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暂时服个软

  我知道吴东来是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老实说我心里还是有点怕,不管怎么样,我还想在这个学校呆下去,要是吴东来不放过我,见我一次打我一次,那我真的呆不下去,呆不下去我就没办法跟我妈交待。

  最后,想来想去,实在没办法,只好服个软,低个头,主动前去跟吴东来讲和。虽然我觉得这样很失面子,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我不想再跟他闹下去,这样对谁都没好处。所以我厚着脸皮去找了吴东来。

  放学后,我约吴东来到篮球场见。吴东来以为我要约他打架,还准备了武器。来的时候,他和他的兄弟们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一看那架试就是来打架的。我心里有点发虚,害怕他们又打我。

  )酷E匠vM网Xw永h久*免费-看"*小g说…0

  所以,我主动先开了口,我说:“吴东来,我今天约你来不是找你打架的,那天宾馆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也请你不要再跟我过不去了,我们讲和吧!”

  吴东来冷笑了一声,道:“讲和?”然后又用嘲笑的语气对他兄弟们说道:“他怕了,这小子怕了,哈哈哈。”

  他的兄弟们一起哈哈大笑,笑我是怂货。

  我面子上虽然很过不去,但还是决定忍气吞声,他们说我是怂货,那就当我是怂货好了,反正我不想再闹了。

  我一横心,说:“对,没错,我是怕了,我不想再闹下去了,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

  我说完,转身就要走。

  后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吼声:“想走!”

  旋即,他们闪在了我的前面,挡住了我的去路,他们手里都拿着棍子。我悲观地想道,看来,我又得挨打了。也罢,那就来吧!

  当退无可退的时候,我反而不是那么害怕了。有一句话说得好,置之死地而后生。既然没有了退路,那就只得拼命向前了。

  我把心一横,沉住气,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吴东来冷哼一声道:“你不是要讲和吗?来,这里……”吴东来说着,张开双腿,指着自己的胯下,道:“你要是从这里砖过去,我就放过你。”

  一股怒气渐渐窜上心头,我狠狠地盯着吴东来,咬牙道:“你别太过份了。”

  吴东来道:“你不砖是吧,好,那讲和的事情就拉倒,兄弟们,给我打!”

  吴东来一声招呼,他的手下五六个人全都向我冲了过来,二话不说,我浑身上下都挨了棍子,除了头上没被打,别的地方都被打了,身上到处都在痛,尤其是背上的那一棍,打得很重,痛得很历害,脊椎都快给劳资打断了,左腿上也挨了一棍,当时就跪下去了,站都站不起来。那个时候,吴东来又在我的胸口上踢了一脚,我就倒在了地上。我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浑身都软掉了,我以为我会被他们打死。

  这时,刚好下起雨来了,吴东来他们为了躲雨,也看我被收拾得差不多了,然后就走掉了。

  我躺在篮球场上,仰面看着天空,天空被乌云笼罩着,有雨点落到我的脸上,渐渐的,雨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直到雨水冲洗着我的面部。我感觉这些雨就像我的眼泪一样,另我感到悲伤。我为自己的失败和无能为力感到悲伤,我在内心深处同情我自己,但更多的是恨。吴东来!我——恨——你!

  我忍着身上的痛,从雨里爬起来,我的身上沾满了泥水,我的左脚依然无法正常站立。

  那天,是我16岁里最悲伤的日子,我一瘸一拐回到家,就像一个流浪汉一样满身泥水。看到我这个样子,我妈很着急,问我怎么了。我说下雨路太滑,摔了一跤。我妈要求看腿上的伤,我没让她看,自己进了卫生间洗澡。

  洗澡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上到处都是紫红色的印子,那些都是今天被他们用棍子打的,很多地方都已经肿了。抚摸着那些疼痛的伤口,我心里再一次燃气报复的火花。吴东来,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又开始计划怎么报复吴东来,我想象过很多场景,比如,拿刀去捅他们,一刀一个,或者在他们的抽屉里放毒蛇,咬死他们,或者搞一个炸弹把他们家给炸了,当然,这些场景都只是幻想,事实上是不成立的。

  最后,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那人是我的网友,我们在网上聊得还不错,她是一个酒吧的陪酒女。我想,她在那种的地方工作,肯定会认识一些黑道上的朋友,不如我就请她帮忙好了。

  我打开电脑,刚好她在线,我问她能不能介绍个黑道上的人物给我认识,她问我干嘛,我说没什么,就是想认识认识,多个朋友多条路。她说那好吧,就发了一个**号码发给我,说那人名叫峰子。

  我毫不犹豫加了峰子的**号码,过了一会儿就有了回音,对方问我是谁。我立刻提那陪酒女的名字,说是她介绍我来的,我说我太崇拜在道上混的人了,想认他当大哥,然后又说了各种好话,把对方捧得老高了。峰子一高兴就说可以考虑考虑。我立刻提出请他吃饭的请求,峰子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第二天,我在饭店里见到了峰子,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黄毛。两人皆是萨马特的打扮,年纪估计比我大不了多少。

  吃饭的时候,我故意拍这二人的马屁,说他们多么多么威风,多么多么讲义气,我崇拜他们崇拜得要死,他们一得意,就认我做了兄弟,说从今往后,我们三人就是刘关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峰子是老大,黄毛是老二,我是老三。我在心里暗暗高兴,觉得终于有机会可以收拾吴东来了。

  然后,我就把我在学校被人欺负的事情告诉这二位了,他们听了拍着胸脯说要给我报仇。我感激涕零,立刻买了两包中华给他们。

  当天,我就和峰子跟黄毛商量怎么收拾吴东来的事情,商量的结果是,由他们把吴东来绑到他们的出租屋来,然后再由我亲手来处置。我心想,这一次一定要一次性把吴东来给收拾住了,量他以后也不敢再惹我。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们去绑吴东来没绑成,反而把斯冰研给绑来了。我问他们怎么会这样。他们说,他们去抓吴东来的时候,吴东来正跟斯冰研在一起,吴东来见有人要收拾他了,丢下斯冰研一趟跑了,于是他们就把斯冰研给绑了,他们以为斯冰研是吴东来的女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