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语请我们大家去吃火锅,原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而且又收服了王小坏,大家心里都很高兴。可是没想到,喜剧反而变成了悲剧。因为我在火锅店遇见峰子和黄毛。

  当时,他们一共有七八个沙马特,正在吃火锅。碰到他们,我心里不由一凉。峰子看到我,那冷栗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我知道,他心里对我的恨。

  上一次,峰子被我砍了一刀,找我报仇,我机智地跟吴东来合作,逃过一劫。没想到老天爷那么公平,现在轮到峰子收拾我了。

  一见到峰子,心里就清楚今天躲不了了。而且,一看他们的人头数量比我们多,我就一点胜算的把握都没有。何况,他们还是社会上的小混混,都是些不知死活的东西,跟他们干,我真的一点自信都没有。

  一开始在心里计划着怎么逃跑,可是,我们已经坐在火锅店的饭桌上,跑是不可能的了。而且我一跑,必然会让人看扁,觉得我是个贪生怕死的懦夫,尤其是在这些兄弟们的面前,我更加得拿出当老大的气势来,否则谁能服我。

  既然跑不了,那么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吃饭的当口,我一直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将事情变到最小化,最好是可以避免这一仗。但一看到峰子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这一仗避免不了了,我现在唯一要考虑的是,怎么才能保护好我身边这几位不受到牵连。

  吃饭的时候,峰子他们并没有动声色,一直到相安无事的把火锅吃完。然后我看到峰子他们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峰子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那目光犹如一把利刀,另人毛骨悚然。

  我跟周语他们说,呆会儿我先出去,你们要见情况不好就想办法躲起来,不要出店门,他们不敢在火锅店里闹事,只要不出店门,他们就拿你们没办法,何况这件事情是我惹出来的,他们主要针对的只有我,与你们无关。

  雷风说我跟你一块儿去。对,我们跟你一块儿去,周语也说。我说不行,这件事情跟你们没关系,由我自己来解决。

  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城哥,就让我们跟你一块儿去吧!王小坏也说。

  我说,不行,如果真拿我当兄弟,那就按我说的做,呆会儿如果我不叫你们,你们就别出来。

  说服他们之后,我就走出了火锅店,我在火锅店门口探头往外看了看,没发现峰子他们的身影,我心想,这些人是不是已经走了?为了确信那些人已经走了,我又到附近看了看,依就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踪影。看来,他们真的走了。

  不过,我想不通啊,这明明是一个报仇的好机会,峰子为什么不收拾我呢?难道他们临时有事走了?

  我又在外面站了一阵,确实没发现有什么动静,便进屋来叫他们走了。

  大家以为虚惊一场,放心大胆地走出火锅店,谁知道刚出火锅店不远,就看到峰子等人从一家游戏厅出来,而且手上还拿着钢管。特么的,这是什么情况?原来是躲在游戏厅里等着收拾我们。

  后来我才知道,这间游戏厅的老板跟他们是朋友,这间游戏厅平常也是靠这帮沙马特照着的。他们平常就是在这一带活动,干些偷鸡摸狗,抢人之类的事情。

  看到峰子他们提着钢管出来,我就知道跑不了了。他们一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就出手了。我和周语他们几乎是同时身上挨了钢管。

  ~酷;P匠\网-k永pK久、免-费¤看%w小说%

  峰子是看准了要收拾我的,因为他心里对我的恨意,所以对我下狠手,一钢管打在我手臂上,我几乎是听到了“咔嚓”的声音,整只左手当时就塌了下来,根本就无力抬起,整个肉皮当时就肿紫起来,紧跟着便是锥心的疼痛,那种痛另我失去了抵抗的意识。

  我只清晰地听见,钢管落在肉身上的闷打声,和兄弟们吃痛的呻吟声,一声声传到我的耳朵里,深深的酸涩到达我的嗓门,我的眼泪控制不住从眼睛里划落出来。

  随后我又被峰子一脚踢在胸口上,我的身子重重摔在地上,差点窒息。随之而来的,便是横七竖八的钢管,不停地落到我的腰上和背上,我浑身的每一寸肉几乎都在疼痛,太痛了,痛得我失去了意识,直到晕死过去,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死亡,死亡就是当你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死亡就是空白,就是黑暗,就是一切都变得虚无。

  随后,我们被拖进了一间屋子里。那这是一间封闭的堆放杂物的屋子,没有一个窗户,关上门,屋里的光线全凭吊在顶上的那棵不足20瓦灯炮。屋子里,堆放了许多废弃的电子游戏机。外面还不断传来打游戏的声音。看来,这间屋子就在游戏厅的后面,这些人把我们弄到这样一个地方,再慢慢收拾。

  我昏睡地坐在地上,靠着墙。当一碗冰凉的水,从我面部冲刷过来时,我的每一个昏睡的细胞,像得到甘露的刺激一般苏醒过来,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那张丑恶的得意的脸,他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往墙上撞了几下,咬牙道:“上一次没收到拾,是你运气好,这一次我要让你知道锅是铁烙的。”

  在撞击之下,我的脑袋阵阵发晕,后脑勺又麻又痛。我抬着浮肿的眼皮瞪着峰子那张凶恶的面部,现实再一次告诉我,弱者只会得到痛苦的惩罚。

  峰子撞了撞我,放开我的头发,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点然一支烟,抽着。

  我坐在地上,靠着墙,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手臂依然疼痛难忍,我试图使了使力,希望能抬起来,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就抬不起来,一动反而痛得更加历害。我的手臂断了,是的,没错,是断了。

  我看了看我的左边和右边,左边是李同和周语,右边是王小坏和雷风,他们跟我一样皮包脸肿,浑身挂彩,虚脱地坐在地上。我看着他们因为我而无辜受牵连,心里又疼痛,又抱歉。

  不,还差一个人,我忽然意识到什么。红叶菲呢?红叶菲怎么不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