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林仙儿,就是徐燕的女儿吗?”黎叔儿换了个话题,接着问道。

  “没见过,我也是从徐燕留给我的视频里才知道原来她还有一个女儿,哎,要是她早跟我说,我完全会同意将那孩子接过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可惜,可惜啊。”付景林一声长叹,垂头无语。

  “徐燕不让你知道林小舟的存在,其实是在保护你们双方,从中也可以看出她对你的那份真情,可是,你真的不认识林小舟?”黎叔儿提高了声音,再次问道。

  “不认识,都这情况了,我还有必要再隐瞒什么吗,还有意义吗?”付景林向黎叔儿举了举手铐,苦笑道。

  “那就怪了,难道有两个刘耀宗?还是刘耀宗被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杀死后又还魂了,然后再被你们当中的另一个人杀死?听着有些绕是吧,那好,我告诉你,林小舟也已经主动交待了,说刘耀宗是她杀的,时间、地点都吻合,这个情况,你没料到吧?”黎叔儿一摸下巴,意味深长地将目光锁定付景林的眼睛。

  “什么?”付景林突然长身而起,但刚一站起,审讯椅用于固定被审讯人员的挡板就将他反弹了回去,只是造成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在诈我,是不是,是不是?”付景林忽然笑了起来,并用嘲讽的眼神看向黎叔儿,但还是无法控制地流露出了惊疑与不安的神色。

  “我没那闲情逸致和你在这斗心眼儿,我之所以要和你唠唠,就是想帮你们,因为,我不希望到了每年徐燕的祭日,连个给她烧纸的亲人都没有,所以我希望你能说出你知道的实情,这样对大家都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黎叔儿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反正人是我杀的,凶器也已经找到了,你们放了林小舟,那孩子是在胡说,她一个那么瘦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杀死刘耀宗那么胖的男人,你们觉得常理上说得通吗?”付景林一脸哀求地看向黎叔儿,替林小舟开脱求情。

  “你既然说不认识林小舟,又凭什么说她身形瘦弱,不能杀死刘耀宗呢?”黎叔儿猛地一拍桌子,真是动了肝火了,“说,你到底还隐瞒了什么?”

  “我该说的都说了,没有隐瞒什么,人是我杀的,我之所以一开始没有主动投案,是想利用徐燕被警方认定为他杀后,取得那一百万元的保险金并留给我父母,还有焦丽娜和孩子她们,然后再来投案自首,可是,我实在是承受不了这种心理上的压力了,就来自首了,你们警察需要做的,不就是破案吗,那你们还等什么,枪毙我吧,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了,不是吗?”面对黎叔儿的雷霆之怒,付景林反倒安静了下来,语气平和地说道。

  “行了,看来你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估计我再和你苦口婆心也是白扯了,好吧,要是在号里想通了,想和我唠唠,就让看守警或管教员给我打电话,只要你提我名,他们不敢不给你打,记住啊。”黎叔儿也泄气了,看着付景林直晃脑袋,而后悻悻地说道。

  胖子出去将负责押解付景林的二中队三名刑警喊进来,然后将付景林带了出去,直接押回看守所投监。

  “叔儿,白玩儿了吧,人家压根就不尿您那一壶,看你能咋地,吼吼哈嘿。”胖子一见黎叔儿吃了瘪,嘴上又开始犯贱,嘚啵嘚啵地不闲着。

  “,白玩儿?你哪只泡眼看到你叔儿我白玩了,啊?”黎叔儿乜斜了胖子一眼,“走,咱们爷们继续去提审林小舟去。”

  X看正、版i#章90节td上;c酷匠网$i

  “您这是典型的人来疯啊,您是不是最近放弃治疗了,这也病得太邪乎了,是吧?”胖子看着神采奕奕、高深莫测的黎叔儿,彻底无语了。

  进到林小舟所在的三号审讯室里,两名负责审讯的女警一见黎叔儿进来了,赶紧起身让座,黎叔儿也没客气,往审讯桌前一坐翻了翻讯问笔录,而后朝两名女警一摆手:“歇着去吧,剩下的活叔儿包圆了,去吧去吧,啊。”

  两名女警离开审讯室后,黎叔儿看了一眼神情与平时无异的林小舟:“丫蛋儿,吃饭了吗,啊?”

  “吃了,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姐姐给我送来的,她是谁啊,我怎么一见她,心里就有点儿发慌,完了又觉得挺愿意亲近她的,呵呵”林小舟一见到我们,倒是透出一股子亲热劲儿,让我们内心一阵发酸,觉得自己将这个可怜的女孩带回警队,是一件特别不爷们、特别操蛋的事儿。

  “她叫冷小烟,是你这位胖蜀黍的梦中情人,单相思啊。嗯,她是法医,法医,知道吧,专门摆弄死尸的,在她们眼里,所有人都是下一个需要尸检的潜在被害者,呵呵”趁着冷小烟不在审讯室,我大大地将那小丫头揶揄了一番,以报她上次故意用死尸恶心我的一箭之仇,我老记仇了。

  “法医啊,怪不得我一见她就汗毛都竖起来了,我也相当法医,然后就什么都不怕了,呵呵”林小舟吐舌一笑,露出了那个年龄层的女孩应有的顽皮表情,但旋即就表情萎靡地靠在审讯椅上,低着头摆弄挡板上的酸奶空盒。

  “丫蛋儿,你告诉爷爷,刘耀宗真的是你杀的吗?”黎叔儿吐出一口郁气,看着林小舟,和气地问道。

  “是啊,我不都和您说了吗,是我杀的,没错。”一提到刘耀宗,林小舟的眼睛顿时冒出怒火,咬着嘴唇回答道。

  “那你能告诉我,刘耀宗背上的那个伤口是咋形成的吗?”黎叔儿又问了一句。

  “是我用一根捡来的道钉扎的,扎完我就将道钉给扔了。”林小舟很流利地回答道。

  “哎呀,那你扔哪儿了还能想起来吗,这杀人案不比其他案件,要是作案凶器找不到,就没办法结案,也无法认定你就是犯罪嫌疑人,这可难办了啊。”黎叔儿拧着眉毛,自言自语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