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东方洪起来后,我说,你要是愿意的话,以后就跟我们在一块儿,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东方洪不敢相信地看了看我,没想到我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了他,他目光显得尴尬而感激,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道:“我愿意跟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很欣慰,也觉得很有成就感,我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收服了东方洪,并且让他背叛吴东来。兄弟们也顿时明白了我的用意,纷纷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想想看,我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打架不历害,也没有什么很突出的优点,但是,他们都愿意跟着我,这大概也就是我的魅力所在吧!我想,我到底有什么值得他们跟着我的?

  吴东来现在还坐在之前的那棵树下,他的腿下被我弄了一下,早已经缓过神来了,见东方洪跟了我,他指着东方洪骂道:“东方洪,你这个狗贼,你竟然背叛我。”

  周语一耳光打在他脸上,道:“吵什么吵。”吴东来不敢再吭声,我也懒得理他,呆会儿再找他算账。现在,我需要处理的是那排站在我面前的俘虏。

  我说,你们这些人,还记得当初是怎么打我的吗?我掀起衣服,露出身上的伤痕,整个腰背,大多都是青紫色的,紫得比较历害的,是前几天峰子和黄毛那伙人用钢管干的,淡紫色的是旧伤,就是吴东来他们这伙人用棍子干的。还好我皮糙肉厚,再加上老天保佑,我身上的骨头没断。不过我的手断了……峰子那狗贼,我早晚会找他算账。

  那些人看见我身上的伤痕,纷纷下头去,这些都是不可磨灭的证据,无法否认,现在落到我手里,也算是罪有应得,怨不得谁。

  我说,这是你们曾经给我的礼物,我本来应该还回去的,可是我这人向来大度,不爱记仇,如果你们从此以后不再跟着吴东来鬼混,我就不计前嫌,大家该上学的上学,该念书的念书,该泡妞的泡妞,我保你们完完整整念完这高中三年,如果你们还有谁不服气的,尽管和我对着干,我包你们提前毕业,如果不信,咱们走着睢!

  那些人相互看了看,没吭声,我知道他们此时已经没有了主意,吴东来是他们的老大,可现在老大都被我弄爬下了,自然也就没有了保障。没有人不想好好念完高中三年。

  在我的威胁和安抚之下,知道他们心里面已经开始动摇,所以接着攻击心里防线,道:“当然,如果你们原意,也可以跟着我混,过去的恩怨都不必说了,大家从此是好兄弟,一起纵横六中,一块儿踢球,一块儿喝酒,一块儿泡妞,当然也要一块儿学习,一块儿抵抗外敌,咱做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就是讲哥们义气,你若是我的兄弟,你要有事,我必出手相助,当然,也希望你们对我讲义气,大家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江城没有多大抱负,只重兄弟情义,从小就崇拜刘关张的兄弟情义,兄弟在我眼中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愿意把我当成兄弟的,我定当也把大家当成好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说得慷慨激扬,用尽了所有的兄弟情义,真诚,义气,胸怀,雷风等人被我感染,跟着我念“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知道此刻,他们是何等忠诚于我,并诚心诚意把彼此当成了生死兄弟。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激扬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场面显得激动而另人振奋。站着的那些人,也被我们感染。

  其中一位感情比较冲动,当时就站出来,说要跟我,其他人见有人站出来了,也纷纷站出来叫我大哥。

  那一刻,我心里得到了强烈的满足感,那种被人接纳,甚至是追随,崇拜的感觉,是那么迷人。此刻,我是六中的老大,整个六中我最大,没有谁敢再欺负我,他们通通都得承付在了我的脚下。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权力的迷人,难怪人人都想当老大,老大这个身份当真另人沉醉。

  “你们……你们……”吴东来看到他的兄弟都跟了我,气得七窍生烟,手指着那些人,急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我就是要从心里上打击他,让他明白,谁才具有真正的王者之范。让他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自己就是个失败者,让他明白他没有能力跟我抗衡,更没有资格当我的敌人。

  看到此时的吴东来,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怜,昨天,他还在人前耀武扬威,趾高气扬,今天,他就失去所有,他的兄弟,他的地置,甚至包括他惦记着的那个女人。

  不过,之前他给我的仇恨,我还没找他算总账呢!从我一开始进学校,他就收拾我,那么长时间,我几乎都是被他欺负,今天落到我手上,我若不好好教训教训他,我就对不起我自己!

  我说:“吴东来,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弄我的了吗?你仗着你是这学校的霸王,不让我追斯冰研,你说你怎么就那么霸道呢?斯冰研要是你老婆,那也就算了,可是她并没有跟你好,你凭什么不让我追她?莫非你是对你自己没信心?怕我先把她追到手?呵呵,我告诉你,现在,我不但要追她,我还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如果你不服气,你尽管找人打我,另外,从今天开始,我不允你再骚扰斯冰研,如果你敢再碰她一下,劳资就把你阉了,你信不信?”

  吴东来不甘心地瞪着我,沉默不语。

  酷匠%网唯◎一f正版%,nO其/他》$都E是盗j版

  我对雷风他们说,接着打靶,刚才周语的仇已经报了,现在轮到谁了?

  雷风说:“我来!”然后拿着枪对准吴东来。

  吴东来见我们又要收拾他了,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匍匐上前拉住我的裤脚求饶道:“城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放过我吧!老大的位置让你给,以后你就是六中的老大。”

  我冷笑一声,老大的位置已经是我的了,还需要你让?我打开双腿,指着胯下,道,你要是从这里砖过去,我就绕了你。当初我向吴东来服软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对我的,要让我从他胯下砖过去才能绕了我,我没砖,他便把我一顿暴打,我身上的棍子印现在还有两处还有点发紫呢!

  吴东来怔了,表情难堪,他也知道受这种侮辱的滋味不好受。他停在我的面前,放开我的裤腿,瘫软地绝望了。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突然有些心软。这小子这会儿也算是走投无路了吧!算了,我不逼他,给他条活路。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量他也翻不起大风大浪,不如就放了他吧!

  我说:“算了,你走吧!以后给我老老实实做人,我也不会为难你,但是如果你要企图打什么歪主意的话,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滚吧!”

  吴东来畏畏缩缩地站起来,然后苍苍凉凉地走了。

  雷风说:“城哥,这样就放那小子走啊?”

  我说:“算了吧,他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就放他一马吧!”

  雷风说:“嗯。”

  事情就这样散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