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我杀的,这又不是中奖,我有必要冒名顶替吗?”林小舟不以为然地一笑,旋即扭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黎叔儿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胖子一眼,也没有说话。

  我掏出手机,侧身避开林小舟的视线,给黎叔儿发了条短信:叔儿怎么了,有事儿?

  黎叔儿很快回过来了:张航来电话,付景林去警队投案自首了,招认刘耀宗系他所杀,另,徐燕死因可能为自杀。

  看着黎叔儿回复的短信,我一时之间真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怎么回事,我们这头儿林小舟刚刚承认是她杀死了刘耀宗,并且说得有鼻子有眼,还做出了企图自焚的决绝的事儿,怎么突然之间,付景林又在雅尔市投案自首啦?

  还有,徐燕是自杀,不对呀,当初尸检的时候明明是背部中刀,难道徐燕又特异功能,肩关节能卸下来并翻转三百六十度,然后再自己握刀杀死自己?要真是想自杀,她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剖腹、割喉、上吊、投河……何必采取这种难度系数达到了PM2.5的方式?

  这一系列的疑问在我脑袋里翻腾,我偷眼看了看出神地望着窗外风景的林小舟,她表情平静,清晨柔和的阳光罩在她那略显稚嫩的脸颊上,中和了先前流露出的一丝戾气,使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正值懵懂冲动、喜欢幻想年纪的邻家小妹妹。

  我叹了口气,心里莫名其妙地希望林小舟是在撒谎,希望杀死刘耀宗的另有其人,因为,如果真是林小舟杀死了刘耀宗,不管她的动机是什么,在量刑上都不具备减刑的条件,即便她能逃过一死,恐怕也要在监狱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难道,她命中注定就是来这个世界受苦的?

  黎叔儿将手机短信也给胖子看了一眼,胖子的诧异程度不逊于我,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加大油门,恨不能车身插上两翅,飞回雅尔市。

  我们是早上八点五十赶回警队的,原本四个多小时的路程,胖子二小时五十一分就跑完了。

  我们的5700一进警队,就见张航、周文龙、李国志、冷小烟,还有警队的民警们站在院子里等我们。

  下了车,警队的女警黄小君、刘玉梅就上来将林小舟接了过去,并带到办案功能区的讯问室去取材料。

  “喂,这丫头折腾一宿了,还没吃饭呢……”我看着夹在两名身材健康的女警中间、愈发显得瘦小纤弱的林小舟,心里有些难受,忍不住朝黄小君、刘玉梅喊道。

  “我办公室有牛奶和妙芙蛋糕,一会儿给她送去。”冷小烟看向我,说道。

  我点点头,没说话,倒是胖子一龇牙:“妹子,你那还有肘子没有,我也一宿水米未沾牙了,你看,我都快瘦脱相了,呵呵”

  冷小烟一翻白眼,张航说话了:“行了,别整没用的,大家伙列队不是看你们演韩剧呢,走,上四楼会议室开会,对了,李队儿,告诉食堂,蒸完包子直接送会议室。”

  F酷:-匠J网唯:{一正x版,其%/他ye都B是盗…版

  这是一次扩大的案情分析会,除了张航、周文龙、李国志、黎叔儿和其他中队中队长外,象胖子、冷小烟我们这些专案组成员及其他中队骨干也都到会,参与案情分析。

  “咱们现在开会,本来耿局长也是要来的,因为市里临时召开旧城改造拆迁动员部署会议,没来了。嗯,废话不说了,国志,你先介绍一下徐燕死亡一案的近期侦办情况吧。”

  “好,”李国志清了清嗓子,“徐燕被杀一案,呵呵,现在这么说恐怕不太合适了,由于参会的同志们有的一直在全程跟着这件案子,有的是刚参与进来,这样我先简要地介绍一下案件的来龙去脉,也好让大家在宏观上有个整体的了解与把握。”

  随后,李国志将徐燕被杀案件的简要案情介绍了一遍,周文龙不时插话作补充,因为这些案情我们早已烂熟于胸,所以黎叔儿抽烟,我和胖子打盹小憩,直到李国志提高声音,说到“但是,经过法医冷小烟的进一步检验,却发现徐燕背部伤口的形成及创口周围出现的异常反应,似乎更符合自杀形成的痕迹”时,我和胖子同时睁开眼睛,凝神倾听起来。

  “小烟,还是你说吧。”李国志点了点桌子,让冷小烟介绍一下最新的尸检发现。

  “是这样,第一次对徐燕的尸体进行尸检时,我发现咋在背部创口周围形成的尸斑为鲜红色,这种尸斑的形成主要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一氧化碳或氰化物中毒,另一种是尸体被低温冷冻过,导致体内的氧红蛋白低温下难以解离而形成鲜红色的尸斑。这里我要解释一下,我在解剖徐燕尸体的时候,不是在案发现场,而是在其尸体已经被抬到警队停尸间并冷冻以后,这一点很重要,我一会儿还要讲到……”

  冷小烟侃侃而谈,胖子看得是如醉如此,赞不绝口:“看看,啥叫知性美,啥叫真材实料,啥叫技压群芳……操,整跑偏了,呵呵”

  “别BB了,行吗?”黎叔儿斜楞了胖子一眼,就一句话,胖子立马就灭火不嘚啵了。

  “再说一下徐燕背部的致命创口为背部的刀伤,伤口周围没有发现尸斑,这同样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徐燕的尸体在停尸间冷冻时,是背部挨着抬板,创口受到自身重力压迫使血压无法凝聚于此,因而无法形成尸斑,另一种,就是创口在形成后的较短时间内受到冷冻,血液被迅速冻结,自然也不会形成尸斑。”冷小烟似笑非笑地乜斜了胖子一眼,继续普及艰涩乏味、却在案件侦破中至关重要的法医学知识。

  “小冷,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说明什么啊?”二中队的中队长胡长林是个急性子,耐不住了,追问道。

  “正因为存在这么多的不确定因素,我才连续三次对徐燕的尸体进行了反复尸检,并选取了一头小猪做活体实验,并最终得出了徐燕系自杀的结论。”冷小烟此言一出,会场立时鸦雀无声,连黎叔儿都掐灭烟蒂,瞪起眼睛看向冷小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