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一进屋,先是和大刘等刑警一通打招呼,看样子,这厮和就警队的很多人都很熟悉,近乎已经到了可以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的程度了。

  打完招呼,王大虎走到我和胖子跟前,很谦卑地笑着说道:“二位老弟,上次我宾馆出了那档子事儿,没少给老弟们添麻烦,如今这事儿是了了,但我心里总是挺过意不去的,想请二位晚上吃顿饭,不知道能不能赏我这个脸啊,呵呵”

  我和胖子对于王大虎这么大张旗鼓地到刑侦大队来请我们吃饭的行为多少感到有些费解,不知道这个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混蛋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既然黎叔儿走之前已经嘱咐我们要低调,那这个宴席我们肯定是不会去的。

  想到这里,我朝胖子龇牙一笑:“胖子,看见没,王经理这是公然腐蚀公安民警啊,不是,王总,咱们平时处得不错啊,你可不能这么坑我们哥俩,我们不比你,又那么大一买卖在那戳着,啥也不干就能丰衣足食,我们哥俩可全指着这个饭碗娶妻生子纳妾呢,你要是砸了我们饭碗,我们就拖家带口去你们宾馆蹭饭去,呵呵”

  本以为我这么一番明是玩笑暗是婉拒的话一出口,王大虎会知难而退,没曾想这厮笑容可掬地等我说完以后,不急不躁,靠近我和胖子,压低声音说道:“上次在地下室哥哥多有得罪,晚上在凯悦海鲜楼吃个便饭,就是想借着薄酒素菜给二位老弟压压惊、叙叙旧,然后再谈点儿私事儿,呵呵”

  说完,王大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和胖子一眼,微微一笑,也不等我们俩回答去与不去,就起身走了,并且还不忘同其他刑警们拱手作别,很是热络。

  目送王大虎离开,至始至终不露声色、强装镇定的我和胖子相互看了一眼,感觉后背和腋下都已经汗湿了。

  这个王大虎果然不是泛泛之辈,他最后说的那句:“上次在地下室哥哥多有得罪,想借着薄酒素菜给二位老弟压压惊、叙叙旧……”着实让我和胖子大吃一惊,他那句话难道是在隐喻我们夜探喜来登宾馆设有百鬼夯基煞局的地下室的那档子事儿?那么,他又是怎么知道那两个蒙面人是我们俩呢?是猜测,是讹诈,是敲山震虎,还是另有所图?

  我和胖子琢磨了半天也没有猜透王大虎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不过,在反复权衡之后,我和胖子商议了一下,决定还是去赴这个吉凶未卜的鸿门宴,因为假设王大虎确实通过某种渠道证实了当晚去夜探地下室的人是胖子和我,那么,我们再刻意闪避也无意义,还不如索性挑破那层窗户纸,大家说亮话,该怎么办怎么办。

  倘若王大虎并不确定夜探地下室的人就是胖子和我,那么,我们就更有必要去吃这顿饭,正好在心照不宣的周旋中探探王大虎的底,捎带着也间接地了解一下那个令黎叔儿都谈虎色变的刘武周的行市。

  总而言之,这顿饭,我们哥俩必须去吃。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俩,是不是应该吸取上次夜探喜来登宾馆地下室的教训,带上点儿防身武器呢?

  考虑再三,王大虎既然是大摇大摆地到警队来,并当着众人的面请我们俩吃饭,为的就是打消我们的顾虑,表示他不会对我们不利,否则我们一旦出了事儿,有这么多的警察目击者,他王大虎就算浑身是嘴,也难以洗脱自己的嫌疑,所以,我们的人身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枪是肯定不能带了,这样吧,咱哥俩一人整瓶辣椒喷雾器带着,不占地方,还贼管用,呵呵”胖子别看长得满粗犷的,可有时候心还是很细的,为了防患未然,最终还是从管装备的黄梅那要了两瓶辣椒喷雾器以备不时之需。

  “两个大男人还要防狼喷雾剂,怎么着,还怕有女生拦路非礼你们二位啊,那女生的眼睛度数得上六位数了吧,哈哈”黄梅看着一人拿着一瓶辣椒喷雾剂摆姿势的胖子和我,都快笑喷了。

  晚上,我和胖子将辣椒喷雾器别再在后腰上,开着捷达车来到了雅尔市当地最高的凯悦海鲜楼,看样子是一直等在门口的王大虎的两个马仔屁颠地迎了过来,将我们俩引到二楼的大包间里。一见我们来了,就一个人坐在正对着门的位置上的王大虎赶忙起身迎了出来,将我们俩让道到主位上。

  我扫了一眼已经摆满了豆豉蒸鲍鱼、芥末生蚝、芥末三文鱼、焦盐虾姑、酸菜鱼、川式红烧鱼翅等等菜肴的餐桌,都是价格不菲的硬菜,酒也是海鲜楼自酿的一百多块钱一两的蚝酒,心说王大虎这么隆重的请我们俩,看来是要有求于我们啊。

  一落座,王大虎一摆手,两名马仔很识相地从外面将包间的房门关上,包间里,就剩下了胖子、我,还有王大虎。

  王大虎给我和胖子倒上酒,我说我们开车来的,不喝酒,不想王大虎不依不饶,非要他的马仔先把我们的车送回警队去,到时候他派车送我们回家。

  g酷?匠9网首@M发F

  我们也想趁着酒酣耳热之际,从王大虎的嘴里套话儿,于是,我们俩就假装盛情难却地将车钥匙扔给了一个马仔,随即与王大虎推杯换盏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已经快一斤酒下肚的王大虎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胖子我们俩也是面红耳赤,三个大老爷们在共同干完一杯酒之后,我们一起将酒杯倒立,徐旋即相互看着哈哈大笑起来。

  “这酒喝得舒坦,痛快,二位老弟,不瞒你们说,我见你们俩的第一面,就特别欣赏你们大气的性格,就想结交你们,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来,好事成双,咱们再走一个,呵呵”王大虎瞪着血红的眼睛,神情亢奋地抓着酒瓶子,还要跟我们俩再喝一杯。

  “王总,趁着我们俩算清醒,有啥事儿就睡吧,要不然一会儿我们俩喝蒙B了,记忆力断片,啥也记不得了,你这顿饭及就算白请啦,呵呵”胖子见王大虎迟迟不奔主题,道明请吃饭的目的,遂借酒装醉地用话敲打起了王大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