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胖子他们忙于现场勘查的时候,黎叔儿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和张航打了个招呼,就撇下我,一个人急匆匆地走了。

  黎叔儿走了,我乐得没人管,胖子他们的勘查工作我又插不上手,就趁着李国志、周文龙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案发现场的机会,在宾馆六层的走廊里闲逛起来。

  我随手拧了拧一间粘有605门牌的房间门把手,没有拧动,其实我知道这些房门都是电子锁,需要有房卡扫描才能打开,之所以去拧门把手,说白了,就是下意识的一种举动而已,并没有指望能打开。

  可奇怪的是,就在我拧动门把手的刹那间,我隐约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女人低低的惊叫声。我一惊,觉得里面应该是有住宿的客人,大概是知道了613房间里发生了命案,才会房门紧锁,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我举手想敲门再表明身份,然后向里面住宿的客人了解一下刚才是否听到或看都什么异常的情况没有,不想手刚一抬起来,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

  我回头一看,是张航站在我后面并抓住了我想敲门的右手手腕:“你干啥呢?”

  “我恍惚听见这房间里有人,想走访一下。”我如实回答。

  “别扯这闲蛋了,整个六楼的房间我已经安排人梳理了一遍,就613有人住宿,这一点在一楼前台的电子登记簿里也有记录,你就不要再整这没用的了,你要是闲得难受,正好楼下取材料人手不够呢,你跟着下去一块弄吧。”

  说完,不待我分辨,张航就往电梯口方向推了我一把,这当儿,周文龙正好领着七八名刑警也往电梯口走,正好把我裹在中间,近乎绑架似的将我“挟持”到了电梯处。

  我回头看了一眼605的房门,尽管心中还有疑惑,却也没再坚持,跟着周文龙他们就下到一楼,开始给那些宾馆工作人员挨个取材料,忙得是晕头转向,一口气干到晚上七点多才收工。

  最◇)新o章k节*上酷Z;匠H/网}

  回到警队,饥肠辘辘的我和临时抽调来的治安、经侦、派出所等部门的弟兄们直奔小食堂,一进门,就看到黎叔儿、张航、李国志,还有胖子、冷小烟他(她)们十来个人正围着餐桌吃盒饭呢。

  黎叔儿朝我招招手,我走了过去,胖子将一份盒饭推到我跟前,我操起筷子,飞快地往嘴里扒拉起来。

  “你饿死鬼托生的吧,站没站相,吃没吃相,操!”黎叔儿骂了我一句,顺手将自己饭盒里的鸡腿夹给了我。

  “呵呵,我都快饿疯了,有饭当然赶紧吃,谁知道一会儿您又要怎么折腾我啊。”我啃着鸡腿,一点儿都不领情,

  “算你小子聪明,一会儿吃完饭,张局你们就回去休息吧,”黎叔儿朝张航、周文龙、李国志说完这句话后,又看向我和胖子,还有冷小烟,“至于你们,就别痴心妄想了,吃完饭就回去给我加班,听见没。”

  “听见了,”胖子嘿嘿一乐,看向冷小烟哂笑道:“男女搭配,干一宿也不累,呵呵”

  “那好啊,等会儿我尸检,龙哥哥给我做记录呗。”冷小烟破例没有发飙,而是朝胖子抛了一个媚眼,吐气如兰地说道。

  “那啥……”胖子看着面上含笑、眼神如刀的冷小烟,“使劲儿咽下嘴里的饭菜,“好吧,好吧。”

  吃完饭,打发走张航、周文龙、李国志和帮忙的那些其他部门的弟兄们,偌大的刑侦大楼里,除了一楼值班的两名民警,就剩下黎叔儿、冷小烟、胖子和我四个人了。

  按照约定,胖子苦着脸,跟着冷小烟去停尸间挑灯对韩文浩的尸体进行检验,我和黎叔儿则守在他的办公室里,利用公安专网进入公安部人员信息库,调出韩文浩的户籍等个人资料进行研究。

  “你知道我刚才着急忙慌地去哪儿了吗?”黎叔儿在看资料的间隙,抬头望着我,突然我问了一句。

  “您干啥去了,不会是耿局寻思过味儿了,想接茬儿归拢我,然后您去平事儿去了吧,呵呵”我知道黎叔儿一定是想和我说什么,就故意插科打诨道。

  黎叔儿没理我,继续说下去:“电话确实是耿局打的,不过可不是你那点儿屁事儿,是市委书记沙宝泉要见我们。”

  “沙宝泉?就那个外号傻B书记的市委书记?”我龇牙一乐,接了一句。

  黎叔儿瞪了我一眼:“别一天胡逼咧咧,就是他,说是想听听案情汇报,汇报个JB毛啊,我都不清楚是咋回事呢。不过,沙书记倒也没细问案情,只是反复强调要注意案情保密,专案组成员人选确定后,必须报他审定,总之,就是要低调低调再低调,要尽量避免因韩文浩案件而给张正市长的个人形象带来负面影响。”

  “更有意思的是,我和耿局刚从沙书记办公室出来没五分钟,就又接到张正市长的电话,也是让我们去汇报案情。到了张市长办公室,你猜张市长咋说的,那态度与沙书记截然相反,要求咱们尽快查明韩文浩的死因,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什么事儿,都要一查到底,查个水落石出,并公诸于众,以正视听,你觉得有点儿意思吗?”黎叔儿眯起眼睛看着我,表情很诡异。

  “您到底想说啥?”我影影绰绰地也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却又抓不着头绪,只得向黎叔儿求教。

  “第一,他们怎么那么肯定死者就是韩文浩,是巧合,还是事先早有迹象?第二,韩文浩是市政府的秘书长,按说应该是市长的心腹,可是,沙宝泉似乎更在意韩文浩案件可能引发的灾难性后果,而张正倒好像很乐于看到这些后果的发生,再联系到沙宝泉与张正一直不合的坊间传闻,你觉得这起案子是不是很耐人寻味呢?”黎叔儿两眼直视着我,目光如炬,就像发现了猎物的病老虎。

  我张嘴结舌地看着黎叔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难道这里面,还牵涉到波诡云谲的官场派系斗争不成?要真是那样,那这韩文浩之死可就不是单纯的自杀或他杀案件了,而是可能引发雅尔市官场大震荡的火药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