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像机里,看着妈妈泣血的诉说,林小舟泪如雨下,几度哭倒在桌子上。

  看完了视频,林小舟几近虚脱,无力地倒在藤椅上,脑海中一片空白,她不知道,那么深爱她的妈妈为什么会狠心丢下她,难道只是为了那脑毛霉菌病的不治之症,还是为了那一百万的保险金给丈夫救急,抑或两种原因皆有之?

  “孩子,你妈妈很早就信奉了一种名叫天堂之门的宗教,我想,她的自杀原因,大概与这种宗教传播的“死亡是在另一个空间的重生”的理念也有一定的关系。你看,她还把她写有关于天堂之门宗教教义和感受的笔记本留给我,让我也入教呢,唉。”付景林看着徐燕(林仙儿)留下的笔记本,睹物思人,倍感锥心之痛。

  “付叔叔,我想把妈妈这段遗言拷下来留作纪念,可以吗?”林小舟向付景林提出了一个请求。

  “当然,当然可以,她是你妈妈,你完全有这个权力啊。”付景林点头道。

  “对了,孩子,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你看你能知道多少。”付景林突然眼中闪出一丝怒火,旋即将摄像机里的视频继续往回倒,那段徐燕(林仙儿)拿水果刀刺向刘耀宗的视频就映入了林小舟的眼帘。

  “这是我很偶然发现的,这个被你妈妈用刀刺伤的男子就是刘耀宗,你的、生身父亲,”付景林看了一下林小舟哭肿的眼睛,不忍再刺激这个可怜的女孩儿,“他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还有,为什么会和你妈妈起冲突,还有,这段视频明显是**的,你妈妈是一个很警惕的人,一般的朋友绝不会进入我们家里,还会用我们家的摄像机去**这段视频,我想来想去,最有可能拍下这段视频的,就是你,对吗?”

  “是的,付叔叔,这段视频是我录下的,当时,妈妈并不知道我就躲在柜子里……”林小舟点头承认,并将当时的情况向付景林复述了一遍。

  “这个无耻的王八蛋!”付景林听完了林小舟的讲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怒不可遏。

  “付叔叔,刘耀宗这个……”林小舟强自将畜生两个字忍住没有说出口,“他为什么要纠缠我妈妈,还说那只是交易之类的话啊?”

  酷&匠网i正版首发

  “我和你妈妈经营的矿产公司最近接连出了几起矿难,赔偿金额都不少,导致公司的资金链出了一些问题,我就想着从银行贷款应急,并经过朋友的牵桥搭线,找到了主管信贷的刘耀宗。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个畜生就是当年害得你母亲要跳崖自尽的罪魁祸首,可是,那畜生真是死性不改,一张口就跟我要好处,我一想,这年头儿办事不就这样吗,也就答应了,本以为给他个十万八万的就可以了,不想他知道我们公司资金严重短缺,遂乘人之危,一张嘴,竟然要我和你妈妈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且是以资抵股的形式,无异于就是要入干股啊。”付景林气愤已极,猛然将手里的茶杯捏碎,鲜血从指间流出。

  “那后来呢,付叔叔?”林小舟摘下颈间白色的丝巾,一面为付景林包扎伤口,一面轻声问道。

  “我当时太过气愤,摔门而出,那畜生还在后面冷笑着说,我就不信你不来求我。回到家后,你妈妈发现我情绪不对劲儿,再三追问,我就说出了私情。听完后,你妈妈的神色就有些不对,但我不了解这里面的内情,还以为你妈妈也是气氛所致,就安慰了你妈妈几句,说我们另想办法就是,不行的话就去那些小额贷款公司借高利贷暂时周转一下。可我没想到,你妈妈后来竟去银行找了刘耀宗,虽然我不知道她们谈了什么,但想必那畜生是要挟了你母亲,目的还是想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弄到手,所以你妈妈才会怒气冲冲地从银行出来,而那厚颜无耻的畜生竟然开车尾随你妈妈,追到了我们家里。”

  “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妈妈在视频里并没有提到啊?”林小舟疑惑不解地看向付景林,问道。

  “刚才领你来的那个瘦高的男人,曾是在呼伦贝尔,乃至东北地区都很有名气的一个**大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中了了仇家的埋伏,我开车拉他逃出重围,他很感激我,和我拜了把兄弟。后来,他厌倦了**上的尔虞我诈,打打杀杀,就自己砍断了自己右手的四根手指,从此退出江湖,开了这个茶社修身养性,但他的影响力还在,要想查一些事儿的话,他的能量要远比警察大得多,你妈妈去找刘耀宗的经过,就是他帮我查出来的……你妈妈也喜欢这样的丝巾,买了好多条呢。”付景林低头看着手上已经被鲜血洇红的白色丝巾,淡淡地说道。

  “您接着说吧,我在听呢。”林小舟将手放在付景林的手心里,试图给这个憔悴的男人以些许的慰藉。

  “后来的事儿,你就都看到了,那个畜生肯定是用让我和你妈妈辛苦经营的公司破产来恐吓你妈妈,并最终激怒了你妈妈,才会做出那么过激的举动,不过,我想,你妈妈之所以会自杀,恐怕与这次受到刘耀宗的纠缠也有一定的关系,算了,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了。”付景林喟然长叹,虎目落泪。

  “那您打算怎么办?”林小舟突然问了一句。

  “啊?”付景林一时没有明白林小舟问话的含义,“公司现在已经处于半停产的状态,我也无意再经营下去,想申请破产清算,嗯,你妈妈的意外伤害保险我会尽快办完,那笔钱是属于你的,你可以用它去走好你今后的路,孩子,好好活下去,这才是你妈妈最想看到、也是最希望看到的,知道吗?”

  “我记住了,付叔叔。”林小舟看了付景林一会儿,忽然一笑,“我想把妈妈的那段视频考走,可以吗?”

  “当然,当然,”付景林连忙将摄像机拿给林小舟,“这里有笔记本,可没有U盘啊,服务生,服务生,告诉你们老板,我需要个U盘……”

  在林小舟讲视频拷进U盘的过程中,付景林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时,林小舟已经拷完视频,并将U盘小心地装进了背包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