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语说枪在教室里我去拿。反正这里离学校也不远,没过一会儿,周语就把玩具枪给拿来了。

  我把玩具枪装好子弹,然后站在距离吴东来五米远的地方,对着吴东来的身上开了一枪。子弹打在吴东来的胸口上,吴东来吃痛地哼了一声,用手揉了揉胸口。看来,这把枪距离太远效果不太好,还是离近一些效果会好一点。

  我上前一步,又朝吴东来胸口上开了一枪。这一下,吴东来的表情显得比较痛苦,叫声也比刚才大了一点。但我还是觉得不够,我要让他再叫惨一点。

  于是,我又上前一步,现在,离吴东来大概三米远的距离,我又朝着吴东来的大腿上开了一枪,吴东来惨叫一声,跳了起来,一只手不停地揉着中弹的地方,看来,还满痛的。不错,这个效果不错,三米的距离正好,射不穿人,只能将人的皮肤打成青紫色,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对雷风他们几个说,昨天,他把你们当成活靶子,今天,你们也让他尝尝当活靶子的滋味,他用篮球拍你们多少下,你们就用枪打他多少下,记住,只打身上,不打脸。

  我把枪扔给周语,说,你先来。

  周语拿着枪,站在我站过的位置,对吴东来说:“小子,你一共拍了我三十三篮球,现在我还你三十三枪。”然后,又让吴东来的一个兄弟过来数数,打一枪,数一下。

  周语拿着松,对准吴东来的上身开了一枪,啪的一声,吴东来一声惨叫,再开一枪,又是啪的一声,吴东来又是一声惨叫。

  啪啪啪,连续开了五枪。吴东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嘤嘤哭泣。

  周语用枪指着,命令道:“站起来!”

  吴东来畏畏缩缩地站起来,周语刚想朝他开枪,他立刻又蹲下去,身子弓成虾米状,向我求绕道:“城哥,你绕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我以后都听你的,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绕了我吧!”

  呵!我冷笑一声,果然是个怂包,就这样的人竟然也在学校威风一时,难怪这学校竟出三好学生。不过绕了你,不可能,你忘记了你是怎么对我的,怎么对我这些兄弟们的了,我说过,你给我受的罪,我一定会还在你身上,要想做老大,就得特么的心狠。

  我让雷风强行把他拉起来,然后让周语接着向他开枪。这一回,吴东来见求我没有用,就直接脑羞成怒了,一边忍着枪子儿带来的疼痛,一边指着我骂道:“江城,我草尼玛,你有本事跟劳资单挑,这么多人欺负劳资一个,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冷笑一声,说:“好,单挑就单挑。”我脱掉身上的衣服往地上一甩,跳起来一脚踹到吴东来的胸口上,吴东来的身子撞在树上,闷哼一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死死抵在树上,愤怒地道:“你特么的我捏死你。”

  那会儿,我真有要捏死吴东来的心,不过这小子求生意识很强,挣扎之下一拳打在我受伤的那只手上。特么的,好痛!我的骨头刚接上还没有痊愈,挨了他那一拳,简直痛得没法说。因为左手的吃痛,另我右手也失去了力量,掐在他脖子上的手松了开来,吴东来趁机推了我一把,我退后好几步,差点摔倒,还好周语在后面抵了我一下,我的身子反弹回来,一脚踢向吴东来的胯下。

  虽然那一脚踢得不是很重,但毕竟是踢到那种敏感的地方,男人都知道弄着那地方有多疼,吴东来当时就蹲下去了,双手捂住那里,蹲在地上起不来。暂且就让他休息休息。

  我转过身,眼晴瞄向同样是蹲在地上的李同,现在,该论到这小子了,竟敢背叛我。李同看到我,目光有些闪烁,大概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没脸见我。上一秒,我们还称兄道弟,这一秒,他就成了我的敌人跟俘虏。还真是讽刺得很。你不是很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吗?怎么,这一次打错算盘啦?

  ;7酷匠网)唯一7+正版,其)他都C~是P盗版、

  看着李同,我心里有种悲凉之感,不管怎样,我们曾是兄弟,虽然我很鄙视这样的小人,可我们毕竟是熟面孔,就因为这张熟面孔,我觉得处理起来很为难,我这人比较重感情,对我熟悉的人下手总是有些过意不去,尽管此时的李同的关系也不同于昨天的李同跟我的关系。

  我想了一阵,叹了口气,平静地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李同一声不吭,低着头,我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我知道,此刻的他心里必然羞愧。我想他现在一定很后悔,早知结果会这样就不背叛我了。其实,他完全可以求我的,可以向我低头认错,然后再求我饶恕他。不过还好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羞耻心,并没有求我。当然也不反抗,因为反抗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他干脆一声不吭。让我为难。

  看到他这样的人,我觉得很可笑,还很可悲。当初我怎么会选这样的人跟我做兄弟,真是个小人。

  我说,做人不能见风驶舵,太精明了有时候反而会打错算盘,你以为我干不过吴东来,所以趁早倒戈,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跟我?你跟我,无非就是想报当初吴东来打你的仇,可我没想到,你为了避免再次被打,竟然认你的仇人做大哥,你真是可怜又可恨,我真心鄙视你,我不教训你,因为打你都嫌脏我的手,不过,你打王小坏那两巴掌,我得替他讨回来。

  小坏,你过来,他怎么打你的,你怎么还回去,而且还要加个利息。我喊道。

  王小坏活动着手腕走了过来,两只手的手指关节掰得咔咔着响,我知道,王小坏还手,必定会使出全力。

  王小坏让李同站起来,又吩咐他抬起头,李同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不从,只得乖乖把脸抬起来,伸给王小坏打。

  王小坏使足了劲,挥手一耳光打下去。

  “啪”的一声,很响亮,光听这声音就知道这力度有多大。李同的身子随着重力歪了出去,差点摔倒,很快又支撑回来,乖乖站好,左脸上,顿时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王小坏反手又是一巴掌,“啪”的一声,依然很响亮,李同的身子再次倾斜,右脸上,也起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