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们看过名侦探柯南的偶像密室杀人剧集吗,那里面,被害人藤江就是站在椅子上面,然后从背后倒在固定在冰块的菜刀上面,从而伪造成自己被人从背后杀死的假象。当然,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们大家都会感到不合乎情理,那好,我问一下最先勘查现场的周教,”冷小烟看向周文龙,“你们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你们进入现场时,死者家的冰箱门是开着的,对吧?”

  周文龙点了点头,表情多少有点儿尴尬:“是的,根据以往的勘查经验,我们对于这一看似与凶杀案现场毫无关联的情况有意识地忽略了。”

  “这也怪不得周教,按照常理,我相信大多数侦查员都会对这一现象视而不见,可是,就在徐燕死亡一案中,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情况却是大有玄机。因为,徐燕就是先在冰箱里冻了一块冰,然后趁冰块将凝固的时候,将那把水果刀的刀柄插进了冰块里,做完这一切,徐燕换上一件很薄的睡衣,为的是怕自己后靠时候的力量小,穿过厚的衣服可能会使刀尖刺不透衣服,于是,她穿上睡衣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转过身,抱着必死的决心,将后背向那冻结在冰块里的刀尖猛地靠了过去……”

  “在被水果刀刺入体内的一刹那,徐燕可能出现了短暂的昏厥,身体在向前倒下的同时,深深刺入后背上的水果刀连同裹住刀柄的冰块也被带了出来,因为冰块体积挺大,自身重量使刺入徐燕背部的水果刀的刀刃向下坠,形成了奇特的撕裂状切口,这种切口,我在用小猪做现场还原实验时,已经得到了验证,并已经固定成影像资料附在案卷里,就不多说了。”

  “但徐燕应该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由于她的意识还没有丧失,遂挣扎着从冰箱那里爬到了卧室,目的,就是怕倒在冰箱那里会引起警方的怀疑,进而推测到她的真正死因。随后,她无力地趴在卧室的地面,包裹着刀柄的冰块与背部皮肤直接接触,使创口附近的肌肉组织快速冷却受冻,这就是为什么徐燕的背部创口附近没有形成尸斑的原因所在,同理,冰块逐渐融化成水,使创口周围接触到冰水的肌肤体表温度也逐渐降低,但由于冰水混合物的温度接近零摄氏度,所以,离创口远一些的皮肤表面才会形成低温冷冻条件下特有的鲜红色尸斑。事实就是这样,我说完了。”冷小烟面无表情地坐回到椅子上,剩下在场的刑警们面面相觑,集体失语,这其中,也包括黎叔儿、胖子和我。

  因为冷小烟所说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过离奇,太过匪夷所思,要说是电影或某些神剧里面的情节尚情有可原,可要是移植到真实的案件之中,总让人感到有些突兀,有些牵强,有些不靠谱。

  片刻,还是张航副局长打破了沉默:“说实话,小烟一开始向我汇报时,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小烟已经在现场冰箱的第二层储物格里提取到了死者的喷溅状血滴,那是很艰苦的工作,跟大海捞针差不多。同时,我们在第二层储物格里侧的罐装咖啡的铁质外壁上发现了凹陷的撞击痕迹,这些旁证,也都从侧面支持了小烟的结论。而且,我们最近,确切说是昨晚,我们又获得了最为重要的人证与物证,那就是主动投案自首的付景林,以及他带来的现场遗失的索尼摄像机和死者徐燕生前使用的笔记本电脑。”

  “提到付景林,就涉及到了由徐燕死亡案件衍生出的另一起凶杀案,就是刘耀宗被杀案。”张航苦笑了一下,“同志们,说实话,我干警察也有些年头了,大大小小的凶杀案也破过不少,但是,这一次的案件,确实让我感到有点儿蒙,不开玩笑啊,是真蒙,就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合常理,却又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呵呵”

  张航一连说了两遍不可思议,看得出,他对徐燕自杀案和刘耀宗被杀案还是存在许多的疑问,或者说是在证据链的形成及因果关系方面还觉得不够确凿,不够完善。

  “好了,简单分下工,一会儿,二中队、三中队、四中队,除了手里有案子的,其余的,该搜查付景林的办公室搜查办公室,该检查刘耀宗办公室的检查办公室,对于付景林和林小舟的审讯,由李队儿和周教各带一组,进行交叉审讯,互相印证,如果有必要,可以从局里法制大队抽人协助审讯和制定审讯提纲,一定要争取短时间内拿下付景林和林小舟的口供,要不然,这两起案子,耿维新局长不好向市里面交待,毕竟那刘耀宗是前任市委常委的姑爷,不堪僧面看佛面,市委张书记、吕市长都打电话过问了,这个,你们懂的,呵呵”张航是行伍出身,是凭借真刀真枪的战功走到副局长的位置上的,对于官场里什么都要讲政治、算政治账的潜规则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借题发泄一下心中的小小不满。

  打发走那些刑警,警队小食堂的包子也出锅了,张航留下黎叔儿、周文龙、李国志,还有冷小烟、胖子和我,我们围着圆桌一边吃包子喝奶茶,一边由黎叔儿将我们去满河镇发生的事儿讲了一遍,当然,那段错走阴阳路的经历肯定是掐了没播。

  “对了,张局,刘耀宗被杀案和付景林投案自首是咋回事儿,刚才我听得胡噜半片的,没太闹明白这里面的关系。”黎叔儿胃口最近明显不太好,只吃了两个包子就撂下筷子,开始抽烟。

  “说起这档子事儿,还真是充满了戏剧性,就他妈跟有人提前编好的剧本似的。嗯,还是先从刘耀宗被杀案说起吧,要不然,就太乱套了,是吧,老周?”李国志转圈看了一眼在场的人,目光停在周文龙的脸上,谑笑道。

  “你可别往里面绕和我,太虐脑细胞了,我倒现在还没捋清这里面的关系呢,呵呵”周文龙摆摆手,赶紧一推六二五,不想给李国志当捧哏儿。

  更)-新最快1?上%酷◇f匠r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