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景林见林小舟颈部一片淤紫,不禁怒火中烧,他扶着林小舟坐到一块较为平坦的石板上,而后走到仍蜷缩在地上的刘耀宗跟前,抓着刘耀宗的衣领将其拎了起来,怒斥道:“你这个杂碎,你知道你要杀死的这个女孩儿是谁吗,啊?”

  刘耀宗睁开眼睛,心怀恐惧地躲避着付景林愤怒的眼神,嗫嚅道:“她、她是谁啊?”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你和林仙儿的女儿,叫林小舟,你知道吗,你差一点儿亲手杀死了你的女儿,你这个王八蛋!”付景林用力将刘耀宗推搡在地上,恨骂连声。

  “我的女儿?”刘耀宗用手背擦掉嘴角的血迹,瞪起眼睛看向一旁怒视着自己的林小舟,“你是我女儿,是林仙儿的女儿?嗯,象,是真象,孩子,你为什么不早说啊,来,走近点儿,让我看看,你是我的女儿?”

  。◎看G正;{版章U节@y上酷匠v…网#

  刘耀宗眼神迷离地看着林小舟,脚下一步一步向林小舟走去。

  林小舟没有动,就那么手捂着颈部,安静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刘耀宗。

  “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我的女儿……”刘耀宗似哭非笑地看向林小舟。慢慢张开双臂,“女儿,我还有一个女儿,嗬嗬……”

  刘耀宗咧着嘴,表情有些痴苶地靠近林小舟,蹲下,伸出手去抱住依旧平静地望着自己的林小舟:“孩子,我的孩子……”

  突然,刘耀宗用右臂锁住林小舟的喉部,将臃肿笨拙的身子藏在林小舟的后面,随即一脸阴笑地看向付景林:“你他妈当我傻逼啊,你一来,我就猜出来了,一定是你找我贷款不成,就让林仙儿去找我,并故意将我诱骗到你们家,再设计拍下这段视频敲诈我,逼我就范,对吧?”

  刘耀宗发出桀桀怪笑,沾着血渍、泥土、草屑的面部愈发显得扭曲恐怖:“啊,你他妈随便从哪儿找个野种就说是我的孩子,那我岂不成了天字第一号的冤大头?告诉你们,这些把戏都是你大爷我玩剩下的了,还尼玛比的想来坑我,操!”

  “告诉你们,今儿这事儿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不过,这年头儿,谁他妈不吃人,谁他妈不被人吃,今天载了我认了,但我得把面儿找回来,付景林,咱们做笔交易,你立马写份授权书,将公司百分之四十、不,”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转让给我,我就放了这个丫头,也不将今晚的事儿声张出去,咋样?”

  “我说,姓付的,那林仙儿,哦,是徐燕,该不会是你和这个丫头害死的吧,然后你们好出双入对,这小丫头年轻漂亮,你小子起了老牛吃嫩草的色心了是吧,哈哈,哈哈…..”

  刘耀宗看向面色阴沉如铅的付景林,笑得肆无忌惮。他确实有理由得意,自己只是略施小计,演了一出痛心疾首、悔不当初的父女洒泪相认的苦情戏,就轻而易举地骗过了付景林和林小舟,并一举翻盘成功,将主动权重新掌握在了自己手里,真是天助自己,要不怎么说好人没长寿、赖人活不够呢!

  在刘耀宗的挟持下,林小舟的表情还是古井不波,只不过那是一种心灰意冷的放弃:“付叔叔,这个人,已经无药可救了,现在,你还会阻止我吗?”

  付景林摇摇头,看着得意洋洋的刘耀宗说道:“刘耀宗,这辈子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么恨过谁,而且,在来这里之前,我真的没有动过要杀人的念头,一丁点都没有,可是,在见到你以后,你的所作所为一再地传达给我一个信息,就是你在自己在作死,还是那种急不可耐地作死,所以,我决定成全你。”

  看着一步向自己走来的付景林,外强中干的刘耀宗心虚胆怯了,一面用力勒紧林小舟的喉咙,一面用小眼睛紧张地注视着付景林:“你、你要干什么,我就不信你敢真杀人,你他妈疯了,那么大一份产业不要了,你、你还有老父老母,啊,你都能舍下?行了,别你妈跟我装混不吝了,说吧,提提你的条件,看我能不能接受,说吧。”

  “你真的是不可救药了,如果说我之前还有些犹豫不决的话,那么,现在我觉得,让你活在世上,是对全人类的犯罪。”

  “付叔叔,动手吧。”趁着付景林的话语引起刘耀宗内心慌乱的间隙,林小舟在朝付景林喊了一句之后,用力将后脑撞向刘耀宗的面部,然会用力一掰刘耀宗锁住她喉部的手臂,将身体下滑,顺势摆脱了刘耀宗的控制。

  就在林小舟身子一矮、露出刘耀宗的正面身体后,付景林毫不犹豫地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那枚得自矿洞里挖掘出的诡异怪尸的棺材钉,正要向刘耀宗甩去,却忽然呆立不动了。

  见付景林神情怪异,林小舟不禁回头一看,登时也象受了雷击一般,浑身颤抖、泪落如雨。

  此刻,一缕湿漉漉的青丝正紧紧地缠住刘耀宗的咽喉,并象蟒蛇一样不断收缩绞动,刘耀宗张口结舌,双目暴突,下半截变得湿淋淋的,已然是小便失禁了。

  在刘耀宗的身后,一个白衣霓裳的女子正深情款款地看着林小舟和付景林,那女子,赫然就是已经死去的林仙儿。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变故让林小舟和付景林都始料未及又不知所措,当她(他)们反应过来,想冲过去留住林仙儿的时候,只见林仙儿决然一笑,将刘耀宗的整个脑袋都裹住的青丝往回一收,刘耀宗就不由自主地踉踉跄跄跑到了林仙儿身边,林仙儿一转身,带着刘耀宗一同向崖下落去……

  林小舟和付景林站在崖前,看向黑气弥漫的下方,哪里还有林仙儿和刘耀宗的踪影,但那仍在空旷的山野间回荡的、越来越弱的惨叫声,却提醒她(他)们,刚才的一幕,绝非是幻觉。

  看了片刻,付景林决定沿着缓坡下到崖底去看个究竟,必须要证实刘耀宗已死,才能为林小舟,也为自己永绝祸患,永远祛除刘耀宗这个十恶不赦的梦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