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的满河镇很是静谧,尽管林小舟与外公所住的二层小楼临街,但此时的街上已是行人寥寥,车马萧萧,山野俱寂。

  我们坐在灵棚里,虽说里面没有尸棺和香火,但那具灵棚显然是“久经沙场”,帆布上不断释放出殡仪馆特有的酸腐气味,让人浮想联翩,总觉得有无数曾在这架灵棚里走完最后一程的鬼魂们正藏在头顶上方的黑暗之中窥视着我们。

  “从哪儿说起呢?”黎叔儿眯着眼睛点着烟,一双犀利的眼神穿过青色的烟雾,看向林小舟。

  u更z新‘u最“。快7T上j{酷0}匠网

  “你们究竟怀疑我什么?”林小舟果然不象她外表看起来那么稚嫩、单纯,一句反问,就直击要害。

  “你为啥要骗我们说是你母亲家的小保姆,你那张假身份证是哪儿来的,你知不知道,购买和使用伪造身份证是违法的行为?你人儿不大,还净办大事儿,行,真行。”黎叔儿皱着眉头嗔视着林小舟,语气责备中带有疼惜,就像是慈祥的长辈在斥责任性的孩子。

  “嗯,”林小舟双手托腮,一双长长的眼睫毛忽闪的眸子出神地望着灵棚里摆放着的一对摸着红脸蛋的纸偶,幽幽说道:“妈妈是背着现在的丈夫,我管他叫付叔叔,找到我们的,妈妈之所以不想让付叔叔知道我们的存在,一方面是妈妈当年生完我以后,因为早产和条件简陋,落了病根儿,再也无法生育,总觉得对不起深爱她,并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给予她活下去的勇气的付叔叔,不想刺激到付叔叔。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妈妈想保护我们不再受任何伤害和打扰,你们都知道,我妈妈和付叔叔在雅尔市都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那些记者和竞争对手巴不得他们冒出什么丑闻,一旦被他们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妈妈就让人给我买了张假身份证,以防止那些嗅觉灵敏的狗仔子(狗仔队)望风捕影造谣生事。对了,那张身份证上的女孩和我长得还真挺像的,有意思吧,至于冒充小保姆,只是我在发现妈妈被害后,去派出所报案时临时编的。”

  黎叔儿点了点头,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是每个母亲的本能,无可厚非。

  “嗯,丫蛋儿,你和你母亲团聚后,同刘耀宗有过正面接触吗?”黎叔儿思忖了一下,问道。

  “那个畜生,”一听到刘耀宗的字眼儿,林小舟的眼睛里骤然冒出火焰,一双纤纤玉手用力握紧,指关节都因用力过度而变得惨白,“我见过他,但只是在新闻上偶尔见过,妈妈不愿意提他,而且妈妈在雅尔市生活了这些年,她们之间也从来没有碰上过,不管你们信不信,这的确是真的。”

  这一次,换做我和胖子点了点头,雅尔市的规模虽然不算大,但在几十万的人口中,若非刻意为之,两个人碰面的几率并不很大。

  不过,刚才林小舟在听到黎叔儿提及刘耀宗的一刹那流露出的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的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却让我们心中一紧:我们之前一直以为林小舟不过是一名十七八的女孩子,可通过林长青的讲述,林仙儿(徐静)当年有意为林小舟瞒报了三岁,那么,眼前这个林小舟就应该是21岁的大女孩了,就算她的身形略显娇小,可骨骼等方面的发育已经处于二十几岁的阶段,要是乘人不备,她的力量完全可以将一名成年男子退下山崖。

  没错,通过方才林小舟不经意显露出的对刘耀宗恨之入骨的情绪,我们心中不可遏制地生出了强烈的疑问:刘耀宗的死,跟林小舟到底有没有关联?虽然象刘耀宗那样的渣渣死有余辜,可是,倘若真是林小舟所为,我们同样会毫不犹豫地用手铐铐住她那纤细的手腕,因为我们是执法者,法律面前,没有怜悯悲情,只有罪与非罪!

  “没有碰上,是俩人麻杆打狼,两头都怕,还是相互心照不宣,有意回避?”黎叔儿围绕着这个话题,接着刨根问底。

  “我想,我妈妈是不愿意见那个畜生,而那个畜生,可能也不会想到那个被他抛弃的林仙儿会有朝一日成为一名女企业家,加上我妈妈有俄罗斯血统,人过中年,样貌肯定会有变化,那个畜生一开始没有认出我妈妈也是情理之中。”林小舟思索了一下,答道。

  “可是,就在案发前一到两天,也就是26号至27号之间,刘耀宗却去了你妈妈家,并与你妈妈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你妈妈还动了刀子,这事儿,你知道吗?”黎叔儿说完,双眼紧盯着林小舟,仔细观察她的面部表情和双手的动作。

  试探一个人是否在撒谎或极力掩饰什么,可以借助他或她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来加以研判,这在审讯术语中叫“心理应激微反应”,是人在受到有效刺激的一刹那,不由自主地表现出的不受思维控制的瞬间真实反应。

  当然,“微反应”绝对没有美剧《LIETOME》中的主人公莱特曼演绎的那样神奇,可以通过观察一个人的表情就能判断其是不是在说谎,但却可以作为侦讯中的一种辅助手段。

  “知道,并且我还亲眼目睹了。”林小舟再次语出惊人,让我们精神为之一振,迄今为止,这是我们获取的第一份可以证明那段存储在U盘里的来路不明的视频真伪的现场目击证言,也很可能是促使徐燕被杀案由山重水复转为柳暗花明的重大突破口。

  “那天早上,我见外公精神不错,突就很想我妈妈,就安顿好外公,直接开车去了雅尔市。嗯,我有我妈妈家的钥匙,而且我们也商量好了,万一付叔叔在家或碰上我了,就说我是家政中心的钟点工,不过,我在妈妈家里一次也没碰上过付叔叔,因为她们的公司在矿里,付叔叔几乎是常年待在矿上,妈妈隔三差五回会去看付叔叔。对不起,跑题了,接着说,我去之前,没有告诉妈妈,是想突然出现,吓她一跳,再让她惊喜地抱着我又叫又笑,疯得跟小孩儿似的。”

  林小舟伸手将一绺头发挽到耳后,脸上露出了顽皮的笑容,似乎又沉浸在了当日的氛围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