看过他,可是时间长了,家人的关心也逐渐少了,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有多少个日夜没有去看过我那英武的舅舅了。

  我妈从小就教导我,长大后不要像我舅舅一样,他希望我乖巧懂事,好好读书,能有一个好的前途。可是,内心深处,我一直崇拜着舅舅,在我的印象里,他是那么英俊潇洒,是那么威风。我还记得他打拳的模样,那是从香港电影动作片里面学来的,左勾拳,右勾拳,反腿,连环腿……,他打拳的样子很帅,就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所以我很崇拜他。

  我不知道他学的那些拳法是否真的有用,但在我的心里,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不过,有一样是真的,那就是挂在他房间里的沙袋,他只要有空,就会打沙袋,对着沙袋拳打脚踢。他坐牢后,那个沙袋被我外婆扔了。

  听说舅舅以前还在道上混过,干了不少违法乱纪的事情,也因为这样,我妈妈和我外婆才不喜欢我舅舅,觉得他不务正业,尽惹事生非,最后把自己都搭进去了。但我却能理解舅舅,因为作为一个男人,自己的女朋友被欺负了,又不能报警,那只能是自己来处理,如果是斯冰研被谁强暴了,我想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像我舅舅那么干的。呸呸呸!斯冰研才不会呢!

  唉,废话说那么多,接着往下讲故事。

  我从医院出来后,第二天就去上学了。一走到学校门口,就看到我的那伙兄弟们站在学校门口等我,一看到我,都纷纷叫我“城哥”或者“大哥”。我特是数了一下,连我一起一共有20个。几十个是吴东来的旧部。

  现在,我是学校的老大,被人崇拜,另人羡慕,被人尊敬,还威风十足,这样的感觉真好!我也因此不再被人笑话成是怂货。同学们看我的眼神也不一样了,目光里有崇拜,也有害怕。只有一个人依然是那么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对我。好像对我当不当老大这件事,她根本就不在乎。这另我或多或少有些失落之感。原本得意的心情,很快就变得低调起来。

  被我收拾后,吴东来乖了,看到我来了就躲得远远的,刻意不与我碰面,整天独来独往。我想,从此以后,他应该不会再翻起什么风浪。不过,一开始的时候,我依然警惕着他,害怕他再有什么动作,明知道他现在斗不过我,但我还是把他当成敌人来警惕,也许是过去他给我留残下来的的阴影另我不自觉地防备起来。后来,见他似乎是真的害怕了,我也就没再管他了,由他去吧!

  还有那个李同,他也是见到我就会躲得远远的,偶尔在路上碰面也会低着头,一幅不敢见人的样子走了过去。看到他那样子,有时候还觉得挺可怜的。不过我也懒得管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