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拨通了李国丰的手机,扬声器里很快传来他那含糊不清的声音:“两钱,咋地,你们警队有任务,要领枪?”

  “啊,李哥,你看,大半夜的打扰你,真不好意思,那啥,确实有案子,不过呢,不需要领枪,就是想麻烦你跑一趟,想调一下旅店业管理信息,查点儿东西,呵呵”我字斟句酿、很是客气地同李国丰解释着,就怕他一旦听出我是以个人名义折腾他,再耍驴不来。

  “啥案子啊,你们深更半夜的还在警队熬鹰呢。”好在李国丰并没有再追问,电话里,我能听到他起身穿衣服发出的摩擦声,“行了,你现在开车去市局,我马上到。”

  十几分钟会,李国丰果然赶到了市局,叫上正在值班室的沙发上打盹的我,一起进了位于一楼西侧的治安大队的机房。

  按照我的要求,李国丰调出了昨天一天喜来登宾馆所有的住宿登记明细,我看了一下613房间的登记记录,登记的人名字叫徐雅轩,是一名女子,身份证显示信息为雅尔市当地人,26岁。

  “徐雅轩,徐雅轩,果然还有一个人……”我看着这这个名字,嘴里喃喃自语道。

  “哦,我知道你们警队在忙活啥了,是不是韩文浩那个案子,哎,咋死的你们整明白了吗?”李国丰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我,追问道。

  “操,你咋知道这案子的,你听谁说的?”我皱起眉毛,看着李国丰问道。

  “我就纳闷了,你们警队一有案子就全局抽人帮忙,那你们自己人都是干啥吃的啊,还JB要不要脸了,”李国丰一脸坏笑地看着我,“你们昨天把我们大队的人都抽空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大队顶了一天,光他妈吃方便面了,我能不问出啥案子了吗。”

  “看看你们治安大队人员的素质,领导三令五申要保密,这家伙可好,回来全秃噜出来了,这嘴都快赶上棉裤腰了,咋这么松呢。”我乜斜了李国丰一眼,“抽你们人咋地了,那是给你们一个向先进学习的机会,你们应该珍惜才是,怎么还怨声载道的,还有没有点感恩的心啊,行了,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伤心啊。”

  我转身往外走,这当儿,李国丰才反应过来:“你丫站住,手续给我留下,回头我还得放进台账里呢。”

  “啥手续啊?”我回过头,笑容灿烂地看着李国丰。

  “你被跟我整猫腻,撒愣把领导签字的查询通知单给我,要是没领导签字,我敢让你看这些涉密信息,操!”李国丰以为我在和他逗咳嗽,一个劲儿催促我赶紧将领导签字批准的查询通知单给他。

  “哎呀,你看,你没理解我意思,我当时电话里说的意思是凭着哥们私人感情,你利用手中有限的权力帮我一个忙,你也没说还得领导签字啊。”我一脸无辜加意外地看着李国丰,语气老诚恳了,“也怪我,总觉得咱们哥俩关系挺好的,有点儿不拿自己当外人了,那啥,下次,下次我一定注意,队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啊。”

  “两钱,我操你大爷,你他妈深更半夜不让我睡觉不说,还逼我犯错误,你还是人吗……”身后,传来李国丰气急败坏的骂声。

  回到警队,我躺在沙发上,抓紧时间迷糊了一会儿,当我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弄醒的时候,一看表,已经是八点了。

  我爬起来,见黎叔儿、胖子一前一后进来了,胖子手里还拿着两个方便袋。

  “起来啦,正好,洗吧洗吧吃饭吧。”见我醒了,黎叔儿咳嗽几声,让我先填饱肚子。

  胖子打开方便袋,里面是永和豆浆和油条。

  “操,怎么不是煎饼啊,我好几天没吃着我那西施嫂子的煎饼了,特想那一口儿,呵呵”我看着胖子,开始拿话儿恶心他。

  “滚你妈犊子,油条还堵不上你那张B嘴,操!”胖子一边抬脚踹向我,一边紧张地四下看,生怕被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冷小烟听到。

  “别闹了,昨晚有啥发现没?”黎叔儿盯着我问道。

  “嗯,昨晚我把视频从头到尾捋了好几遍,总感觉这起案子并不象是一起单纯的意外死亡事件……”我将自己对于死者韩文浩手腕、脚踝的绳结存在的疑点,特别是现场还出现过一个叫徐雅轩的女子的重要情况,向黎叔儿和胖子复述了一遍。

  黎叔儿和胖子一言不发地望着我,我知道,他们这种表情,恰恰表示他们对我的观点持赞同态度,起码也是觉得我的推论有些靠谱。

  “现场没有发现韩文浩的手机,无法知道他在昨天都和谁联系过,再加上小乾刚才提到的那个登记住宿613房间的徐雅轩,这么地,你们俩今天的任务,一个是去趟移动公司和联通公司,看看韩文浩都用啥号码,再调出前后三天的通话记录,看看和谁联系得多一些,再有,就是不管你们用啥方法,必须整清楚这个徐雅轩是干啥的,人在哪儿,她和韩文浩是什么关系,与韩文浩的死有没有内在关联,听明白了吗?”黎叔儿沉吟了一下,向我和胖子下了指令。

  到移动公司和联通公司查询韩文浩通话记录的事儿办得并不顺利,移动公司和联通公司分管通讯的副主任虽然接待了我们俩,当都无一例外地拒绝了我们的要求,理由也还是惊人的一致:韩文浩属于市政府领导,此前,雅尔市市委、市政府和两家公司达成协议,雅尔市副市长以上级别领导干部的通讯记录均纳入保密范畴,未经市委办公室出具相关函件,两家公司不得向任何机构或个人透露他们的通话信息。

  韩文浩是党委常委,地位较排名靠后的几位副市长还高,当然属于市委、市政府规定的保密范畴内,所以,对于我们的要求,爱莫能助。

  “操,按照刑诉法和人民警察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在法律授权的范围内,为了国家安全和紧急情况下追查犯罪分子的需要,有权调取任何组织和个人的通话记录,你们也有义务配合我们工作,明白不?”胖子见那些副主任推三阻四的,有点儿火大,又不能象对待嫌疑人那样“上手段”(动粗),遂搬出法条,准备以理服人。

  “呵呵,你们说的都对,可是,面对法律的规定和市委、市政府的规定,你们会执行哪一个?就连你们这些执法者,不也是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吗?”这句话,是移动公司的副主任说的,与后来联通公司副主任说的意思如出一辙。

  @5酷!,匠网#首发◇B

  我当时就想,谁说移动和联通像原配见小三,一照面就往死了掐,你看,连想法都这么一致,这关系,得老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