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冰研责备地看了我一眼,小声道:“还不快去制止。”她想让我去救那流浪女,可是我觉得又不关我的事,我才不想多管闲事呢,而且那心里的某种欲望让我不自觉地站在了正义的反对面。

  OF看正#!版√●章4节上~G酷◇匠eN网‘.

  这会儿,那老男人正在提枪上马,啪啪啪,那流浪女说了一声“疼”,然后开始挣扎,可是那老男人哪管得了那么多,正是欲罢不能的时候,哪能说停就停,强行按住流浪女那个不停。

  特么的,看到这一幕,我也好想那个啊,斯冰研的脸很红,两眼目不转睛地看着缝隙外面,表情有些惊讶,有些愤怒,还有些羞涩,我知道她内心的女性荷尔蒙也被激发了,我伸手将她的身子往我怀里用力一搂,然后嘴吻在了她的嘴上,斯冰研推了我一把,表情愤怒地瞪着我。我心里有点失落,也有点愤怒,心想,装什么清高啊,吴东来不也吻过你么。

  斯冰研目光凝聚在一起,看着我,用不知道是央求还是命令的口气小声道:“快去啊!”

  看着她那眼神,我没有办法说反对,我犹豫了一下,从地上摸起一块砂石,挥手向那老男人的光腚上投了过去。

  “啪”的一声,石头打在光腚上,老男人一声惨叫,慌忙爬起来,提起裤子就跑了。

  过了一阵,见峰子他们没有追来,我跟斯冰研也离开了那幢废弃大楼。

  一边往回走,斯冰研一边骂我,说我竟然带人绑架她,这是犯罪,她要告诉她伯伯。她伯伯正是我们校长。

  我心里害怕死了,要是她真把这件事情告诉校长的话,开除我是小事,难说我可能还会坐牢。

  所以,我一路向她解释,我说我没有绑架你,我是让他们绑吴东来,谁知道把你给绑来了,我要是有心绑你的话,也不会救你了。

  斯冰研说,那你为什么要绑架吴东来。我说因为他打过我。斯冰研说他为什么要打你,我坚定地看着斯冰研说因为我喜欢你。

  斯冰研愣愣地看了我一眼,脸上有些羞涩,也有些愤怒,道:“别乱说话。”

  我说:“我没有乱说,我从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你了,做我女朋友吧!”

  斯冰研神情有些慌乱,说:“我现在只想好好读书,不想谈恋爱。”

  我说:“那吴东来呢?”

  斯冰研说:“我跟他根本就没什么。”

  我说:“既然你跟他没什么,那你干嘛跟他接吻。”

  斯冰研疑惑地看着我,叫道:“什么时候?”

  我说:“峰子他们是怎么把你绑来的,当时你不是正在跟吴东来接吻吗?”

  斯冰研气得脸色发青,怒道:“根本就不是,是他强吻我的。”

  原来,吴东来那小子追了斯冰研那么久都没追到手,所以没有耐心了,竟然想霸王硬上弓,峰子他们去的时候,吴东来正在强吻斯冰研,可峰子他们却吴以为斯冰研是吴东来的女朋友,所以,吴东来扔下斯冰研跑掉后,他们就把斯冰研给绑了。

  知道斯冰研跟吴东来没什么,我心里很高兴,不过想到那孙子竟然强吻她,我心里又是怒火,更加觉得应该收拾他。可惜现在,没收拾了吴东来,反而还得罪了峰子他们。真是糟糕透顶。也不知道峰子他们会不会找我算账,我砍了他一刀,恐怕他不会就这么善罢干休。一想到这个,我就担心受怕。学校里有吴东来,学校外面有峰子,可算是负背受敌,雪上加霜。

  第二天一放学,果然看到峰子黄毛还有七八个沙马特守在学校门口,峰子的肩膀上缠着绷带,那伤正是昨天被我用刀干的。很显然他们是来找我算账的。

  看到他们在门口,我就不敢出校门,我若一出去准被他们收拾,更巧的是吴东来竟然以为那些人是守在门口等他的,所以也不敢出校门。我灵机一动,打算跟吴东来合作。

  我说,看到门口那伙人没有,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找你算账吗?因为他们的老大看上了斯冰研,听说你是斯冰研的男朋友,所以他们要找你算账。吴东来一听,再一联想到昨天峰子跟黄毛去绑他的事情,就相信了我说的话。我说,我也喜欢斯冰研,那伙人也要找我算账,要想打败那伙人,我们两得合作,我们的恩怨暂且放在一边,等把外面那伙人解决了我们再来谈我们的事情。吴东来一听,觉得也只能如此,所以跟我合作,一起对付那帮沙马特。

  吴东来把他的兄弟们叫了过来,我没什么朋友,就只有王雷一个,为了凑人数,我好说歹说把胆小怕事的王雷给叫了过来。总共凑齐了十几个人,比那帮沙马特要多出一倍人数。这时心里总算有了点信心。

  可是光有人数还不行,还得准备点武器。眼观整个学校,没有什么可用的武器,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鬼主意,说用拖把杆,把拖把下面的布条弄掉,那个杆子就是很好的武器。于是,大家分别去各班收集了十几根拖把杆子,一人一根。

  这一回,手上有了武器,打架的信心也就更盛了。

  我们十几个人扛着拖把杆子,这才往学校门口而去。学校守大门的保安看到我们扛着棍子出来,警告了我们几句,说不许在学校打架。他只是说不许在学校里面打架,又没说不许在学校外面打架。只要一走出校门,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没人管得着。学校通常也只是睁之眼闭之眼,装着没看见。

  那帮沙马特看到我们拿着武器来了,而且在人数上也比他们多一倍,心里就开始虚了。但为了面子,也不能掉头就跑。再心虚也只好硬撑一阵。

  刚好学校则面有一块空地,要打就去空地打,这样才能施展得开。于是,两帮的人马纷纷来到空地,站成对立面。

  学生打群架都有个习惯,在开打之前总要事先对骂一翻,而不是一上来就开干。骂战就是为了要激怒对方,等对方先出手,结果骂了二三十分钟,谁也不出手,最后场面逐渐冷确了下来。

  人群中逐渐有人失去了耐心,开始抱怨,到底要不要打,不打就散了。我们这边没人出声,沙马特那边也有人觉得无趣,然后便先撤了。见他们撤了,我们也全都撤了。就这样,这场事情,就以虎头蛇尾的形式结束了。

  之后,峰子也没再找过我麻烦。而我跟吴东来的仇,也因为这件事情有所缓和。虽然大家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但好歹当过一回“战友”,看在这情份上,也不好再明目张胆的谁跟谁过不去。但我们之间依然有一个死结,那就是斯冰研。我知道吴东来不会放弃斯冰研,而我也不可能放弃我心爱的女人,所以为了这个女人,我跟吴东来注定成不了兄弟。所以我决定再找吴东来谈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