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胖子和我绝对是一路人,别看他好像多听黎叔儿的话似的,可一见我鬼鬼祟祟、欲语还休的表情,立马就心活了,一脚油门,我们俩就直奔喜来登酒店而来。

  到了喜来登酒店,不出我的所料,就见门前停着数辆装有装潢材料的大卡车,一群装修工人正进进出出的忙着往里面搬运材料。

  王大虎正站在一旁神采奕奕地指挥着那些工人,身后是一群就像众星捧月的宾馆工作人员们。

  见我和胖子下了车,王大虎热情地迎了上来:"二位警官,什么香风把你们二位吹来了,那啥,真不巧,宾馆装修,这么地,咱们去就近的茶楼坐坐吧。"

  "不用,我们碰巧路过,见你这儿这么热闹,过来看看,我说,你这宾馆不是刚装完没多长时间吗,怎么又开始装修了呢?"我看着王大虎,假装随意地问道。

  "嗨,出了那档子事儿……"刚说了半截话,王大虎警觉地一回头,见跟前儿没有其他人,这才小声说道:"你们是来替张局查我岗的吧,你们放心,张局给我打完电话,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放心,韩文浩就是得病死的,谁问我都是这话,呵呵"

  我和胖子对于王大虎的表白不置可否,他肯定是以为我们俩是得到张航的授意,来看他有没有对韩文浩的死因胡说八道的。不过这样也好,看样子这个王大虎与张航的关系应该不错,我们俩正可以借此套出点儿情况来。

  "你刚才说出了那档子事儿,然后呢,你咋老说半截话呢,闹心不闹心啊。"胖子见王大虎贼眉鼠眼、吞吞吐吐地,遂有意用言语刺激他。

  "噢,对对,这不是宾馆里死了人吗,别管咋死的,它都不吉利不是,所以,五哥意思是趁着现在宾馆是淡季,抓紧时间收拾一下,完了再请一尊关二爷摆在大堂里,避避邪,呵呵"王大虎很自然地说道,并再次提及刘武周。

  "哎,你这宾馆一天能进多少钱啊,万八千的总有吧?"我看着王大虎,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万八千?郎sir,你当我这是开地下钱庄呢,"王大虎失笑道:"一天毛利也就几千块,这几年,都是仗着几个关系单位一年在我这儿搞点儿培训啥的,连吃带住的,效益还凑合吧,呵呵"

  "你小子别哭穷,我又不勒你大脖子*,你还说你不挣钱,你这一场大装下来,估计得个十几万吧?"我皱着眉头看着那些忙进忙出的装修工人,又问了一句。

  "十几万哪儿够啊,现在人工多贵啊,五哥办事又讲究,不让克扣民工的工钱,连材料带装修材料,七十万能打住就不错了。"王大虎答道。

  "我去,真奢侈,你这装修费都够我不吃不喝干十几年的了,有钱人就是好啊,行了,不耽误你干活了,走了。"胖子懒洋洋地打量了王大虎一眼,招呼我上车。

  "别呀,这都快中午了,咱们哥几个整点儿,要不然显得我王大虎多不懂事儿啊。"

  王大虎是真心实意想留我们吃顿饭,但我和胖子摆了摆手,就上车走了。

  "哎哎,等会儿,没准备,二位先抽着吧。"王大虎一看我们执意要走,一招手,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跑了过来,拉开后车门,将四条中华烟扔到了后排座椅上。

  "这是干啥,当街贿赂执法人员,我去,你小子不会在哪儿个地方架个摄像机**我们呢吧,啊?"我扫了一眼后排坐上的中华烟,摁下车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看着笑嘻嘻的王大虎,说道。

  "呵呵,行了,你们这些当警察的啊,时间长了看啥都不正常,行,我王大虎就是想腐蚀革命干部,拉警官下水,可你们愣是不给我机会啊,要不然我下午就给你们市局政治部送一面锦旗去,好警官拒腐防变,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咋样,这小词儿硬吧,呵呵"王大虎嘴里开着玩笑,随手关上车门。

  "行啊,就这么地吧,谢了啊。"我冲王大虎摆摆手,暗地里一踹胖子,胖子一摁喇叭,车子就绝尘而去。

  "你他妈得得瑟地跑到喜来登宾馆,不会就是为了讹王大虎四条烟吧,啊?"胖子扭头看了我一眼,瓮声瓮气地问道。

  "胖子,你刚才注意了吗,在喜来登宾馆闻到啥味没有?"我没有理会胖子的揶揄,而是反问了胖子一句。

  "味道,好像是满刺鼻子的清漆味儿,那咋地了,装修不都那味儿吗?"胖子对我的问题不屑一顾。

  "现代人都注意自身保健,你说丫一开宾馆的,还是带星级的大宾馆,入住的人肯定都不是一般人吧,他他妈装修宾馆整那么大的味儿,谁还敢去住啊,不怕甲醛超标得白血病啊?"我开始启发胖子。

  "那你啥意思啊?"胖子才懒得费那脑细胞,直接问我。

  "我觉得,王大虎装修是假,想利用装修的气味儿来掩盖另一种味道才是目的,而且,好像我听说喜来登宾馆并不赚钱,那王大虎还干得劲劲的,咋地,赔本赚吆喝,就图一乐啊?"我仰靠在椅背上,吐出一口长气。

  "我说你丫是不是魔怔*了,死活就认定王大虎是一犯罪嫌疑人,人家是拐你老婆了,是抱你家孩子跳井了,非要给人家整出点儿事儿来,我去!"胖子见我死咬着王大虎不放,不禁大感意外。

  《看Q正h版a章节:上UB酷!匠$(网

  "哥,你得相信我的第六感,老准儿了,百不失一。"我望着窗外飞速闪过的车辆和行人,自己也纳闷,为什么潜意识里就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支配我的行为,使我不由自主地去怀疑王大虎,真是邪门了。

  黎叔儿的手机一直没开机,我们俩给他发了N条信息,总算是给我们回了一条"我还没死呢",再一打回去,又关机了。

  我们俩也无所谓了,反正知道黎叔儿平安无事就行了。这几天,市区突然冒出一伙飞车党,专门抢劫女性的背包,一连作案十几起,还将两名受害人摔成了重伤,我和胖子配合其他中队,在抢夺案件的高发地段儿蹲坑布控,一连两宿没合眼。

  第三天我和胖子被替换下来,回到家足足睡了一天,快到六点时,接到领李国志的电话,让我们俩七点半准时到治安大队去报到,说是局里整合全局警力,开展打击黄赌毒的集中统一行动,我和胖子被编入治安、法制、刑侦混合的第三行动组了。

  *(敲诈)*走火入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