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泛黄的秘密(中)

  我正看得心惊肉跳,就感觉有人靠近我,我条件反射地猛一回头,来人是郝例文。

  “哦,这是我老父亲,走(死)了十来年了,得癌症死的,上颌窦癌,听都没听过,钱花了老鼻子了,人也没抢救过来,死的时候,嘴唇子都烂没了,就露出白花花的牙齿,那罪可遭大了去了……”郝例文皱着眉头,似乎又想起了自己父亲当初死亡时的惨状。

  “啊,啊……”我口不对心地漫应着,再一看那张照片,哪里有什么火焰,依旧是一个面容阴郁的老人漠然地看着我们,。

  我晃了晃脑袋,心里暗自自嘲,看来这走了一趟阴阳路,心里是彻底留阴影了,看谁都像鬼魂了。

  “慢着,”我狐疑地看向郝例文,“你说你父亲死的时候嘴唇都烂没了?”

  “是啊,咋地了?”郝例文被我问得一怔,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没事儿,没事儿,就是觉得老爷子这病挺奇怪,以前都没听过,呵呵”我打了个哈哈,借以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但尾骨还是一阵发凉:我们昨晚在冥府里遇到的那个老鬼魂,不就是鼻子一下寸肉全无,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与下颌骨吗,这世上的事儿,不会这么巧合吧,难道,冥冥中,那老鬼魂就是有意安排他的儿子为我们领路?

  我打了个哆嗦,扎撒着手大步流星地往屋外走,一分钟都不行多呆,太瘆人了。

  一路无话,胖子驾车,拉着我们一车人穿街过巷,走了大约二十几分钟,来到了一处独门独院的小二楼前,那栋小二楼是林区当地俗称土楼的建筑,意思就是虽然外形看着像楼房一样,但却没有集中供暖和室内卫生间,所以谓之土造楼房。

  不过,眼前的这座二层土楼建得很是气派,外观有七八成新,在满眼都是陈年建筑的满河镇,称得上鹤立鸡群、卓尔不凡了。

  “这林长青是干啥的,看着好像土豪似的,呵呵”胖子打开车门,瞄了一眼那土楼,打趣道。

  “谁知道呢,就这几年,林长青家就跟突然中了彩票似的,花钱老冲了,又盖房子又买车的,也得亏他那外孙女了,一个女孩子,打小就没有爹妈照顾,现在又是里里外外全靠小丫头一个人张罗,不容易啊。”郝例文叹了口气,感慨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黎叔儿、胖子和我听到郝例文说林长青家里还有外孙女,不由得都将目光聚向郝例文,好在我们见机得快,目光一交汇,就赶紧移开了,并没有引起郝例文的注意。

  二层土楼没有一般的林区居民家常见的院落,而是有点儿象门市房,房门直接对着街面,胖子上前一拽门,门没有上锁,应手即开。

  进到室内,迎面就是宽敞的客厅,里面真皮沙发、液晶电视、立式空调、冰箱一应俱全,靠近西北角的墙壁上还立着一组栗色实木的酒柜,上面摆放着几瓶写满外文的红酒。

  “林大爷,丫蛋儿,在家吗?”郝例文见客厅里没有人,直接领着我们走到左手拐角的花梨木扶手梯跟前,一面往二楼上,一面喊道。

  “是郝叔吧,我外公病了,你们直接上来吧。”一女孩特有的甜美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黎叔儿骤然看向我和胖子,那声音,听着很是耳熟啊。上到二楼。

  二楼楼梯口正对着一扇半掩的白色木质门,郝例文推开房门,一个梳着马尾辫、穿着一袭学院风的彩色复古格子衬衫、下着浅色打底裤的女孩身影背对着我们,正端着小碗,一勺一勺地喂一个躺在床上、形容枯槁的老人喝粥。

  只看了一眼,我们就已经认出,眼前这个时尚的女孩,就是那名假冒李楠之名,并自称是徐燕家保姆的女孩,也是徐燕被杀案的报案人。

  女孩回过头,看了看郝例文和他的搭档,然后眼波流动地挨个从黎叔儿、胖子和我的脸上扫过,嫣然一笑,丝毫没有惊讶恐惧的表现,似乎对我们的到来早有预感。

  “丫蛋儿,这三位是雅尔市公安局……”

  郝例文刚要张嘴介绍我们,就被黎叔儿打断了:“不用介绍了,我们见过面,都认识。”

  郝例文和他的搭档一看我们和那女孩的表情,就知道我们之间一定是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他们俩也是老警察了,加之和林长青又是街坊邻居,一见现场这不尴不尬的气氛,俩人相互一丢眼色,找个理由就借故开溜了。

  郝例文和他的搭档离开后,黎叔儿关上房门,走到女孩身边,先看了看床上那双眼紧闭、嘴唇蠕动、好像在努力吞咽粥水的老者,而后说道:“咱们是外面谈,还是屋里谈?”

  女孩放下碗,用手绢轻轻地擦了擦老者嘴角溢出的粥水,凄婉地一笑:“我外公都已经昏迷两天了,大夫说不行了,就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呢…..”

  “先是姥姥走了,然后是妈妈,现在外公也要走了,你们说,我是不是真的象他们说的那样,天生命硬,注定要克死所有的亲人呢?”女孩握着老者干枯蜡黄的手,珠泪晶莹,潸然而下。

  {最KA新n`章节上')酷《…匠网◇

  “那些算命里的刑克父母克夫,都是是不着四六的屁话,既信命,那么,命从哪来,命由天定,而天又由何定你命,由你的造化定,也就是说,你的前世早就你得今世,你的今世决定你的后世,你总要身处在六道轮回之中,和“克”又有什么关系呢?正所谓人造善缘,善缘人都往一家走,人造孽缘,孽缘人都往一起来,你说是吗?”黎叔儿眨眨眼睛,看着女孩说了一番玄而又玄、听得我和胖子不知所云的禅语。

  但女孩倒好似听懂了,看着黎叔儿点了点头儿:“谢谢您,您是个好人。”

  “好人?”黎叔儿一阵剧烈咳嗽之后,苦笑了一下,“好人没长寿,赖人活不够,这年头儿,人不容易当啊,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停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听完黎叔儿那套毁三观的三七疙瘩话,女孩含泪笑了:“我知道你们早晚会找来的,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好了,让我外公休息一下,咱们下楼说吧。”

  女孩给床上的老者掖了掖被角,起身刚要同我们下楼,一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老者骤然睁开双眼,浑浊的眼睛缓慢地转向我们,声音清楚地说道:“来客人了,都坐吧,啊,丫蛋,下楼给客人洗点水果去。”

  女孩见外公突然清醒过来,不禁惊喜万分,但当她看到外公居然面色红润地坐了起来,神色如常地看着屋里的每一个人,神情瞬间黯淡下来,借着转身下楼,悄悄地背过身去拭泪。

  稍有常识的人都懂得,一个本来奄奄一息的人冷不丁好了起来,还神采奕奕的,那不是奇迹发生了,而是回光返照,大限将至了!

  黎叔儿一摆手,胖子很识趣地跟着女孩下了楼,防止她再潜逃。

  “老哥,你就是林长青吧?”黎叔儿习惯性地摸出烟盒,一琢磨不对劲儿,正要揣起来,老者伸出干瘪如竹节的手,示意黎叔儿给他一支烟。

  老者就着黎叔儿的火点着烟,深吸了一口:“我就是林长青,你们是警察吧?”

  “你咋知道的,难道,你知道这里面的一些事儿?”黎叔儿一愣,脱口问道。

  “呵呵,”林长青一笑,“你们身上有官印,普通人看不到,可我是要死的人了,能看到官印发出的红光,所以就猜中了。”

  “是吗,那恭喜你了,据说死前能看到官印的,死后最低也能成尸解仙。”黎叔儿也笑了,旋即面色一正,“老哥,你认识徐燕吗?”

  “咱们别绕弯子了,徐燕是我女儿,她的真名叫林仙儿,这就是你们想知道的吧?”出乎我们的预料,林长青直接破题,点破了我们的来意。

  “爽快,我也是直性人,不喜欢弯弯绕,直说了吧,徐燕,呃,是林仙儿,出事了,你知道了吧?”黎叔儿斟酌了一下,觉得眼前的林长青绝非泛泛之辈,索性直接进入主题,实话实说。

  “我猜到了,刚才,恍惚的,我就梦见仙儿挽着我那老伴儿,娘俩围着我光笑不说话,我就知道,我那苦命的丫头已经不在人世了……”林长青闭上眼睛,一滴浊泪沿着沟壑交错的面部滑落,手指微微颤抖,烟灰落到了被上。

  “林仙儿被人杀死在了家中,是你的外孙女报的案,但她当时却谎称自己是保姆,还使用了假身份证,我想知道,这是为啥?”黎叔儿将被上的烟灰掸到地上,继续问道。

  “造孽啊,造孽啊,亲生母女,却不能人前相认,真是造孽啊,这、这都是那个畜生害的,那个畜生害的呀……”林长青用皮包骨的手掌用力拍击床板,情绪瞬间变得激动失控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