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黎叔儿要单独提审付景林的建议,张航、李国志和周文龙都没有提出异议,这是源于一种一种在长期的摸爬滚打中形成的信任,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但他们相信黎叔儿这样做,必定有他的道理,这就足够了。

  我也再一次悟出了一个道理,面子,不是靠别人施舍来的,而是靠自己打拚出来的。

  我和胖子跟着黎叔儿来到了办案功能区的讯问,不一会儿,二中队的三名刑警就将已经被戴上手铐的付景林从看守所带到了讯问室。

  看着坐在审讯椅里,面色有些苍白的付景林,黎叔儿面色平静地问道:“咋样,在看守所还适应吧,有没有挨打啊,有的话吱声,我去收拾那群兔崽子。”

  “谢谢,还好,那些狱友一听我是杀了人进来的,对我还算客气。”付景林神情黯然地笑了一下,“我能抽支烟吗?”

  胖子掏出盒玉溪递给付景林,付景林朝胖子感激地一笑,掏出一根,胖子伸过打火机给他点着。

  “谢谢,我还以为你们要是知道了我是杀人犯以后,会象电视剧里演得那样,对我严刑审问呢,呵呵”付景林看着黎叔儿,又看了看我和胖子,幽幽地说道。

  “嗯,这玩意儿咋说呢,要是说点儿有悖原则的话,你杀了刘耀宗,应该说那王八犊子是死有余辜,死得好。”黎叔儿接过胖子递过来的烟,深吸了一口,突然一拍面前的桌面,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

  对于黎叔儿的失态,我和胖子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别看这老头儿屡破大案,抓过的犯罪嫌疑人不计其数,可是,骨子里,他就是一嫉恶如仇、还带有一点儿孩子气的老顽童,嘴上话说得又臭又硬,可心地比谁都软,就看不得弱势群体受苦。

  O酷Rc匠i网o首m.发

  自打知道了林仙儿的悲惨经历和刘耀宗的龌蹉行径,黎叔儿就没有一日不骂刘耀宗那孙子的,如今一见付景林为了替爱妻出头而身陷囹圄,这老头儿心里可气大了,拍桌子发泄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黎叔儿的义愤倒是让付景林大为感动,人在落难的时候,感情特别脆弱,即便是一个表示支持的眼神,或者是一句平淡的暖心话,都能让落难者感激涕零,铭记一生,付景林就是这样。

  “黎警官,谢谢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付景林记在这儿了!”付景林用逮着手铐的双手使劲拍拍胸口,脸色因激动而变得赤红,“虽然我知道杀人是犯法的,但是,如果要是让我再选择一回,我还会杀了那个杂碎,他他妈根本不是人,是畜生,是禽兽!”

  看着情绪骤然失控的付景林,我和胖子都有点儿意外,一个能下得去狠手杀人的犯罪嫌疑人,居然会被黎叔儿几句话就搞得如此歇斯底里,这心理素质也忒差了吧?

  “那啥,你冷静冷静,我们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唠唠嗑,你看,我们连笔录纸都没带,所以呢,你也别紧张,咱们就是说说话嘛。”黎叔儿面色又恢复了平静,朝付景林笑道。

  “都是您撩扯的,这会儿又装没事人儿是吧?我看呢,您就别煽情了,该问啥问啥吧,回头那哥们一躁狂,再给您来个自残啥的,我看您就甭退休了,直接到检察院看守所报到去吧,呵呵”我靠近黎叔儿,压低嗓音小声说道。

  “我心里有数儿,你小子就别操那份闲心了,跟你叔儿学着点儿,学到手都是活,我身子骨不济了,办完这案子,我想着就让你和胖子出师了,自立门户吧。”黎叔儿看向我,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很复杂的神色。

  “别介啊,我们可没招您不待见,您这是干嘛呀,把我们扫地出门啊?”黎叔儿这一说,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禁不住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

  “啥玩意儿,你们俩嘀咕啥呢,知道你们来这里是干啥来了不,尤其是你,叔儿,一个从警三十年的老同志,啊,怎么就不能给年轻的同志带个好头,起个表率作用呢,是吧,这个,这个……叔儿,您渴不,我给您沏茶去,上好的毛尖,我刚从网上淘来的。”一见黎叔儿斜楞着眼珠子看向他,正说得口沫横飞的胖子立马见风使舵,奴颜婢膝地要去给黎叔儿沏茶,沏好茶。

  “付景林,我问你啊,刘耀宗真是你杀的吗?”黎叔儿没有搭理胁肩谄笑、暗自得意的胖子,转向付景林,问道。

  “是我杀的,关于作案的情节,我已经都向警察同志们交待了,需要我再复述一遍吗?”付景林神情坦然地望着黎叔儿,表情坚定地说道。

  “那倒不必,嗯,照你说的,是徐燕死前,将那摄像机和笔记本邮寄给你,你又是在徐燕死亡两天后接到了摄像机和笔记本,从中看到了刘耀宗在你家里和徐燕撕打的视频,于是起了杀机,一面将视频拷进U盘交给我们,试图给我们制造出刘耀宗可能是杀害徐燕的凶手的主观印象,同时又将同样的视频发给了刘耀宗,以此来威胁并将其骗到康乐坡杀害,对吗?”黎叔儿漫不经心地掸了掸烟灰,嘟嘟囔囔地问道。

  “是,整个作案过程就是这样。”付景林点点头,默认了。

  “可是啊,我就不太明白一点,按说你也是快要当爹的人了,虽说那焦丽娜不是你明媒正娶的,可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亲生的骨肉啊,你怎么能为了逞一时之快而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被别人骂是野孩子呢,你忍心让你的孩子重复林小舟的痛苦经历吗?”黎叔儿皱着眉头盯着付景林的眼睛,一字一字地慢慢说道。

  “我当时已经失去理智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一心只想着杀了那个人渣,为徐燕讨回个公道,人一旦鬼迷心窍了,会做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来,我就是这样。”提到焦丽娜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付景林的眼圈红了,双手使劲握拳,以压制内心的痛苦煎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