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传来玻璃器皿跌落在地上的声响,门开了,女孩走了进来,踩破了散落在地上的鲜红樱桃,似新鲜的血液。

  女孩安静地依偎在林长青的身边,没有哭,只是轻轻抚着外公的后背:“您看您,都说不提了,怎么还把自己气成这样啊。”

  “你们想知道什么,下楼我告诉你们吧,我外公苦了一辈子了,临走时,不想让他在为这些事儿烦心。”女孩眼神平静地看向我们,但那清澈的眸子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倔强、坚忍、甚至还带有一丝冷酷的神情,却让我们心中一紧,这种只有经历过苦难磨砺才有沉淀而成的复杂眼神,绝不是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所应具备的。

  这个至今仍是谜一样的女孩,她,还有她的母亲,到底背负着什么样的秘密啊!

  “丫蛋,还是外公说吧,这些话,我都憋了几十年了,如今就要走了,不吐不快啊。”林长青神情悲愤地看着女孩,目光旋即变得柔和、光亮起来,就像是即将坠山的夕阳一般温热。

  女孩无奈地一笑,只是依偎得林长青更加紧了。

  酷H匠ET网E首P发¤

  “丫蛋是个苦命的孩子,呃,我这老糊涂了,叫惯了丫蛋,这孩子叫林小舟,她的身世,就跟在凄风苦雨中漂泊的小船一样,无依无助,孤苦伶仃……”

  随后,林长青用他那低沉而抑扬顿挫的声音,将一段泛黄的往事一页一页地掀开,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正如我们之前所掌握的,徐燕就是林长青的女儿,原名林仙儿,21岁那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的林仙儿被定向分配回满河镇,成为了当地唯一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

  而林长青,则是与中学毗邻的第一小学的校长,父女同为教书育人的园丁,这在当地一时传为佳话。

  当然,真正让林仙儿在满河镇成为明星级人物的,还是她的美貌与智慧兼备。

  林仙儿在镇政府当计生办主任的母亲有二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遗传到林仙儿这里,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使林仙儿既拥有俄罗斯女孩高挑的身材与白皙的皮肤,有兼具东方女性的姣好容貌,是满河镇,乃至周边地区都有名的美人坯子。

  尤为难得的是,自小良好的家教培养了林仙儿落落大方的气质,稳重,张扬,又能歌善舞,多才多艺,一到中学,身边的追求者就如过江之鲫一般,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后来习惯称之为官二代、富二代的高富帅。

  偏偏林仙儿对于那些追求者毫不动心,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当林长青说出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尽管我们事前已经有所预感,但当我们听到林长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没错,那个人就是刘耀宗,一个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的死人。

  当林长青提到刘耀宗的名字的瞬间,我和胖子不约而同地观察起林小舟的反应,不过,林小舟就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咪一样,低垂着眉眼,安静地依偎着外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或许是外孙女的乖巧平复了林长青的愤懑,他喘息了一下,继续讲了下去。

  刘耀宗当时在满河镇政府任团委书记,也是一名大学生。说起刘耀宗,出身并不显赫,父母都是朴实的满河林业局工人,可是,刘耀宗并没有继承父母的淳朴与善良,恰恰相反,刘耀宗急于改变自己现状,渴望出人头地,因此,他在上大学期间,就露出了工于心计、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本性。

  当时,如果在上大学期间进入学生会,在毕业分配时就会有优先选择权,可以留在城市里就业,故而,为了打败自己的竞争对手,刘耀宗甚至偷偷在竞争对手的水杯里下毒,所幸药量不大,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校方出于维护自身名誉,将事情压了下来,但在毕业分配时,余怒未消的校方还是狠狠踹了刘耀宗一脚,将其派遣证打回到了原籍。

  回到满河镇,作为当时还是物以稀为贵的天之骄子,有着大学生光环的刘耀宗进到镇政府,从办公室秘书干起,凭着善于察言观色和真伪难辨的工作热情,很快就当上了团委书记。

  在当上团委书记以后,急于出政绩的刘耀宗开始搞活动、搞讲演、搞歌舞比赛,而这些活动,当然都离不开与学校的联系,一来二去,刘耀宗就与中学的文艺骨干教师林仙儿熟稔了。

  一开始,林仙儿对刘耀宗并没有什么过深的印象,不过,刘耀宗在见到林仙儿的第一面,就怦然心动,惊为天人,并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将林仙儿追到手。

  而这其中的原因,固然有垂涎林仙儿美貌的原因,但与此同时,林仙儿良好的家境,也是令刘耀宗动心的原因之一,毕竟如果能得偿所愿,岳父是小学校长,岳母是计生办主任,对于刘耀宗今后的仕途都会加分不少。

  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刘耀宗向林仙儿发起了猛烈的、死缠烂打的爱情攻势,老话说,好女怕男缠,刘耀宗心机城府极深,远非心地单纯的林仙儿所能望其项背的,因此,在经历了近一年的苦心经营后,刘耀宗终于阴谋得逞,如愿将美人揽入怀中,并且诱骗林仙儿冲破禁区,偷尝禁果……

  在此期间,林仙儿为了帮助刘耀宗搞好艺术汇演,还拍摄了一组在当时很容易被与黄色联系在一起的****图片(并不是那个银行女职员渲染的裸照),在当地轰动一时。

  倘若刘耀宗与林仙儿就此谈婚论嫁,或许他们也会是一队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伴侣,可是,一次看似平常的培训,却将看似美好的一切都逆转了。

  那是呼伦贝尔市里统一安排各乡镇的团委书记去南京观摩考察,培训班上,一个有点儿飞扬跋扈的女孩引起了刘耀宗的兴趣。那个女孩貌不惊人,却处处表现出颐指气使的公主范,一打听,敢情人家还真有嚣张的资本,因为女孩的父亲就是雅尔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下一届接任组织部部长的呼声非常高。

  组织部部长是什么概念,那是手握干部提任生杀大权的实权人物啊!刘耀宗当时眼睛都蓝了,眼前这个刁钻任性、蛮横可厌的女孩子,不就是上天拍下来拯救自己的天使大姐吗?

  于是,刘耀宗将与林仙儿的海誓山盟抛到脑后,打叠精神,向副部长的女儿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一开始,副部长的女儿对于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家伙并不放在眼里,毕竟,她身边也不缺男人,而且大都还是些有背景的***,可是呢,跟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们厮混久了,冷丁冒出一个带着松树油子味道的山炮,也挺新鲜,就当是换换口味解解闷吧,所以,副部长的女儿与刘耀宗的交往,多少有些闹着玩儿的成分。

  刘耀宗确实工于心计,他知道副部长的女儿被人百依百顺惯了,自己假使只是一味的装孙子献殷勤,是很难引起副部长的女儿的兴趣的,所以,刘耀宗对于副部长的女儿是时冷时热,不时还玩点儿个性扮点儿酷。

  副部长的女儿第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个人魅力,也第一次觉得原来恋爱不只是疯狂的喝酒泡吧可劲造活钱,好玩,太他妈好玩了,不行,你跟老娘装犊子,门都没有,老娘必须将你拿下!

  恋爱总会使女人变蠢,校长的女儿林仙儿是这样,组织部副部长的女儿也是这样,也许是老天真的用**看事儿用屁股想事,反正,刘耀宗再次得手,与组织部副部长的女儿一尝鱼水之欢,当然,这方面,组织部副部长的女儿经验并不逊于刘耀宗,用时下通用的网络语言说就是,这个,姐不缺,姐就是稀饭你这个人。

  再往后的事儿,林长青就是不说,我们也都猜到了,无非就是演绎了几千年却始终在重复上演的薄情郎喜新厌旧、始乱终弃的苦情戏。

  刘耀宗作为组织部副部长的准东床快婿,很快就被调到雅尔市,并进入了当时炙手可热的金融系统。

  可怜林仙儿却是终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三个月之后,一向例假很准时的林仙儿破例没有来,有着大学学历的林仙儿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什么,虽然羞于启齿,还是告诉了母亲。

  林仙儿的母亲如霹雳灌顶,哭过骂过之后,还是偷着联系了一家私人诊所,给林仙儿做了检查,结果证实林仙儿却是怀孕了。

  那时是九十年代,社会远没有开放到一名中学女生都可以施施然地到医院堕完胎后气定神闲地背着书包去学校考试的程度,正规医院要求的手续很严,而身为计生委主任的母亲也深知舌头底下压死人的厉害,满河镇不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旦林仙儿未婚先孕并堕胎的事儿传扬出去,那林仙儿这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