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刘耀宗的尸体的经过,之前电话里也和你们说过了,是在你们离开的第二天早上,一群到北斗山遛弯的老头老太太在康乐坡下面的草窠子里发现的。当时,那帮老头老太太是从另一面的缓坡绕到那里,说是想采点儿树基子回去泡水,不想去被一具僵硬的尸体吓了个半死。”李国志看着黎叔儿,先简单的交待了一下发现刘耀宗尸体的经过。

  “说起来,发现刘耀宗坠崖身亡的时间节点非常有意思,你们看,就在咱们接到那个神秘优盘并确定刘耀宗与徐燕死亡可能有重大关系之后,刘耀宗就突然失踪了,然后,就被发现死在了山坳里,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就跟连环套似的,环环相扣啊。”李国志推开碟子,摸摸手,也点上了一根烟。

  “刘耀宗的死因是什么?”黎叔儿没有理会李国志的感慨,眯着眼睛看向天花板,问道。

  “嗯,死因主要是刘耀宗的跌落的过程中被硬物撞断右侧肋骨,断骨刺破脾脏导致内出血,同时颅脑损伤严重,身上还有大面积的软组织挫伤。不过,尸检时,在死者的后心位置还发现了一处锐器伤,怀疑凶器应为凿子或道钉一类的物体,但令人费解的是,通过现场抛物线试验,刘耀宗是从康乐坡较陡、也是较为偏僻的北侧,也就是海拔最高的崖顶坠落的,但在崖顶,我们并没有发现撕打搏斗的痕迹,周围的植被也没有大面积被压倒的现象,同时,现场没有提取到刘耀宗的血迹,倒是在刘耀宗尸体压倒的三叶草的根茎部位,提取到他的血迹,而且还是喷溅状血迹,这就说明,刘耀宗是在跌落或被人推落悬崖后,又被人持利器在后心狠狠地刺了一下,可令人费解的是,刘耀宗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基本上已经是没救了,为什么还有人要再补刀呢,除非是有深仇大恨,生怕其不死,才会做出如此惊人之举,否则,没有什么其他能解释通的。”冷小烟接着黎叔儿的话碴儿,介绍了一下刘耀宗的死因。

  “付景林不是投案自首并已经承认是他杀死了刘耀宗吗,怎么还会没有好的解释?”黎叔儿咳嗽了几声,净目光从天花板移向张航、周文龙、李国志他们。

  “本来付景林投案之后,我们也挺高兴的,毕竟要是付景林说的都是实情,那咱们警队就等于一口气破了两起命案嘛。而按照付景林的交待,是他把刘耀宗骗到康乐坡并推下悬崖后,由于怕刘耀宗再侥幸捡回一条命,便下到崖底,用一根棺材钉又刺了刘耀宗后背一下,直到确定刘耀宗已死之后,才逃离现场。不过,”李国志一捂腮帮子,“我总感觉,张局和老周也是这意思,就是付景林的口供还有一些疑点没有厘清,整个证据链还不能实现无缝对接,怕到了起诉阶段,会被检察院以证据不全退侦,正琢磨呢,你们又来一电话,说是徐燕的女儿林小舟承认是她杀死了刘耀宗,并且时间、地点都对,这就更乱了,没办法,只好等你们回来之后,决定再加大审讯力度,将付景林的讯问笔录和林小舟的讯问笔录相互印证,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嗯,这个思路属于按套路出牌,没啥创意,但还算中规中矩,我原则上同意。”黎叔儿挺装逼地扫了李国志一眼,那感觉就跟他是市局局长耿维新似的,“那啥,刚才张局提到付景林投案时还带了现场未发现的索尼摄像机,还有徐燕生前使用的笔记本电脑,那里面有啥发现吗,是不是跟付景林杀死刘耀宗的动机有关?”

  b看qs正/H版章0节|上z酷匠_网7P

  “不愧是老六扇门的名捕,一语破的,啥都瞒不过你,”张航钦佩地冲黎叔儿一笑,“没错,付景林拿来的就是现场未发现的索尼摄像机和还有徐燕的笔记本电脑,不过,按付景林的说法,当时他确实以为索尼摄像机丢了,可是,就在徐燕死亡两天后,他接到了一个快递送来的包裹,发件人签字一栏,竟然是徐燕的笔迹,他一问快递员,人家解释说,当时寄件人告诉快递公司,这里是一份生日礼物,要求他们必须在两天后的生日当天,以指定的时间送到接收人,也就是付景林手中,这样才有意义,所以才会延迟了两天送来。”

  “付景林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那台索尼摄像机和徐燕之前使用过的笔记本电脑,他先是打开摄像机,在里面看到了徐燕生前自己拍摄的视频录像,通过屏幕,徐燕向付景林讲述了自己的所有经历,包括与刘耀宗的一段感情纠葛,这个,其实我们比你们知道的还要早一些,呵呵”张航站起身,“吃饱喝足了,咱们还是去电教室看看徐燕生前的录像吧,或许有助于打开一下侦查思路。”

  我心里明镜似的,张航他们估计此前早已经把那录像看了N遍了,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黎叔儿我们看看录像,过一遍脑子,看能否从中有所新发现而已。

  “变戏法的瞒不了敲锣的,这个副局长,够鸡贼的嘿。”胖子附在我耳边,嘿嘿笑道。

  到了电教室,冷小烟拉上窗帘,技术员顾青调整好设备,墙上的液晶电视就显示出了徐燕因自拍而显得有些走形的面容。

  “景林,当你看到这段画面的时候,我们已经是阴阳永隔、生死两茫茫了,你不要难过,今生有你陪伴,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屏幕中,徐燕(林仙儿)两眼含泪,温情地述说着。

  张航、李国志、周文龙和冷小烟因为都已经看过了这段录像,故而都坐在了后排,只有黎叔儿、胖子和我坐在前排,每个人都拧着眉毛盯着屏幕,盯着那个已经做鬼的丽人。

  “景林,我要告诉你,我的失忆早就痊愈了,原谅我一直瞒着你,因为,我爱你,不想让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伤害到你,我这么做,可能很自私,所以,在走以前,我要向你讲述一切,一个叫林仙儿的女人的前世今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