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夺命狂奔的女子一见我和胖子站在她对面,再一看我们的衣着打扮,估计是把我们也当成了小混子,脚下一踉跄,险些摔倒。而这突发的一幕让我和胖子也是吃了一惊,本能地往旁边一闪,给那女子让出了一条道。

  那女子见状后,也顾不得其他,一瘸一拐地挣扎着从我们身边跑了过来。

  就在这时,那群手持凶器追赶那女子的大汉们嚷嚷道:“快,拦住那个娘们,我们让你们俩白玩儿一回,快呀,我去!”

  说话间,那女子已经跑到了我们身边,身后的那群大汉一见我和胖子无动于衷,纷纷将手里的钢管或捡起地上的碎砖头朝那女子砸来,所幸那女子很是敏捷,灵巧地躲开了,钢管、碎砖头砸在墙壁上,发出“叮当”的响声,红色的碎砖屑四下飞溅,吓得那女子惊叫连连。

  就在那女子与我和胖子擦身而过的一刹那,那女子用惊慌的眼神看了我和胖子一下,并怔了一下,而后,她突然抓住我的右臂,喜极而泣地说道:“郎乾,是你们俩呀,太好了,快救救我,我被人追杀。”

  我被那女子抓住胳膊后,不由一愣,还以为那女子是慌不择路,想向我们求救呢,不想那女子却张嘴叫出了我的名字,赶紧定睛望去,就觉得眼前这个浓妆艳抹、鬓发散乱、神色凄惶的女子有些眼熟,但仓促之间又想不起来,就迟疑地问道:“你是……”

  那女子用手用力地在脸上擦了几下,鹅蛋脸上顿时五颜六色,就跟画了迷彩妆的特种兵似的,不过,这样一来,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素颜,奶奶的,真是冤家路窄,那女子竟是害得我挨了耿维新一顿臭骂的慕容雨嫣。

  “你你……你这又是整得哪一出啊?”我一见是慕容雨嫣,虽然不知道贵为无冕之王的她为什么会打扮成这模样,还被人追得如此狼狈,说真的,当时我的心里是一片豁然开朗,尽管已经打定主意要救她,毕竟我们是警察,即便她坑过我,但面对群众危难要勇为的人民警察基本素养我还是有的。

  不过,虽然帮是要帮的,但也得作弄她一下,让她先哆嗦一会儿,于是,我扒拉开慕容雨嫣紧紧抓住我手臂的手,故意看着那些已经将我们围住的大汉们大声说道:“哎哎,别拉我,我可不想受你连累啊”

  “你……”慕容雨嫣气得指尖微颤地怒视着我,我视而不见,冲胖子一丢眼色,在故作畏惧地看了一眼那些凶神恶煞的大汉们后,赶紧低下眼睛退到墙壁边缘站好,然后暗自发笑地看着双手掩住颈部、惊恐地看着那些狞笑着围上去的大汉们。

  “你妈了个B的,你咋不跑了,跑啊,你个傻货娘们,跑这儿瞎打听来了吗,这里是你能来的地儿吗,走,跟我们回去,我们一定把你伺候舒服了!”一个五大三粗、戴着墨镜的大汉伸手去薅慕容雨嫣的头发,同时嘴里恶狠狠地恐吓道。

  看l“正@K版j章5节《》上i/酷,匠B网O

  “你不要碰我,救命啊,救命啊……”慕容雨嫣拼命阻挡那大汉伸过来的长有黑毛的大手,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

  “哈哈哈……”那群大汉发出一阵哄笑,一个穿着件脏了吧唧的T恤的大汉大嘴叉子一咧:“这个娘们还真的满傻满天真的啊,还救命,你他妈就算喊破大天,也没人敢来救你,这一亩三分地是我们做主,警察都他妈的不敢来,来了打出他们的卵子来,我去!”

  这时,那名戴墨镜的大汉的手被慕容雨嫣一档之后,顺势下滑,刺啦一声,将慕容雨嫣颈部下面的衣服撕坏,露出了一如凝脂一般的雪白肌肤,那群大汉的呼吸骤然浊重起来。

  慕容雨嫣看着那群就像如狼似虎、面露邪气的大汉们,惊恐万状地双手抓紧被撕坏的衣服,慢慢地蹲在了地上,一双如细雨蒙蒙的泪眼无助地看向我和胖子,楚楚可怜。

  我和胖子老脸一红,自己都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赶紧推开挡在我们前面的大汉,抢身进去并将慕容雨嫣然挡在了我们身后。

  “你妈B的,刚才谁说的这地界警察都不敢来啊,你说的啊?”胖子逼近那名穿T恤的大汉,龇牙一阵冷笑,“还打出我们的卵子来,来,胖爷来了,你打吧,你他妈要是打不出来,我就把你卵子打出来泡到酒瓶子里补肾,去你妈的!”

  胖子舌绽春雷的一声大喝,把那些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大汉们吓了一跳,为首的那个戴着墨镜的大汉略一迟疑,看着胖子问道:“哥们,哪个道上的啊,报个号呗,认识认识。”

  “我报你妈的号,你啥身份,和我认识,老子是警察,看见没,老子就是归拢你们的,我去!”胖子用镶有银色警徽的警官证使劲拍着那大汉的脸,态度极为嚣张。

  被胖子这么一番挑衅,那大汉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面无表情地审视着胖子:“你们真是警察?”

  “去你妈的,是不是你还能咋地,傻掉楞地赶紧滚蛋,要不然,我真打出你们卵子来你信不信。”胖子一脸阴森笑容地靠近哪大汉的脸,语气咄咄逼人。

  “你们要不是警察,我充其量也就是打算你们的腿,让你们爬出去,可你们要是警察,那我就真得把你们留在这儿了,因为你们破坏了约定,违约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那大汉眯起眼睛,将浑浊的瞳仁从胖子、我和慕容雨嫣的脸上依次扫过,口气之阴冷,绝不逊于胖子。

  “我去,好玩儿啊,你知道吗,老B,胖爷我就喜欢归拢牛B人物,你他妈越觉得自己是个棍儿,我越越撅了你,没办法,我就是这么牛B,天生的……”

  胖子是真够阴的,嘴上还说着话呢,下面暗地里就是一记前蹬腿,不偏不倚地正踢在了那戴墨镜大汉的裤裆上,那大汉一声惨叫,倒在地上蜷曲成一团,疼得说不出话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