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活了一下午,跑了两趟法制大队进行审核,韩文浩的卷宗总算弄完了。下班后,黎叔儿和冷小烟坐进我们那辆九手捷达车,一路呼啸着往黎叔儿家的方向开去。

  黎叔儿的家位于雅尔市的老城区,那里原来是亚洲都排得上前三名的大型国有企业——栲胶厂,有职工上万人,后来企业破产倒闭,但其周围却留下了不少当时为栲胶厂职工建的四层楼的宿舍,只是年久失修,大都墙皮剥落,楼体遍布黑色的印痕。

  我和胖子此前就知道黎叔儿住在这里,也曾问过不差钱儿的黎叔儿为什么不在市区中心买套房子养老,黎叔儿笑笑,说是这里的小区都是他熟识的老人,待在这里感觉亲切、踏实。

  黎叔儿所住的楼房在这片破败的小区的中间位置,是7号楼二单元202号房,因为是老楼,楼梯间狭窄陡峭,每次来我们都有一种爬珠峰的感觉。

  黎叔儿的家是俗称两室半的结构,就是一间大屋、一间小屋、一间厨房,外加一个小方厅,五十几平米的空间。

  黎叔儿早年丧妻,也没有子嗣,这么多年都是独居的鳏夫,不过,黎叔儿的脾气倒不古怪,别看他在公安局和警队一天对谁都爱搭不理、牛逼闪电的,但小区的孩子一见他都老远的就打招呼,透着一股子自然的亲热。

  我和胖子有一次曾试探着问过师母是怎么没的,结果黎叔儿老脸当时就黑了,吓得我们俩再也不敢再提这档子事儿了,至于冷小烟,以她和黎叔儿的亲近关系,亦不知道黎叔儿的妻子死亡的原因,就好像黎叔儿从来没有过家庭似的。

  黎叔儿家很邋遢,尽管冷小烟会经常来帮老爷子打扫,但不出一天,黎叔儿就能恢复成原样儿,所以,一进门,冷小烟一撇嘴,就开始挽起袖子拾掇屋子,黎叔儿则神情自若地指挥我们俩去厨房的冰箱里拿羊肉、青菜和洗刷电火锅,为晚餐做准备。

  冷小烟拾掇好屋子,我们在厨房也忙活得了,将火锅、菜肉、调料、盘碟摆到方厅的桌子上,黎叔儿翻出瓶茅台,胖子嫌不够,又下楼提搂上两兜啤酒,然后我们就开吃开喝。

  我几次都想开口说话,但黎叔儿似乎有意对我的表情视而不见,只管招呼我们海吃海喝,眼瞅着一瓶茅台都见底儿了,黎叔儿就是不肯搭我这茬儿,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叔儿,再不让我说就要把我憋疯了,你就当行行好,让我说句话行不,啊?”

  “呵呵,知道我为啥一直不让你说话吗?”黎叔儿啁干了杯子里的残酒,若有所指地看着我,又看看片子和冷小烟,“你们以后是要承担很大责任的,肚子里存不了事儿还行?记住,以后不管遇到啥事儿,哪怕是生死攸关事儿,面上都要装得如无其事,让对手闹不清你的底细,这叫城府,懂吗?”

  “好好好,就知道吃您顿饭不容易,不挨骂不算完,”我苦笑了一下,这老头子真是童心未泯,还故意让我闹心,“叔儿,我是真有正事儿要和你说,我觉得,韩文浩的案子并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就这么结案,我怕以后要是出了事。实行错案倒查,咱们都得跟着吃挂落儿。”

  “嗯,你说吧,反正我也吃得差不多了。”黎叔儿掏出烟叼上,胖子赶紧用打火机给点上。

  “叔儿,胖子,小烟,”我看了看黎叔儿,又看了看停下筷子瞪着我的胖子和冷小烟,理理思路,继续说道:“你们看啊,第一,韩文浩曾在卫生局任过局长,而这次喜来登宾馆出事后,也是卫生局马上就以卫生检疫不合格查封了喜来登,这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第二,徐雅轩为什么要去喜来登宾馆预定房间与韩文浩约会,按说以韩文浩的身份和地位,即便是与女人幽会,也应该选很少有人认识他的偏僻宾馆,而徐雅轩选择喜来登,要么是他们对这里很熟悉,知道安全,要么就是有人故意见韩文浩引到这里,好达到某种目的。”

  “第三,徐雅轩死于溺水我不怀疑,可是,虽然我们手里有那封她留下的举报信兼遗书,也在她家的电脑里恢复了被删除的电子版原件,可是,凭此就能认定是徐雅轩为自杀吗?你们想想,徐雅轩是医生,要想寻思死,可以找出一万种方法,何必非要投河?至于铐住自己的手脚,既可以说是她死意已决,可要是逆向思维,是不是也可以假设为将她扔下水的凶手怕她不死,才会预先将其手脚铐住的?”

  “第四,当时在案发现场,我明明听到隔壁的房间里有女人压低的惊呼声,为什么张航副局长会那么凑巧地过来组阻止了我的进一步的动作,还近乎强迫性地打发我下楼去帮着取材料,他在试图掩盖什么?”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就是沙宝泉书记和张正市长对于韩文浩案件的大相径庭的态度,韩文浩是张正的秘书长,课出了事以后,沙宝泉似乎比张正更为着急,并几次三番地越俎代庖,又是询问案情,又让低调处理,表面看似在为张正考虑,是在为领导班子遮丑,可张正却不领情,反倒有将事情闹大的倾向,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你们不觉得蹊跷吗?”

  我一口气说完这些,不仅黎叔儿怔怔地看着我,胖子和冷小烟也彻底放下筷子,一脸惊异地望着我,就好像我是一朵刚刚破土而出的奇葩似的。

  半响,黎叔儿才吸了口气凉气:“行啊,瘪犊子玩意儿,刚他妈说你没心计,你就跟我抖了这么大一机灵是吧,咋地,这些仅仅是你的推测,还是你已经有证据了,说实话!”

  D#看i正9版章节上?{酷T匠h网+◇

  “没有证据,我只是推测而已。”我老实作答。

  “那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怎么去查找证据啊?”黎叔儿小眼睛一弯,笑眯眯地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