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话听音,张航、周文龙、李国志当然听出了黎叔儿的不悦,可是,这毕竟是在办案,而且还是两起命案,张航、周文龙、李国志绝不敢拿自己的乌纱帽开玩笑,要是轻信林小舟不靠谱的供述而乱判葫芦案,到时候上面来个错案追究,责任倒查,他们仨是一个也跑不了,一撸到底都是轻的,被检察院以涉嫌渎职立案调查亦未可知,因此,他们才会旁敲侧击地提醒黎叔儿:您自己疯不要紧,可千万别害我们。

  不过,在听完林小舟的讲述之后,我心里却是一惊,因为,林小舟的讲述,和我在饭店梦游时看到的那一幕是何其相似,再加上林仙儿在梦里对我说的“记住你看到的这一切,然后帮帮我女儿,帮帮我女儿……”那句话,难道,她真的是在梦中以现场重现的方式暗示我,是她的一缕冤魂杀死了刘耀宗,与林小舟和付景林无关?

  “叔儿,咱们接下来是不是该提审付景林了,这样一来,双方的口供不就可以相互印证、判断真伪了吗?”我急于想证实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便附耳向黎叔儿建议道。

  “你小子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啊?”黎叔儿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早说过,你小子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料。”

  “好了,我们爷们要审付景林了,三位领导要是有兴趣,就继续在玻璃后面旁听,要是没兴趣,就回家洗洗睡吧,我不强求。”黎叔儿站起身,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张航、周文龙、李国志,下了逐客令。

  张航看了看黎叔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毕竟黎叔儿这么多年经手破获的大案奇案一桩桩一件件都在那摆着,并不是浪得虚名,尽管这次的行为有些乖张,有些不可理喻,但是,以黎叔儿的脾气秉性,绝不可能是率性胡为,因此,张航权衡再三,还是决定继续躲到幕后充当路人甲,看看黎叔儿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狗皮膏药。

  一见副局长都没表态,周文龙、李国志乐得不吱声,两头不得罪,跟着张航就又回到了审讯室后面的控制室里,透过单向玻璃看黎叔儿夜审付景林。

  付景林是被从看守所的被窝里带来的,只穿着件黄灰相间的号服,脚穿拖鞋,带着械具坐在审讯椅里,不住地打哈欠。

  “抽支烟,提提神,你再这么打哈欠,我都睁不开眼了。”黎叔儿呵呵一笑,让胖子给付景林点上烟。

  “谢谢啊。”付景林捧着胖子的手点上烟,吸了一口,“黎警官,您精神头儿真足,怎么老是喜欢晚上提审呢,呵呵”

  “嚯,进步挺快啊,一张嘴都是术语了,听着就像是几进宫的老号(经常被关押在看守所的职业罪犯)了,对了,我可听说你进号里没挨削可不是因为你是杀人犯,而是你一进去就说了一通**切口,还露了两手(打架),将那些老犯儿都镇住了,有这事儿吧?”黎叔儿眯着眼睛看向付景林,乐呵呵地说道。

  “我以前是开车的,走南闯北的,三教九流都接触得到,江湖上的事儿知道的多点儿,胡侃乱编的,那些老犯儿就信了,也是在号里闲的没事干,听我胡白话打发时光呗。”付景林淡淡一笑,有意回避自己以前的经历。

  “好吧,咱们言归正传,说说刘耀宗跌落悬崖当晚的事儿吧,这个不为难吧?”黎叔儿收起笑容,眼神瞬间射出一缕刺人的光芒。

  “啊……”付景林征了一下,他很敏锐地注意到了黎叔儿刻意加重的“跌落”的字眼,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在大脑里紧张地思考着,判断黎叔儿到底掌握了什么信息。

  “你不用再琢磨了,该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了,就是想再听听你的供述,看看你有没有积极配合警方办案的主动态度。”黎叔儿打了个官腔,是说给玻璃后面的张航他们听的。

  付景林使劲儿吸了一口烟,然后将青色的烟雾徐徐吐出:“我说的,你们能信吗?”

  “那你看看我,你能信吗?”黎叔儿放下手中把玩的碳素笔,示意付景林看向他的腰部。

  我和胖子也好奇地看向黎叔儿的腰部,几秒钟之后,令我们瞠目结舌、差点儿当场抓狂的骇人一幕发生了:从脚下开始,黎叔儿的小腿、大腿、髋部、腰际,竟然依次消失了,只剩下腰部以上的躯干在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们。

  由于黎叔儿身后有高背的审讯椅挡着,这一幕,处于审讯椅后面的张航、周文龙、李国志和监控摄像机都无法看到或捕捉到这不可思议的画面。

  见付景林一脸惊骇地跌落回审讯椅里,黎叔儿信手一掸衣服,下半截又慢慢显现了出来,旋即看向他:“你觉得我会不相信吗?”

  付景林的牙齿开始打颤:“我以前曾到过江西的龙虎山玩儿,那里有一个道士也曾给我露过这一手,并想收我为徒,说是这样可以化解我日后的牢狱之劫,但我当时心里杂念太多,没有肯留下,难不成您也是道门中人?”

  “我和你一样,都是不可说,呵呵”黎叔儿一笑,“好了,说点儿该说的吧,我听着呢。”

  1酷L匠…!网唯)一G正|/版,√其V他“'都TE是~!盗X版S

  付景林的供述与林小舟的供述完全一样,包括林仙儿仙灵杀人的那一环节,即便是两人事先串过供,也不会说的如此惊人的一致。唯一不同的是,在从案发地离开后,付景林将那份徐燕(林仙儿)刀刺刘耀宗的视频又拷贝了一份至U盘,并放在了刑侦大队的门口,也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份视频,其目的,就是想将我们的侦查视线引到刘耀宗身上,造成刘耀宗杀死徐燕(林仙儿)后潜逃的假象,这样就可以为他转移刘耀宗的尸体创造时间了。

  只是,一群去到崖底采树基子的老头儿老太太打乱了他的计划,功亏一篑。

  “在下到崖底并看到刘耀宗已经死亡后,你为什么还要用棺材钉去补刀,是单纯为了泄愤,还是另有隐情?”黎叔儿直视付景林的眼睛,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